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市井百态 >> 正文
“细鳖牌”臭干子       
“细鳖牌”臭干子
[ 作者:黄德强 | 转贴自:潇湘晨报 2004-3-28 | 点击数:4774 | 更新时间:2005/4/19 | 文章录入:admin ]
“细鳖,来两块钱臭干子,要炸老!”

  叫“细鳖”的小子麻利地将十片臭豆腐夹入滚油中,捞起来时每片在中心部位用尖筷戳上几戳,蘸上几蘸辣椒油,然后盛入碟盘,撒上葱花大蒜、榨菜丁。香得不行。

  “细鳖”十七八岁,谁也不晓得他的名字,只晓得炸的臭干子特好呷,也不晓得哪里学的这个手艺。

  “细鳖,你爹爹(爷爷)是火宫殿的大师傅不咯?”“不是的。”

  “你爷(爸爸)呢?”“也不是的。”

  “那你的臭干子何解搞得嘎正点咯?”

  “英雄不问出处,大哥你觉得小弟的臭干子好呷,欢迎多来就是!”

  “哎呀,你咯杂(这个)细鳖蛮有性格,显自己看哒几本金庸的书呗?”几个来呷干子的满哥对“细鳖”酷酷的“人格魅力”不禁肃然起敬。

  细鳖炸臭干子全靠左手操作,右臂是个脱手子(残废的手)。细鳖三年前还是长沙的“惯扒”,一天作案十几起,为此多次“进宫”。有次他在东塘扒个堂客的钱包被发现,哪想堂客的老倌乃习武之人,抓住他的右臂往自己大腿上用力一撅,只听“咔嚓”一声,右臂粉碎性骨折,当时痛得他在马路上打滚。四周的群众无不拍手称快,讲这些小偷太可恶了!细鳖躺在下着雨的地上,痛得瑟瑟发抖,路人没一个可怜他。

  直到他听到一个苍老的老婆婆的声音:“伢崽,你不能睡,咯冷的天,你会冻死的!”他又听见老婆婆在求路人:“他是我外孙伢子,求求你们喊辆车!”

  细鳖终于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从此他右臂成了残废。

  老婆婆其实是一个孤寡老人,一个臭干子炸得很有口碑的娭毑。她把细鳖接回自己的陋室,给他精心养伤。痊愈后,便将炸臭干子的手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要他以后靠本事呷饭,自食其力,莫再干偷东摸西的事。

  老婆婆去世时,细鳖捧着娭毑的遗照,见人就拜,一直送她去火葬场,路人很多以为是老人的孙子。

  细鳖真是根除了惯扒的恶习。老人死后,居委会收回了房子,细鳖又变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幸亏街坊邻里替他说情,讲他炸的臭干子实在好呷,于是街道破例留了间几平米的小杂屋给他容身。

  细鳖保留着老婆婆遗留下来的一个大缸,用块大木板盖着,上面压口大磨盘,里面盛的就是浸臭干子的卤水,据说几十年了经久不坏,而且越来越香。特神的是,据说邻家小孩有闹肚子痛的,向老婆婆要一小酒杯卤水灌下去,立即止痛,比藿香正气水还灵!

  细鳖的臭干子味道好,价格也公道。本人是个典型喜欢臭干子的好呷鬼,市内名楼酒肆、大街小巷只要有点名气的臭干子几乎扫遍。腊月三十那天,细鳖回溆浦老家过年了。臭干子瘾上来,正好路经东塘以臭干子闻名的某店,要了十二片打包准备回家下酒看春节晚会,一付钱要我交“一张兵”(十元)。我说:“哪里咯贵口罗,差不多一块钱一片,又不是呷金块。”回去一嚼,味道还不如细鳖炸的。

  细鳖过完十五才来,摊子往小区门旁一架,就有人奔走相告:“细鳖的臭干子又有哒唻,已经有人排队。那杂细鳖扎个领带,真是拽爷哒的(神气死了)!”
上一篇文章:长沙推销者
下一篇文章:长沙“水老倌”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11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662]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310]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37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1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284]
· 新长沙 新联话[15726]
· 出味的长沙话[2253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08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288]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12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665]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313]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37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16]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