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岁月悠悠 >> [专题]休闲长沙 >> 正文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们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们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2700 | 更新时间:2011/8/22 | 文章录入:admin ]

    我做了无数个梦。

    我又梦见岳麓山夏天的兔子,晕头转向。

    这时我还梦见长着一张稚气脸的自己。

    那时候,每到夏天,长沙河西岳麓山就会爆发一场松毛虫灾害。

    那些松树林,像被火烧过一样,岳麓山的职工,开始护林,死命喷洒六六六粉。

    这时我看到兔子,晕头转向的兔子,甚至在山道上,转圈,像喝醉酒,神智不清。

    那时,我没有吃过兔子肉,那些兔子晕就兔子晕吧,岳麓山那时职工也不多,估计大多数兔子晕过后,又能清醒,漫山遍野打着洞。

    冬天的时候,我住在岳麓山穿石坡上去的二队苗圃木工房,总在一夜北风后,看到清晨雾凇的美景。只是山间生活孤独,无人与我共赏,外公在山间从不看风景,只爱烧着树蔸,说,他们当年在浏阳打游击时被困山林,大风呼啸一夜后,清早就到树林中去捡长翅膀的鸟,那些吹落林间的飞禽,全都变成他们腹中的美味。

    我懒得听他的那些陈谷子烂芝麻,我很高兴在山林雾凇间走,我就想象动画片的情形:一个雪人和一只小白兔在雪中旋着圈,跳着舞。

    从二队往万景园去的山路上,有一个小池塘,池塘边,有两树腊梅,已经开放,只是被雾凇冻住。

    我一直走到山顶,二队苗圃的山上,住着守水泵的楚婆婆。她正在修白菜地里的篱芭,那时山上允许种菜,但每到冬天最冷的夜晚,常常有野山羊成群结队窜到楚婆婆的菜地,将她的白菜糟踏一大半。

    楚婆婆脸上带着笑,没一点抱怨。

    我听人说过她的心善,每年开春后,总有一条菜碗粗的巨蛇,会在她守着的泵房中戏水,这时,楚婆婆就细声细气叮嘱那蛇,不要乱跑,不要吓着山上的小孩。

    我曾经在木工房后茶山中的酸枣树下看到过一条大蛇。这条蛇看我过来,掉头就朝穿石坡方向飞溜而下,泥路上树叶被它擦过、发出像一群人跑过的声音。我承认我吓坏了。

    就在二队苗圃,我看到过麂子,像狗那样高,却长着小鹿那样的皮毛;看到过豺狗子,后腿比前腿要长。

    后来外公不在这世界了,舅舅罗腊兵在山顶经营的祥云阁餐厅也转给表哥,驾鹤飞走了。

    岳麓山,我顿时觉得远了,陌生了。

    有时,我会去岳麓山。

    岳麓山少数几个认识我的老职工,还会说起王众孚王克英主政长沙时的旧事,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长沙灭鼠,任务也下到岳麓山,最开始鼠药不加掩盖,结果成群的鸟吃了含毒的谷粒,从天空纷纷坠下。后来用雨布遮挡,然后发现山中鼠类纷纷奔往爱晚亭旁的溪边饮水解毒,这时岳麓山景区的领导就给职工分发木棒,守在溪边,给那些步履蹒跚,想自我拯救的鼠辈们迎头一棒痛击。

    有个老职工对我说,现在岳麓山中动物比那时少多了。

    因为城市在向河西不断扩展,二环线在岳麓后山修成后,没有给动物迁徙留下通道,望城宁乡甚至更远的动物,不能再与岳麓山来来往往了。

    不过,我想,现在望城县都变成望城区了,岳麓山早就在城市化拓展中成为一片绿色的孤岛。

    现在关于动物的故事,只能听云麓宫一位经常要到爱晚亭上茶室喝茶的道长来说说了。因为他带的那条顽皮的狗,经常会把躲在林间的刺猬叼出来,然后送到道长足前。道长叱那狗,送回去。

    前几天的月圆之夜,和朋友去爬岳麓山。只见一只九尾灵猫,爬在树头,发出嗷叫。可惜月亮不能足够大,如果像电影中有个巨大的月亮作背景,麓山和灵猫像个剪影伸在月亮中,一定美妙至极。

上一篇文章: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031]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596]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24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298]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65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199]
· 新长沙 新联话[15633]
· 出味的长沙话[2244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3962]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188]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258]
· 找到湘江猴子石[4010]
· 张公祠与保节堂[3804]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591]
· 长沙从一千块银元起家[320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