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史海钩沉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命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命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3167 | 更新时间:2011-10-26 | 文章录入:admin ]

    长沙著名学者、新著《辛亥前夜的细节长沙》的作者陈书良先生称说:辛亥革命前夜,中国的新式学堂,成为革命的重要舞台。长沙新式学堂就发生两起震动全国、在近代史上留名的大事件,一是1904年明德中学任教的黄兴遭遇甲辰之难,但他在各方保护下,竟然胜利大逃亡;二是1906年5月,惟一学堂校长禹之谟组织万名长沙学生安葬湘籍英烈陈天华、姚宏业。禹之谟因此付出生命代价。两位革命先烈,一生一死,对推动革命向前发展,促成民国创建皆有巨大功勋——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命

    一、 明德教员黄兴为什么能够胜利大逃亡

    辛亥前夜,爱国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在内忧外迫之中,心如刀割,心急如焚,爱国的革命几乎都已达到“等不及”的的境地,湖南新化留日学生陈天华于1903年作出的《警世钟》就表达了这种急迫的情绪:
 “嗳呀!嗳呀!来了!来了!甚么来了?洋人来了!洋人来了!不好了!不好了!,大家都不好了!,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贵的,贱的,富的,贫的,做官的,读书的,做买卖的,做手艺的,各项人等,从今以后,都是那洋人畜圈里的牛羊,锅子里的鱼肉,由他们要杀就杀,要煮就煮,不能走动半分。唉!这是我们大家的死日到了!”

    陈天华这篇用了无数惊叹号的文体,今天的网络竟以为新鲜称之为咆哮体。

    1903年长沙人黄兴从日本回国,将邹容的《革命军》、陈天华的《猛回头》、《警世钟》一路散发,这一年,他应明德学堂创始人胡元倓之聘,担任该校历史及体操教员。同年12月组织成立华兴会,参加者有吴禄贞、陈天华、杨笃生、张继、宋教仁、刘揆一、章士钊、谭人凤、周震鳞等三十余人。

    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竟欺人太甚地借我东北作战场,同时清廷却歌舞升平忙于筹备慈禧太后七十寿辰庆典。革命党人忍无可忍,黄兴将祖遗田产出卖,购买枪zhi,“革命县令”龙璋以火轮船运载枪zhi到长沙。哥老会会首马福益已与华兴会黄兴拜盟聚义,黄兴等革命党人和会党预谋趁湖南官员齐集长沙万寿宫(今五一广场东北侧市民广场)为慈禧太后拜寿之机,进行爆炸袭击,发动起义。

    其时,湖南重要官员已知晓执教明德中学的黄兴有革命嫌疑。当时反动巨绅也致书湖南巡抚举报黄兴是革命党人,建议抓捕。

    明德校长胡元倓急与谭延闿等商量,由退休侍郎(相当于今天副部长级别)龙湛霖致书湖南巡抚力称黄兴贤良。胡元倓又约湖南学务处总张鹤龄与黄兴相见。张鹤龄与黄兴交谈后,感觉极好,张鹤龄向湖南巡抚汇报,黄兴确系一位纯粹的读书人。

    1904年10月24日,湖南巡抚得到黄兴将要起义的实据,派警察十余人前往紫东园黄宅抓捕黄兴,黄兴从明德学堂(今北正街长沙工人文化宫二宫)侧门躲入西园巨族龙家。因龙家势力巨大,警察不敢擅自入内搜查,日夜把守西园巷。

    与此同时,湖南学务处总办张鹤龄把明德校长胡元倓喊去,称已获得黄兴参加革命的实据,已派兵捉拿,并称自己被湘抚责备。胡元倓从容对张鹤龄说:黄兴的事自己全部都知道,如果你要升官,我的血即可染红你的顶子,拿我去就是。出于胡的意料,张鹤龄竟然以手击桌说,“这狗官谁愿做。此刻看如何保护他们。”胡元倓急忙赶赶回龙宅,想方设法替黄兴毁灭一切革命证据。不久,黄兴被黄吉亭牧师的圣公会接出西园龙宅,逃离长沙时,黄还通过胡元倓向张鹤龄借得300银元。1904年10月27日凌晨,黄兴坐船离开龙潭虎穴的长沙。次年,即1905年7月19日,孙中山来日本东京,因宫崎寅藏介绍,走访黄兴,孙、黄相见凤乐园,8月20日,“中国革命同盟会”成立,孙中山为总理,黄兴为执行部庶务,辅助总理。6年后。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宣布成立,并试图想要雄立于世界舞台。

    就在孙中山与黄兴在日本成立同盟会的同时。在长沙,湖南巡抚端方、学务处总办张鹤龄与西园主人龙绂瑞聚餐。端方对龙绂瑞说:“龙先生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放走了革命党巨头黄兴。”张鹤龄替龙绂瑞打圆场说:“龙萸溪(即龙绂瑞)不是出卖朋友的人。”官绅同桌一笑了之。

    二、 湘江畔公葬陈天华大有易水悲歌之壮

    湖南师大附中的前身就是广益中学,广益中学的前身则是湘乡人(今划为双峰)禹之谟创办于1905年的惟一学堂。惟一学堂校址在今五一广场东北侧新安里湘乡会馆,蔡锷北路省中医附二院小桃园设有分校。

    1905年12月、1906年4月,湖南人陈天华、姚宏业感愤国事半年之内先后投海投江自杀。两烈士之死,在全国爱国志士间引起极大震撼。在日本陈天华的追悼会上,宋教仁拿出陈天华沉痛呼喊“为了中华必须奋起斗争”的万言《绝命书》诵读,“一人宣读之,听者数百人,皆泣下不能仰”。

    1906年5月,同盟会湖南分会禹之谟在长沙组织学生开会,会议决定公葬陈天华、姚宏业两烈士于长沙岳麓山,以激励民心。

    长沙反动劣绅上书湘抚:“(陈)天华何如人,岳麓何如地”阻挠葬陈天华在岳麓山上。长善学务处总监督、湖南巡抚庞鸿书想方设法阻止这次安死活动。

    1906年5月23日,禹之谟不顾清廷当局禁令,发动全城学生万余人葬陈、姚二烈士于岳麓山,以表崇敬。

    著名学者陈书良说,当时长沙城市人口不足30万,禹之谟却组织一万人送葬,这是一件惊天地的事情,“当天上午,一队出南门上,在朱张渡过河,禹之谟同十几个教职员抬着陈天华灵柩领队先行;另一队在小西门渡河,宁调元同十几个教职员抬着姚宏业的灵柩领队先行”,“(禹)之谟短衣大冠,负长刀,部勒指挥,执绋者以万计,皆步伐无差,观者倾城塞路。”

    禹之谟在晚上对其子女说:“今天的事,你们都看到了,这两个人就是想着宁为国民死而死去的,他们不愿意看到国家沉沦,等着做牛马奴隶,宁愿以死来震惊国民,所以应当受到崇敬。我们不顾艰难险阻,发动各界营葬,无非要使大家懂得爱国。”

    后来毛泽东在《湘江评论》中称禹之谟公葬陈、姚两烈士为“惊天动地可纪的一桩事”,并说:“这次毕竟把陈、姚葬好,官府也忍气吞声莫可谁何,湖南士气在这个时候几如中狂发癫,激昂到极点。”

    不过,在公葬陈姚后,数月后,清廷借故将禹入谟逮捕入狱,又怀他与萍浏醴起义有关,对他断指割舌,严刑拷打,并于次年1月5日虐杀于靖州。禹之谟被认为是辛亥革命死得最惨烈的一位烈士。

上一篇文章: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的长沙地理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87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563]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16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11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55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115]
· 新长沙 新联话[14492]
· 出味的长沙话[2114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602]
· 故居门外的长沙[12857]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387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563]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11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552]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115]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