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正文
永州寻柳       
永州寻柳
[ 作者:时落笔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4865 | 更新时间:2005/4/28 | 文章录入:时落笔 ]

 

    出差永州,江水初睛,步行在潇水西岸,望着烟波渺茫处的老埠头,似乎有个披着蓑衣踽行的身影,是那么的失意疲惫,又是那么的冷峻峭拨,先生,您是否还如千年前迎接那些拜谒您的潇湘学子一样,携我去看愚溪眺雪?去西山宴游?

  步入右边一条小巷,便是麻石板铺成的柳子街,两旁是斑迹剥落的木楼,石阶上坐着安详的老人,敞开的木门内,有匠人在劳作,有闲人在打麻将,我思绪一乱,恍惚是走入了凤凰的老街。老街旁边蜿蜒着一条小溪,溪上横着一座石桥,桥头有个卖油炸香干的小摊,正对着柳子庙的石门。柳子庙就这样面对先生最爱的愚溪,背负先生最爱的西山,门前柳叶青青,竹林茂盛。“零陵徒以先生居之故,遂名闻天下。先生焉之不幸可也,而零陵独非幸欤。”这是宋代汪藻在到了柳子庙后的感慨,据说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三,是传说中柳子生日。善良纯朴的永州人都要到柳子庙杀猪宰羊、演戏拜神,以示纪念。

  遥想千年前,先生就是在此结庐而居、沿溪信步,不禁心驰神往,立刻走进了柳子庙。庙约2000多平方米,全是砖木结构,幽静古雅,自柳完元离开永州的那年就开始筹建,经历了各个朝代的筑砌、破坏、修缮,许多的碑刻雕塑,早己隐晦难辩真伪了。只有正殿之上,先生白衣如雪地端坐着,神色悲伤、脸颊消瘦,右手握着一本诗稿,似乎要告诉我们,这里祭祀的不是那个峨冠博带身居庙堂之上的礼部员外郎,而是一个曾经在这里留下过一叠文字的文人柳宗元。

  侧殿内有许多先生的资料,25岁的柳宗元,己是“文章称首”的长安才子,刚考中了博学弘辞科,又与礼郎郎中杨凭之女新婚。文坛领袖,政坛新锐。年轻的柳宗元立刻成为了王叔文革新派的中坚分子,以热情昂扬、凌励风发的气概,正准备施展自己“辅时及物”、“利安开元”的抱负。

  元和四年八月,太子李纯即位,所有的革新派人物立刻被一一处 理。九月,柳宗元被贬邵州刺吏,行未半路,朝议认为处之太轻,又改贬永州“司马外置同正员”。一个政治上踌躇满志的官员,便这么离别了长安,携着凄楚的一家老小,车船巅簸、迁徙流离,到了“蛮荒之地”永州,当时的永州“草中狸鼠足为患,一夕十顿惊且伤”,所谓的“永州司马外置同正员”,其实是个编制外的闲职,没有官舍也没有具体的职务。一家人寄居在冷清的小寺庙,未及半载,母亲也逝世了。除了精神上抑郁,正当壮年的柳宗元身体也越来越差了,诸病缠身,虚弱到了“行则膝颤,坐则髀痹”的程度。但永州清新的山水给了柳宗元很大的慰籍和寄托,他很快从悲观失意中振作起来了,远离了政坛上的明争暗斗,回归到底层社会的生活,他踏遍了永州的山山水水和田翁农夫相交,他认为永州的山水和自己一样的为世人所遗弃和漠视,写出了许多千古传诵推崇永州山水的散文。余秋雨先生在《柳候祠》中如此评价柳宗元的永州十年,他说:“炎难也给了他一份宁静,使他有了足够的时间与自然相晤,与自我对话!”确实,永州的十年,是柳宗元人生最晦暗感伤的十年,却是他文学创作最丰富和哲学思想全面成熟的十年。

  柳子庙的解说员告诉我,随着愚溪的水继续往前行,就可以找到永州八记中的几处遗迹,至于名字。年轻的女解说员很神秘的一笑,说:“你到了就知道了!”

  果然,出柳子庙走不到数百米,便看到了钴母潭、钴母潭西小丘、小石潭的景点标志牌。仔细回忆钴母潭的“有树环焉,有泉悬焉”,小石潭的“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钴母潭西小丘的“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再看眼前的景点,才明白解说员神秘一笑的意味了。现在的这些景点,只怕大多是旅游部门的功劳了。愚溪己不是当年的愚溪了,上流处建了个水电站,本是天然石板的河床,因两岸的水土流失,植被破坏,经过了千年风雨,再想按文寻景,己是根本不可能了,也失去了游览的乐趣了。柳宗元是个真正懂得出游乐趣的人,从他的文章中处处可以看到人与自然的和谐。“悠悠乎与影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游,而不知其所穷!”,倒是柳子街的麻石路尽,又转入一条鹅卵石的小路,两旁的竹林菜圃、朴素农舍,让人感觉到农家的悠然清静,都不忍前行了。往回走时,看到一群小女孩在老师的带领下,在小石潭边合影。突然想,这些小孩知道柳宗元吗?知道《永州八记》吗?她们也许知道柳宗元,知道《永州八记》,但她们明白在柳宗元根据自己的审美心理创造出来的空旷美境后面,那一颗悲愤抑郁的心灵吗?

  第二天一早,冒着大雨从永州赶回长沙,经过衡阳。元和十年,也就是柳宗元被贬永州的快十一个年头的时候,一纸诏书,把四十三岁的柳宗元召回了长安,又是四千里的奔波,但感受却不一样了,心中充满了喜悦之情,到长安后,又是一纸冷冷的诏书,改贬他为远州刺吏,因好友刘禹锡母亲年老,他又主动上疏要求和刘禹锡相换,最后被改任命到更偏远的柳州。他和刘禹锡便是同行到衡阳分手的,这也是两人的最后一次的见面了,依依相别时,柳宗元写下了《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

    十年憔悴到秦京,谁料翻为岭外行。
    伏波故道风烟在,翁仲遗墟草树平。
    直以慵疏招物议,休将文字占时名。
    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

  时代未曾给胸怀大志的他更多的机会,在柳州他有了刺吏这个实职,兴修水利,发展生产,兴办学堂,可以说为柳州百姓做了不少实事,但长期的贬谪生涯积累下的疾病,加上生活上的困顿和精神上的折磨。四年后的一个秋天,柳宗元终于怀着一腔悲愤离开了人间。

  当时,刘禹锡正因母亲过逝,扶灵柩北归,正好路过衡阳。接到了好友托孤的遗书。不禁惊号大恸,悲伤异常。“南望桂水,哭我故人”

  当朝代的变迁成为历史书上的几个数字,当曾经的帝王将相成为了孤坟碑祠。是在柳州的那个刺吏柳宗元让人怀念?还是在永州的那个文人柳宗元更让人怀念?我不知道。但那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就在柳宗元后的一个朝代,又一个著名文人,正一脸忧患地走在贬黜的路上,他的流放地,是黄州。他的名字,叫苏东坡。

上一篇文章:[乱弹琴]用王朔书名评点湘女
下一篇文章:长沙新乘凉地图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7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1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5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1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19]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29]
· 新长沙 新联话[15866]
· 出味的长沙话[2271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33]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99]
 
· 靖港走笔[2971]
· 古城浏阳词条[3214]
· 以树为名 树立千年[2915]
· 神仙最爱岳麓山[3059]
· 老馋们的浏阳游记[2529]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梦轩』于2005/4/30 17:00:54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字体太大了罢,,,有些文字都看不到呢

    柳宗元。。。我的家门。。。。。唯一一个有名的人,,哦,,还有一个柳三变(柳永)。。。。。。。。。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