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史海钩沉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长沙从一千块银元起家       
长沙从一千块银元起家
60年前,刚解放的长沙拖欠政府职员及公立学校教师工资银元一万三千六百五十九元二角……面对旧政府留下的烂摊子——
[ 作者:林俊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249 | 更新时间:2009/12/14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8-25  
 

长沙市首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合影。

这是解放初期长沙的板车搬运队,当时很多劳动力都靠此赚取生活费用。

国民党长沙市政府向长沙市人民政府移交的财产清册。  林俊 翻拍

王蔚深说起解放初期市政府的办公条件时,连叹“艰苦”。  余志雄 摄

刘湘皋说解放初期因为路面狭窄,交叉路口板车、人力车争抢道路情况时有发生,他们就派交警上路指挥,并制定交通管理规则。余志雄 摄

长沙刚解放时垃圾站很少,收垃圾的车每天两次沿街收集。当时车上还挂有铃铛,拉车人一路摇铃收垃圾。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长沙市博物馆供图

    长沙,一座历经沧桑的古城,文夕大火留下一片废墟,四次长沙会战给了她累累伤痕。刚解放时,难民、失业人员占全市一半人口,到处是搭建的窝棚,垃圾遍地,仅有的几条马路都是只通了一半的“断头路”。

    1949年8月22日,长沙市人民政府成立。国民党留下了多少家底?新生的人民政府面临着哪些急需解决的问题?近日,记者在市档案馆开启60年前那一份份卷宗时,重温了那段艰苦岁月里长沙的重生经历。

解放初期长沙市政大事记1949年

    8月22日

    市人民政府成立。

    8月27日

    市公安局成立。

    8月28日

    市工商局成立,29日召集工商界解释政策,鼓励开业。

    9月5日

    市税务局成立。

    10月1日

    市各界代表会议代表人选分别确定。市政府发布命令成立本市各区人民区公所并分别派出区长及副区长。

    10月29日

    市政府开会讨论兴建自来水问题。

    11月22日

    市政府邀集各界人士举行乞丐问题座谈会。

    12月1日

    市工商局公布举办工商企业登记办法。

    政权移交

国民党留下一个烂摊子

    【档案解密】

    1949年9月4日,长沙市人民政府首任市长阎子祥从国民党长沙市市长吴博夫手中接过一本手写的公文移交账本,账本用的是黄色毛边纸,纸张轻薄,记载的内容却是沉甸甸的:人民政府成立之初从旧政府接收的全部家底就在这上面。

    移交清册显示,当时旧政府留下的家底是:周转金银元一千元;职员七八月未付薪饷银元二十四元;存柜应付未付现金银元十八元七角五分;金圆券两亿七千三百二十一万六千八百四十元七角一分,银元券二百三十九元七角;镍币七十万二千二百零五分。

    需要说明的是,除了一千零几十的银元还算“货真价实”外,金圆券、银元券这两种国民党政府滥发的纸币形同废纸,镍币也已无使用价值。

    账本同时显示,“留给”新生的人民政府的还包括:拖欠政府职员及各公立学校教师1949年8月份工资为银元一万三千六百五十九元二角,拖欠各部门办公费为银元三百一十三元。因修黄兴北路及蔡锷路需付工程费尚欠大米四百九十一石七斗六升。

    两相比较,显然,国民党长沙市政府留下的一点周转金,不及拖欠职员工资数的十分之一,长沙市人民政府接收到的与其说是家底,还不如说是债务。

    【亲历者说】

    赵昌绪(南下接管长沙市东区,时任民政干事):国民党给我们留下来一个烂摊子、空架子,几乎什么财产也没留下来。它统治长沙这么多年,连个办公地点都没有,宿舍也没有。长沙旧市政府也是寄人篱下,到处找人借房子。市政府都没有房子,区公所就更没有,简直是穷得要命。

    王蔚深(时任长沙市人民政府秘书处副处长):我们的办公条件很恶劣,桌子是从一家私营银行收来的,其他家具也是从各个地方接管而来。当时我们没事就用旧报纸糊信封,寄信才用新信封,派人送信时就用报纸糊的“自制信封”。

    组织模式

市政府属军管会下设机构

    【档案解密】

    在解放之初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形成了特殊的机构组织模式。

    1949年8月25日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秘书处编辑出版的《长沙工作(第一期)》记载,1949年8月19日,成立了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8月22日,长沙市人民政府成立,作为军管会下设机构。

    根据1949年发布的《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组织条例》,军管会下辖警备司令部兼防空司令部、长沙市人民政府、财经接管部、交通接管部、文化接管部、公安处等机构。其中,长沙市人民政府的职能是:管理财政、金融、贸易、外侨诸问题,并负责市区内民政、教育、公安、交通、司法、卫生、消防等一切市政建设。

    《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组织条例》同时提到,军管会完成接管和维护社会秩序等各项任务后,经上级批准,将一切行政权力移交当地人民政府和警备司令部后,即宣布撤销。

    当时条件简陋,1949年8月26日《长沙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关于机关部队住房的决定》记载,长沙市委住火后街8号及附近三座房子;长沙市人民政府住藩后街民主大厦;长沙市人民政府宿舍住浏正街62号等地。

    【亲历者说】

    刘湘皋(时任长沙市公安局治安行政科主任科员):当时公安局的治安行政科虽然只是一个科室,却囊括了治安、交通、消防、环卫、户籍管理等诸多职能。接收的旧政府省会警察局就在今天的司门口,一栋筒子楼,连走廊里都放了办公桌。办公室白天上班,晚上我们就睡在那儿,因为要接电话,怕随时有事情。

    当时公安局的首要职责是稳定治安。当时国民党特务、散兵游勇很多,我们就发动群众监督,取缔反动社团组织,同时取缔娼妓,开展禁毒运动。建立治安组织体系,区公安分局下设派出所,再下面设立户管区,由一名户籍民警管理两到三个居委会。交通方面,因为路面狭窄,交叉路口板车、人力车争抢道路情况时有发生,我们就派交警上路指挥,并制定交通管理规则。通过几项措施,不到一年,长沙城就秩序井然,充满了欣欣向荣的朝气。

    1950年下半年,我们调动全部的户籍警察,对全市城区人口进行了第一次人口普查,长沙居民第一次建立起了完整的户籍档案。当时统计,全市城区有10万户,不到40万人,其中50%的居民没有职业。

    恢复生机

以工代赈办法解失业难题

    【档案解密】

    “我们的目标,则是要把长沙建设成为民主、繁荣、进步、生产的城市。”1949年10月15日至20日,长沙市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第一次会议在松桂园举行,标志着长沙市人民有史以来第一次以主人翁地位参与国家民主政治生活。

    长沙市人民政府成立后的首要问题是:如何让这个招牌林立,却是虚假繁华的破败古城,得以重新恢复生机。长沙市人民政府一边紧急拨发粮食等物资和巨款,组织城市贫民生产自救,一边动员社会力量展开救济。

    市档案馆至今还保存着阎子祥《在长沙市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第一次会议上的市政工作报告》。其中写道:“关于失业、难民、乞丐等问题,政府未能及时处理,深感歉意。但我们认为在恢复与发展生产之后,这些问题是会迎刃而解的,否则单靠救济,不仅人民负担力量所不许,且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事实上,新成立的人民政府一面积极帮助工商业恢复生产,一面稳定市场平抑物价,取得了较大成效。当时的市政工作报告中称:“……在恢复生产方面,我们只拿扶持私营棉织工业一个问题来讲,在解放前,土布业只留三十四家、针织业三十五家、织染业三十一家,三种一共留一百家。大批工人失业……于是我们以低于市场的合理价格配售棉纱的结果,到九月终为止,已有土布业二百零七厂,针织业四十五厂,织染业五十九厂,共计三一 一厂……解决了两千多职工的生活问题。”

    记者在市档案馆还发现了一张1949年10月27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发出的布告,提出抓紧安排难民还乡、乞丐收容、恢复生产。“外籍灾民,愿还乡者,给予舟车免费,并斟给食宿费用,护送其回籍生产。”为帮助难民还乡,长沙市人民政府还向外地开出了介绍信。

    【亲历者说】

    王蔚深:长沙解放初期,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城市怎么建设?这么多失业人口的生活怎么办?阎(子祥)市长想到了一个创造性的办法将两个问题结合起来解决:以工代赈。人民政府必须要对失业群众的生活负责,但如果是单纯地救济,吃了就没了。政府就动员有劳动能力的人参加市政建设,当时,不少人对这一做法表示反对和不解,认为把救济金用去搞市政建设很不应该,阎市长顶着不小的压力。

    【记者手记】

从百废待兴到繁华都市

    要了解长沙60年来走过的岁月,没有什么比阅读档案更真实、更明晰的了。那些发黄的纸页和照片,一同组成长沙的成长日记,而将一切串联成册的,却是涌动其间的那份情愫:60年来,无论是晴天丽日还是风雨兼程,长沙人从未消减对这份土地的热爱和信心。

    最能说明这份情感的,是我从浩如烟海的档案中发现的两份文件:它们都被称为政府工作报告,但在时空上却跨越了近60年。

    “这些日子,我们与各方研究的结果,认为当前急需建设的有三件事:第一是先清除垃圾。第二是整修下水道、马路和麻石路,第三是分期完成自来水建设。这三项是全市安全与卫生所系的基本建设。如果能按计划完成以上三项,则长市所受的水火疫病的威胁便减少了大半。” 这是1949年10月16日,市人民政府首任市长阎子祥在长沙市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第一次会议上的市政工作报告中的一段话,百废待兴的长沙正从这里起步。虽然贫困落后,却充满了希望。翻阅当时的记载,似乎可以看到新生的人民政府正带领人们挥汗如雨、建设家园。记者心里则有一种为60年前的他们加油的冲动,因为他们的明天,就是我们的今天。

    “2008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增长15%以上,工业总产值达3100亿元;地方财政收入达340亿元。全年新增城镇就业10.2万人,新增农村转移就业8.11万人;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18253元和7353元。”2009年1月4日,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剑飞在长沙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则展示了一个繁荣发展,朝着创业之都、宜居城市、幸福家园前进的长沙。

    两份政府工作报告各自带着鲜明的时代印记,但两者有一个共同之处:繁荣长沙的理想和深切的为民情怀。将这份理想与赤诚汇集在一起,我读懂了“爱我长沙”四个字的根本之意。

上一篇文章:1925年橘子洲洋别墅让人无路可走
下一篇文章:《国歌》自电影《风云儿女》中来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116]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65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30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373]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1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281]
· 新长沙 新联话[15722]
· 出味的长沙话[2253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082]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283]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11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66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30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375]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1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