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惟楚有才 >> 三湘院士 >> 正文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 作者:佚名 | 转贴自:经济日报 | 点击数:2995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中国农民说,吃饭靠“两平”,一靠邓小平(责任制),二靠袁隆平(杂交稻)。西方世界称,杂交稻是“东方魔稻”。他的成果不仅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而且也被认为是解决下个世纪世界性饥饿问题的法宝。国际上甚至把杂交稻当作中国继四大发明之后的第五大发明,誉为“第二次绿色革命”。

    袁隆平,1930年9月7日生,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国家杂交水稻工作技术中心暨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中国研究杂交水稻的创始人,世界上成功利用水稻杂交优势的第一人。他于1964年开始从事杂交水稻研究,用九年时间于1973年实现了三系配套,并选育了第一个在生产上大面积应用的强优高产杂交水稻组合----南优2号。为此,他于1981年荣获我国第一个国家特等发明奖,被国际上誉为“杂交水稻之父”。

    他先后获得了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杰出发明家”金质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英国让克基金会“让克奖”、美国费因斯特基金会“拯救世界饥饿奖”、联合国粮农组织“粮食安全保障奖”、日本“日经亚洲大奖”、作物杂种优势利用世界“先驱科学家奖”、“日本越光国际水稻奖”等八项国际奖。

    “超级杂交水稻”横空出世

    今年4月3日至5日,全国“863”计划两系法杂交水稻’99海南年会在三亚举行。会议安排在三亚警备区农场基地。这里主要是湖南、江苏、新疆、四川等地的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基地。这是来自全国20多个农业科研单位杂交稻的大比武,60多名专家、教授、学者、研究人员亲临现场。

    袁隆平谈笑风生,在一块块试验田前认真查看各指示牌的技术参数、指标,不时用英语询问并纠正一些国际技术术语和指标。年长的叫他“老板”,年轻的称他“老师”。他作为国家“863”计划“两系法杂交水稻技术研究”重大项目的主帅,率领着一支全国十多个省、区成员单位参加的协作攻关大军,日夜奋战在这里。他平易近人,幽默风趣,随和得就像个小孩,走到哪里,哪里就热闹。一些沟沟坎坎,年轻人也过不去,他却身轻如燕,一跃而过。

    他在湖南中心一块培矮64S/长粒标牌前停下,但见稻秆挺拔,稻叶如剑,稻穗甸甸,粗壮饱满,他指着一个中年矮个子说:“这是湖南中心唐传道的杰作!这一个组合理论产量亩产可达 公斤,米质可达国家一级米标准。”他接着神秘地说:“但我告诉他们,我还有一个更好的,现在保密”!

    记者几次向袁隆平打听,那个“更好的”在哪里?亩产可达多少?他都不说。一次,在吃饭时他悄悄告诉我,那个“更好的”理论亩产可达975公斤!

    走进水稻王国

    袁隆平是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1953年毕业于西南农学院,被分配到偏远落后的湘西雪峰山麓安江农校教书。1960年,罕见的人祸天灾降临中国。大饥荒夺去数千万人的生命。袁隆平亲眼目睹了这场遍布神州大地、来势凶猛的灾难。严酷而沉痛的现实使他感到深深不安。他开始了他的水稻高产育种研究。

    最初他按照米丘林、李森科“无性杂交”学说进行教学和科学试验。按照他们经典的理论,以及当时国际上的普遍观点,水稻作为自花授粉的植物没有杂交优势,实验没有任何意义。袁隆平对这些学说产生了怀疑,而沿着当时被批判的孟德尔、摩尔根遗传基因和染色休学说进行探索,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1964年,袁隆平偶然发现了一株天然杂交水稻,优势非常强,这给了他很大启发。

    他设想利用水稻雄性不育性,通过培育不育系、保持系、恢复系“三系”配套方法,来代替人工去雄杂交,生产杂交种子,并在中国科学院出版的《科学通讯》1966年第4期杂志上发表了《水稻的雄性不孕性》这篇对杂交水稻研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论文。

    袁隆平迈开双腿,与他的助手们走进水稻王国的茫茫绿海,去寻找天然的水稻雄性不育株。1970年的一天,他们在海南岛一片沼泽地的小池塘边发现了雄性败育的野生稻----“野败”。到1972年,第一个雄性不育系和保持系培育成功了,继而育成了恢复系。1973年实现了“三系”配套,第一个具有较强优势的杂交组合“南优2号”获得成功,并立刻显示了它的增产效应,亩产达到623公斤,单产一般比常规稻增产20%左右。

    袁隆平与同行们历经9年的艰难探索,走过了困境,取得了两个方面的重大突破:一是育成了适合长江流域作双委早稻的优质、高产双委早稻组合;二是选育了超高产亚种间苗头组合,这些苗头组合达到了每公顷日产量100公斤的超高产指标,比曾经轰动一时的国际水稻研究所制定的超级稻育种计划提前了6年达标。

    “一系法一定要搞”  

    袁隆平对杂交水稻育种的战略设想,分为三个战略发展阶段:即三系法品种间杂种优势利用;二系法亚种间杂种优势利用;一系法远缘杂种优势利用。水稻育种更高层次的发展是通过生物技术利用远缘杂种优势。

    目前,我国普遍种植的杂交稻是三系法品种。由于品种间亲缘关系较近,杂种优势有较大的局限,增产幅度一直在20%左右徘徊,很难再上台阶。因此,三系法杂交稻研究开发成功后,袁隆平即开始了两系法杂交稻的探索。国家把它列为“863”重大项目。

    二系法因发现了光敏核不育特性,在夏季长日光和秋季短日光下分别表现为雄性不育和雄性可育,可用来制种和自身繁殖,养活了工作量,降低了生产成本,而且优质、高产、高抗,是一大进步。而一系法不再需要年年制种,种子优势没有变异,更是一个由繁而简,由低级向高级进步的过程。

    虽然一些种子经营部门包括有的科研人员都反对一系法,但袁隆平认为,一系法一定要搞!科学应该是不断进步的!

    1995年,袁隆平与其助手和美国康奈尔大学合作,用分子标记的方法,结合田间试验,在野生稻中发现了两个重要的QTL基因位点,分别位于1号和2号染色体上,每一位基因位点具有比杂交稻增产18%的效应,将常规育种手段与分子育种技术结合起来,利用水稻的远缘杂种优势,预计在下世纪初将会取得又一次重大突破。

    为此,去年,朱熔基总理批给他们1000万元研究费用。

    千亿身价尽在笑谈中

    1950年我国水稻的平均亩产只有141公斤,1998年达到450公斤,增长了3.2倍。在当今中国,有一半的水稻种植面积和60%的水稻产量是袁隆平及其助手培育出来的杂交水稻,从1976年到1998年累计增产粮食3.5亿吨,按每吨1000元计算,累计增收3500亿元;按人均口粮每年450公斤计算,每年解决了500多万人的吃饭问题。

    1998年6月25日,湖南长沙爆出了我国目前最大一宗无形资产评估价值额项目----“袁隆平”名字品牌价值1008.9亿元的特大新闻,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至今仍余波未平。

    对此袁隆平泰然面对:人的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是脑袋里的知识!我这么个糟老头子,才1.69米高,六十公斤重,连骨头卖了都值不了几个钱。我把这事看得很淡。我们家里从来不谈钱,我一个月工资1600多元,外加院士补助、其它津贴、顾问讲学费,掐指一算,也有三四千元,够了!

    袁隆平,比那些富裕起来的农民更像农民,瘦小的身子,高高的颧骨,背微驼,小平头,古铜色的脸庞爬上了些许老人斑,岁月抽象霜刻在了宽阔的额上,晒得黝黑的手臂被稻叶划上了一道道伤痕,穿着10年前报纸上曾描写过的那种白色褐色线和花纹短袖衬衣,一条灰裤,老式黑皮鞋上沾满泥巴,手上戴着一块黑色手表,乍一看,以为是一块儿童玩具表,他却说这是一次在美国讲学因原来的表不见了,临时花45美元买的卡西欧表,造型很不错。

    袁隆平每年手里多的时候掌握着几千万元科研经费,生活却极其简朴,他没有名车豪宅,没有海滨别墅,他就与50多名工作人员吃住在基地。基地坐落在三亚市东郊荔枝沟警备区农场,没有水泥公路,一条机耕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两层楼房像普遍农舍一样,掩映在椰林丛中,椰子树之间扯起一根铁丝晾晒衣物。在这里没有职位高低,院士、研究员、博士、研究生一律下田。袁隆平的儿子、儿媳大学研究生毕业,跟大伙一样,天天下地,默默工作。

    袁隆平今年69岁了,每天工作到凌晨一点,早上七点半起床,做一会儿运动,吃过早饭就进入实验室,中午稍稍躺一会儿,上午、下午各去一趟田里,晚饭后到海里游一会儿泳,然后与大家一起看新闻联播。他房里就是一张简易大床,两把竹椅,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中心给他买了一台彩电,他把彩电放在会议室,与大家蹲在凳子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看完新闻后,继续工作。

    他肠胃不好,有过敏性肠炎,自己做饭炒菜,清茶淡饭,饭前爱吃一点花生米,从不用筷子,手拈了往嘴里送。

    袁隆平是家喻户晓的大科学家,通晓几国外语,出国从不用带翻译,英语、俄语水平一流,一些年轻人看他不修边幅,笑他老“土”。他说:“我是在重庆长大的,重庆过去是国民党的陪都,比上海还繁华。但是,我现在天天和农民在一起,如果穿得像个城里人,就会让他们觉得生分,他们就不会和你交心了。我国农民有很丰富的水稻种植经验,应该向他们学习。再说,穿得挺挺刮刮的,怎么下地”?

    “我没想那么多”  

    众所周知,在我国,杂交水稻的成果基本上是无偿使用的,甚至有的人买了种子而把种子名称也改掉。种子开发和经营部门都赚了大钱,全国经营杂交稻种子年产值上千万元的单位不少于5个。然而在美国,买一磅常规稻种也要付给科研单位5美分。

    这就引出一连串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杂交水稻研究要不要与市场接轨?知识产权怎样保护?袁隆平为什么不申请专利或者垄断经营?那样的话,他将真正成为世界大富翁。

    对这些问题,袁隆平的回答是:我没有想这么多。谁想种都欢迎,而且越多越好。

    把科研成果当作全社会所有,袁隆平当年刚刚发现“野败”最新材料的时候,就及时地毫无保留地向全国育种专家和技术人员报告,又慷慨地把辛勤培育的宝贵“野败”材料奉献出来,分送给全国有关单位协作攻关。到1971年,全国共有13个省、市、自治区的50多名农业科学工作者来到海南参加试验。

    多年来,袁隆平把自己与美国水稻技术公司合作所得的每年1.5万美元顾问费全捐献出来,设立了“袁隆平杂交水稻奖励基金”,一有科研人员取得较有希望和潜力的苗头时,他都给予扶持,几乎每年都有近十个课题组获得5.8万元的资助。

    袁隆平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是挂了号的,有人盯着他的脑袋,也有人盯着他的口袋,因为都能来钱。他是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有几十个头衔,按道理应该享受副部级以上待遇,可他没有秘书,没有保镖,一个人来去自由,也不怕别人绑架,他说自己没有钱,也不需要钱。

    “我不在乎那些名利”  

    1981年袁隆平获得了我国颁发的至今第一个特等发明奖,1982年,他被国际水稻所称为“杂交水稻之父”,1985年获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杰出发明家”金质奖,1987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学奖”,1988年获英国让克基金会“让克奖”,1993年获美国费因斯特基金会“拯救世界饥饿奖”,1995年获联合国粮农组织“粮食安全保障奖”,1996年获日本“日经亚洲大奖”,1997年获世界“先驱科学家奖”,1998年获“日本越光国际水稻奖”。国际水稻所所长斯瓦米纳森博士评价袁隆平说:“我们把袁隆平先生称为杂交水稻之父,因为他的成就不仅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世界的骄傲。他的成就给人类带来了福音!”他认为,袁隆平一旦解决了远缘杂交水稻优势的利用,就有希望解决整个世界的饥饿问题。

    袁隆平的论文和著作也多次获奖。其中《水稻的雄性不孕性》、《杂交水稻育种的战略设想》被学术界公认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是对传统经典理论的重大突破。他的著作《杂交水稻育种栽培学》1993年获国家图书一等奖,该书还被列为“推动我国科技进步十大著作”之一。

    农民的奖重于“诺贝尔” 

    在袁隆平的心里,农民的奖重于“诺贝尔”,有谁能赢得农友们那么多的“奖赏”呢?

    在湖南郴州有一个名叫曹宏球的普通农民,袁隆平发明的杂交水稻使他和乡亲们过上了好日子。于是,他拿来出自己多年辛勤劳动所得的近5万元钱,请人雕刻了一尊几乎和真人一样大小的袁隆平汉白玉雕像,按当地风俗,在雕像胸前披红戴花,在竣工时乡亲们放鞭炮,扭秧歌,还在雕像前供上象征长寿与祝福的寿桃果品,每天都去雕像前参拜。

    在东南亚,杂交稻使那些种植鸦片的山民看到了希望,很多人改邪归正,改种杂交水稻。

    罗霄山脉中段的炎陵县,是神农氏炎帝安息的地方----炎帝陵所在地。1996年首届湖南省公祭炎帝陵活动在那里举行,他们请来了袁隆平当主祭人,让他点燃公祭圣火。他们把最高的荣耀给了袁隆平,把袁隆平当做了当代神农氏炎帝。

    一位老农说:“袁隆平解决了那么多人的吃饭问题,救了那么多人的命,做了功德无量的善事,是要成佛成仙的”!

    “学农的只会做植物切片吗”?

    袁隆平事业卓有成就,业余生活亦情趣盎然。

    他是有名的“浪里白条”,还在西南农学院读书时,他就在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主持的西南区运动会上夺得过游泳第四名。每年到海南三亚“南繁”,他几乎天天都要到大海中一显身手,每年总有一批“旱鸭子”成为他的徒弟。

    在湖南中心,他每天要到试验田里去,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从播种到收割为止,从不间断,这是他的职业习惯,来回一圈大约有4公里。所以,他虽然已经69岁了,却还身手矫健,能骑摩托车。现在在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有了一支摩托车队,大家一起骑摩托车跟着袁主任到田间去,真是不亦乐乎!

    袁隆平还有一个爱看电影的笑话。那年在南京看《魂断蓝桥》,正碰上日本飞机轰炸。电影结束一看,电影院只剩下他一个人。

    看书和听音乐是袁隆平的两大爱好。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睡觉前要读半个小时的书。他爱听音乐,激情来了还拉小琴,或舒伯特的《小夜曲》或舒曼的《梦幻曲》,每每兴致所至,夫人邓哲也愉快地随他一起弹起电子琴。

    他与邓哲有一则“以琴为媒”的佳话,至今传为美谈。

    袁隆平的祖父在段祺瑞政府任过广东琼崖行政长官秘书长、文昌县县长,父亲任过冯玉祥部第二集团军上校秘书。由于“出身不好”,加上不修边幅,34岁了仍光棍一人。然而,他在安江农校任教时深入汪出,生动活泼,是师生皆知的。尤其是他会拉小提琴,每当夜深人静,小山村回荡悠扬的旋律,深深吸引和打动着他的一个学生----邓哲。邓哲是班上的文体干事,1959年毕业后,分配在黔阳县农业局工作。“心有灵犀一点通”,5年之后,他们结为秦晋之好。

    “文革”中,袁隆平被扣上了“搞资产阶级盆盆钵钵”、“走白专道路”等帽子,毛主席制定的农业八字宪法:水、肥、土、种、密、保、工、管。他却说还要加一个字:时。因此被打成“反革命”。他精心培育的不育试验秧苗被人扯掉丢在井里。袁隆平对邓哲说:“你要有个思想准备,我可能要上台挨批斗,还要进牛棚。”邓哲却劝慰和鼓励他:“顶多是双开除,你去当农民,我跟你一块去。只要不离开土地,我们还是可以把杂交水稻搞成功的”!

    两大心愿

    袁隆平有两个心愿:一是把“超级杂交稻”合成;二是让杂交稻走向世界。

    这是袁隆平的心声,一种博大的爱。为了实现这个心愿,他从成绩与荣誉两个“包袱”中解脱出来,超然于名利之外,对于众多的头衔和兼职,能辞去的坚决辞去,能不参加的会议一般不参加,梦魂萦绕的只有杂交稻。他希望杂交水稻的研究成果不但能增强我们国家自己解决吃饭问题的能力,同时也为解决人类仍然面临的饥饿问题做出更大的贡献。因此,袁隆平把帮助其他国家发展杂交稻当作为人类谋幸福的崇高事业。他还受聘担任了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首席顾问。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记者离开三亚基地的时候已是4月7日的黄昏,北国还是春寒料峭,这里已经袁隆平把记者送至路口,说:“我做过一个梦梦见杂交水稻的茎秆像高粱一样高,穗子像扫帚一样大,稻谷像葡萄一样结得一串串,我和我的助手们一块在稻田里散步,在水稻下面乘凉”。

    满载着袁隆平的梦想与希望,杂交水稻在中国和世界的大地上播种和收获,创造着一个个神话般的厅迹。 

    世界杰出的农业经济学家唐.帕尔伯格写了一部名著,叫《走向丰衣足食的世界》书中写道“袁隆平为中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他增产的粮食实质上降低了人口增长率。他在农业科学的成就击败了饥饿的威胁。他正引导我们走向一个丰衣足食的世界”。

    现在,已有20多个国家引种杂交稻,联合国粮农组织把在全球范转内推广杂交稻技术作为一项战略计划,90年代以来专门立项支持在世界一些产稻国家发展杂交水稻。袁隆平受聘为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首席顾问,这些年他每年都出国指导,还派出了许多专家担任顾问,多次赴印度、越南、缅甸、孟加拉等国指导,并为这些国家培训技术专家。从1981年至1998年,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共举办了38期国际杂交水稻培训班,培训了来自15个以上国家的100多各科技人员。

    1998年,越南和印度种植面积已分别超过了10万公顷和20万公顷,并且取得了每公顷增产1吨-2吨的效果。杂交水稻在解决世界饥饿问题上正日益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长沙里手】转载自摘自《经济日报》人物周刊1999年第13、14期

上一篇文章:一位世界级的“农民”——记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
下一篇文章:“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7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5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1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19]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2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66]
· 出味的长沙话[2271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3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99]
 
· 易培基之弟易白沙[5606]
· 何顿[6202]
· 被贫、病、爱纠缠一生的白…[5682]
· 剧坛多面手陈北方先生[5957]
· “南北大侠”杜心武之墓今…[3249]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