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风满潇湘 >> 史海钩沉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1925年橘子洲洋别墅让人无路可走       
1925年橘子洲洋别墅让人无路可走
[ 作者:任波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493 | 更新时间:2009/11/27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8-14  
 

    湘江中美丽的橘子洲,正日益以完满的新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关于橘子洲的新史料,也正源源不断被我们发现。最近,从1925年9月23日星期三第九版长沙《大公报》副刊上,我们发现一位署名“司”的作者撰有《从水陆洲至牛头洲》一文,真实展现了1925年北伐战争前赵恒惕统治下的长沙橘子洲的情形。

    外国军舰睥睨着湘江中超载的小划子

    1925年9月20日为星期日,司先生的孩子们“缠着要游水陆洲”。

    “去!”“去!”司先生答应了孩子们的要求,于是“大的狼奔,小的雀跃,遂去了橘子洲”。

    在长沙主城区的码头登上划子,司先生发现“划子照例只装八人,他(指划子)装了12人了,还亮着嗓子喊‘过河咔!’‘过河咔!’”司先生在文中写道:“记得从前没有这样,如今世界邪了,一般成文法、习惯法都没有效力了。”

    司先生伤心地看着:“几条兵船横在江心,好像很骄傲地睥睨长沙,说‘我们在此,谁敢说个不字!’兵船上的人,也嬉皮涎脸望着长沙城里的人微笑。”

    划子抵达橘子洲,孩子们一见“沙婆子”,“遂奔上前去,拢着它,猫弹鬼跳起来。”

    受到刺激的司先生并不如孩子快乐,他说:“沙何以称‘婆子’?倒是一件可供研究的事,大约是沙软而且松,可狎玩,可践踏,和中国妇女的性质有点相同,遂把它叫作‘婆子’。可见在中国的社会里,随处有男强女弱的表示。”在潜意识中,司先生还感到从长沙城内到橘子洲上,帝国主义列强的军舰横行湘江之中,让他有被压迫之感。

    他看到橘子洲上大英国领事府、税务司住宅,都关着两扇大门。他觉得:“绿沉沉的树枝从墙上伸出头来,向着墙外的短草招展,好像说:‘你们哪有我们的福分!’一道墙儿,遂如此分出高低来么?”

    将军庙旁蒙馆可贴“将军不好武,稚子总能文”

    司先生上岸,抵达的地方为水陆洲的将军庙旁。他说:“到了将军庙了,将军庙是划子帮公建的,神座前还搁着几只缠红戴绿的小划,作他们的标志,不知供奉的将军,是伏波?还是横海?是戈船?还是楼船?”

    将军神座的隔壁有一所蒙馆,许多毛脚学生在那里咿唔咿唔读“学而”、“先进”。司先生在文中记道:“我想写着杜甫的诗‘将军不好武,稚子总能文’贴在大门口赞美他们一番,又恐怕在旁边瞧着的人说我卖弄斯文。”

    水涨之际洋人别墅让人无路可走

    司先生的《从水陆洲至牛头洲》一文中写道:“将军庙的附近有几座半中半西的房子,警察说:那边四方形的是罗旅长(先闿)、陈统领(斌生)(的公馆),这边背着洋房的是朱旅长(泽黄)。陈(斌生)、罗(先闿)两老,栖迟洲上,婆娑四眼,饱阅沧桑,倒是为本洲生色不少。”

    罗先闿公馆在新中国成立后一度成为橘洲小学所在。

    司先生记道:橘子洲上“洋人的别墅,到处林立,有几处把洲身拦腰围了围墙,连行人路都不留出(如太古公司等处),假使一涨水,沙洲浸了,便无路可通,洋人未免太刻薄了些!这等事我政府不能不说,但到如今还没说过,或者大人先生们不如我们的脚步贱,轻易不到那里,所以没有感到?”

    橘子洲幽处大有西湖孤山韵味

    1925年时,橘子洲的下截称水陆洲,上截称牛头洲,司先生记道:“从前(两洲)彼此不相连,如今已通作一洲了。古时通称橘洲,其实牛头洲才可称作橘洲,水陆洲没有几棵橘树,名不相称;牛头洲便橘树成林,风景也远胜水陆洲,所以要人、豪客多在牛头洲建筑别墅。橘树未经霜,橘子都是青皮细果,不好吃,也不好看,闻今岁天干,出产不佳。橘林间尝有精舍,好像走到西湖的孤山深处。坐刘公渡柳林下,面对麓山,细数当年陈迹,与平生奔窜乱山丛塚间寻古迹,与戆成、秀深等踏雪(岳麓)山顶,从禹王碑匍匐下山;与介眉珍生等坐牌头口吹箫,看风帆上下,一一翻上心来。小儿辈捉蚱蜢,正高兴,嗤的一声,一蚱蜢飞了前来,把我的遐思打落,可恨也!”

    牛头洲大建别墅使地价暴涨

    在我们从各类民国报纸、文献中寻找橘洲史事以前,对于唐生智公馆,人们一向认为唐生智公馆就是金屋藏娇的脂粉之处。然而我们在同城第一个从台湾出版的王东原回忆录《浮生简述》中找到,就是在唐生智公馆中,拉开了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北伐战争大革命的序幕。翻阅民国长沙的各类报纸,对于橘子洲上唐生智公馆的记载,一般将其称作唐生智官邸,或唐孟潇别墅。司先生的记载中所用称谓即是后者。

    他说:“牛头洲洋式别墅甚多。刘公渡稍南,红瓦回廊者,唐孟潇别墅也。树未成林,颇嫌敞露。再上,则刘其达所居。”

    1925年在橘子洲头尚有以下名人建有别墅,文中写道:“过朱张渡,唐经百、曾凤冈、李锦章、陈伟丞、张润农、童梅丞诸君各建别墅。”司先生质疑说:“橘林、柳树间忽然现出几处绿窗红瓦,到底是增趣还是减色?”他看到橘子洲头,“还有几所德国人的房屋正在建筑。”

    而他也记下洲上居民的说法:“洲上人说:不出十年,洲上的老百姓会都无立足之所,现在洲上的地皮已卖得20元一方了,人家有了钱来,不容你不卖去,地皮愈贵,老百姓愈难安居!”

    洋人建议橘洲修碌岸可防江水侵啮

    在1925年,人们就已看到泥沙沉积使橘子洲长高长肥长大长宽了,洋人认为橘洲应修碌岸。司先生在文中说:

    “如今的水陆洲、牛头洲,高度自然增加了,只不知‘肥’‘瘦’怎样?曾闻有个西人计算得两洲日益增长,主张周围建筑碌岸,他的意思,不是防他(指橘洲)削落,乃是防他(指橘洲)增长,因为两洲增长了,江水必至侵啮长沙沿岸。此种眼光真算远大,不是中国人所能及,因为中国人还只信‘昭潭无底橘洲浮’的古话哩!”

上一篇文章:蟒蛇洞神话为何扯上劳九芝堂?
下一篇文章:长沙从一千块银元起家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8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42]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6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3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3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44]
· 新长沙 新联话[15963]
· 出味的长沙话[2280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2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50]
 
· 岳麓山那些晕头转向的兔子…[2955]
· 那年月长沙人怕喝湘江水[4486]
· 找到湘江猴子石[4239]
· 张公祠与保节堂[4018]
· 长沙公交从烧木炭起步[3795]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