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湖湘人文 >> 湖湘文化 >> 正文
湖湘文坛谁人识       
湖湘文坛谁人识
——小议《当代湖南作家评传丛书》传主
[ 作者:唐浩明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3163 | 更新时间:2009/5/24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5-08


    《当代湖南作家评传丛书》第一辑,在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的筹划组织下,尤其是在主编胡良桂及六位作者的辛勤努力下,终于与大家见面了。一次推出四位作家的评传,这是湖南文坛史无前例的事情。

    早在两千年前,司马迁就说过:读其书,想见其为人。读书人的这种心态,两千年来似乎没有改变过。记得1981年我在武汉读研究院时,一口气读完全文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山道弯弯》,当时很想见一见作者。几年后,我在湖南文艺出版社的一个编辑室里第一次见到谭谈,发现出了大名的他,依旧是一个矿工的模样。当时,我心里就有一个认识:矿山以及矿山的一切,已经凝固在他的心里,物化在他的外表上,包括书斋在内的业已改变的环境,大概不会对此有多大的消融力。我读《谭谈评传》,见朱平珍、余三定以“自传性”、“现代特征”来概括最能体现谭谈文学成就的中短篇小说,我认为这是对谭谈文学创作的中肯解读。

    多年来,孙健忠以他的文字,继沈从文后,再度描摹神奇的湘西世态风情。尤其难得的是,他用小说来破译土家族——这个自称毕兹卡而长期以来不为世知的少数民族生存繁衍的基因密码。他的这种努力,获得巨大的成功,他由此被誉为土家族文人文学的奠基者。这位湘西汉子看似文弱,却异常倔强,甚至有几分执拗,令我常常想起曾(国藩)左(宗棠)时代那些叱咤风云的带兵书生。这次读了《孙健忠评传》,才知道,原来他血管里流淌的是晚清中国最强悍的镇筸兵的血液,战死舅舅的风光葬礼在他心中激起的热血沸腾,是他一生永不泯灭的记忆,而做一个替天行道的山大王,竟然是他童年的最高理想。我由此看到这位土家族作家生命中的最基本元素。

    残雪大概是中国文坛上一处难以替代和复制的景观。她所铺就的那些飘移不定难以捉摸甚至带有诡异色彩的虚拟市井,让许多人着迷,也让许多人不敢走进。卓今细腻地叙说残雪孤独的童年、不能入俗的青少年,又深入地分析西方文学、南楚巫风对她的影响,经过这一番剖析,残雪的两个灵魂便可以理解,她的怪诞的文学风格也便不再遗世独立。

    一年前的中国诗坛,痛失彭燕郊这位我心目中的纯粹诗人。站在他干瘦的遗体边,70年前的那个拂晓,一个龙溪师范生毅然出走的一幕仿佛浮现。17岁的热血青年,当时是怀抱抗日救国的激情去北上寻找新四军的。他本来应该是一个持刀握枪冲锋陷阵的士兵,但因为酷爱诗,却成了一个军中文员;又因为诗,他与胡风联系上了。倘若不是诗,彭燕郊可能光荣地战死沙场,也可能成为一个军官,然后在夺取政权后,成为主持一方的行政官员;然而因为诗,他遭受屈辱,他沉沦底层,他穷困潦倒。正像《彭燕郊评传》中所说的:“出走、漂泊,是弱冠之年的彭燕郊走向缪斯之路必然的行为选择。出走、漂泊也就意味着这通往缪斯殿堂的路上铺垫的不是撒满鲜花的红地毯,而是沙砾、坎坷、荆棘……”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彭燕郊不但不恨诗,反而更爱诗。他爱得深沉,爱得长久,爱得痴心不改,爱得令人心酸落泪。读刘长华的研究,让我们看到,正是这种对诗的真诚而无功利心的挚爱,温暖他的心腔,激荡他的血脉,支撑这位苦难诗人能够平和开朗地度过近九十年的冷清岁月。

    与湖湘文化这个话题一样,湖湘文学也是一个人们既感兴趣又难以说得透彻的话题。屈贾风采今何在,湖湘文坛几人识?我在步入湖南文坛的这些年里,心中常常有着这样的迷惘与惆怅。今天我终于高兴地看到,以《当代湖南作家评传丛书》为代表,湖南的评论界迈出了这一步。他们以知人论世的传统审美观为视角,更站在21世纪全球性文学的理论高度,为彭燕郊、孙健忠、谭谈、残雪四位作家著书立传,为世人认识湖湘文坛凿开一扇窗口。有趣的是,这四位作家分别出生在上世纪20年代、30年代、40年代、50年代。他们身上,既有大变局时代留下的共同烙印,也有因年代的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创作取向与艺术追求。所以,这四部评传,也便有了通过个案而了解不同年代作家群体的认识价值。中国文学史将会铭记《丛书》为当代湖湘文坛所做出的这一贡献。


为湖湘文坛凿开一扇窗口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5-08

 
    《当代湖南作家评传丛书》由湖南文艺出版社新近出版,丛书第一辑共四本:《彭燕郊评传》《谭谈评传》《孙健忠评传》《残雪评传》,由湖南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胡良桂主编,组织六名全省知名专家学者分别撰写。正如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唐浩明所说:一次推出四位作家的评传,这是湖南文坛史无前例的事情,是社会对他们数十年来文学生涯的回报与肯定,为世人认识湖湘文坛凿开一扇窗口。

    《彭燕郊评传》(刘长华/著):彭燕郊,原名陈德矩,1920年生于福建莆田,“七月派”著名诗人,亦是中国现当代诗歌的重要作者。

    评传主要根据著名诗人彭燕郊的生平创作轨迹,对其诗歌主要特色进行纵向性的梳理,并搁置于中国现当代诗歌史进行比照,归纳出它的历史价值和对当下诗歌建设的启示性意义。对其诗歌展开透析,不难发现,诸如“母亲”、“大地”、“土地”、“祖国”、“赤子”、“小孩”等意象,贯穿于诗人创作的心路历程之中,这是诗人在苦苦追寻人类的精神家园和如何立人即“新民”的思考。另一方面,彭燕郊在永不懈怠地追求形式创新,赋予诗歌生命活力和艺术激情,在诗坛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它也为中国新诗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创作的范本——对人文精神的严肃思考应是诗歌创作的天职。彭燕郊1939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诗集《春天,大地的诱惑》《妈妈,我,和我唱的歌》《战斗的江南季节》《彭燕郊诗选》,散文诗集《高原行脚》《夜行》,评论集《和亮亮谈诗》,诗文集《彭燕郊诗文集》(四卷)等。他晚年创作的逾千行长诗《生生:五位一体》被誉为“构筑起20世纪汉语的精神史诗”。

    《孙健忠评传》(吴正锋 毛炳汉/著):孙健忠,1938年生于吉首,创作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成为“土家族文人文学的奠基者”。

    孙健忠是土家族文人文学的奠基者,他第一次把不大为人所知的土家族生活和文化整体比较全面地带进中国文坛,填补了土家族书面文学的空白。1956年,发表处女作《小皮球》,出席湖南省首次青年文学创作会议,接着,他又写出了《铁山女儿》,引起省文联省作协关注,1960年调至湖南省作协工作。之后,孙健忠深入湘西体验生活,创作了《五台山传奇》。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先后创作了《乡愁》《甜甜的刺莓》《留在记忆里的故事》《醉乡》等作品。其中《甜甜的刺莓》获首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留在记忆里的故事》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短篇小说奖,《醉乡》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长篇小说奖,中篇小说集《倾斜的湘西》获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孙健忠创作出了一系列具有湘西神魔色彩的现代派小说《舍巴日》《死街》《烧龙》《猖鬼》等。他先后当选第七、八两届全国人大代表,1996年被推选为省作家协会主席。

    《谭谈评传》(朱平珍、余三定/著):谭谈,1944年生于涟源,在全国获得过重大奖项,是“美在朴素”的坚定践行者。

    评传以翔实的史料、优美的文字和客观理性的尺度,对谭谈所有重要的长、中、短篇小说及散文、报告文学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评述,写出了一个鲜活的、丰满的、独特的谭谈,真实生动地再现了他由一位勤奋好学的工人、一位富有才气的战士、一位有正义感的新闻工作者,到一位责任感和使命感强烈的小说大家、一位热心公益事业的社会活动家、一位平易近人的作协文联领导的过程,从中可以看到他成长的脚印、奋斗的汗水和思想的脉络。

    谭谈1956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美仙湾》《桥》,中短篇小说集《光阴》《采石场上》《山女泪》《男儿国里的公主》《罪过》,散文集《太阳城》《儿子·情人·我》《爱之族》《生命旅程》,报告文学集《搏击》《谭谈文集》(八卷)等。《山道弯弯》获全国1981年-1982年优秀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风雨山中路》、《山野情》均获中国首届乌金奖,长篇自传体文学《人生路弯弯》获全国第四届青年读物优秀图书奖。

    《残雪评传》(卓今/著):残雪,原名邓小华,1953年生于长沙,是我国“新实验”文学的执著探索者,以其对人性揭示的深度而具有国际影响。

    评传对残雪的成长经历和作品风格的内在联系作了详细的介绍和分析,对她的作品进行了深度解读,对其艺术风格、文学精神、美学意义以及文本自身作出科学的历史观的整体把握。残雪作品的文本形式和思想表达在当下的文学世界里具有一种新的审美意义。她在艺术探索方面的先锋性,创作过程的实验性、纯文学特征,以及对人性的把握和对文学精神的宗教式情感,在中国文学界独树一帜。她汲取西方文学的幻想传统,对潜意识空间进行挖掘和探寻。其小说的文本及思想在文学界具有很强的辨识度,并形成一种“残雪现象”。

    残雪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出版作品三百多万字,是作品被介绍到国外数量最多的中国作家之一,出版外文版15部,繁体版10部,中文简体版33部。主要作品有:《天堂里的对话》《突围表演》《黄泥街》《残雪文集》(四卷)《五香街》《松明老师》《残雪访谈录》《最后的情人》《残雪文学观》《边疆》《趋光运动:回溯童年的精神图景》《解读博尔赫斯》。
 

作者:奉荣梅

上一篇文章:天心阁下找到詹王宫遗址
下一篇文章:湘剧期待凤凰涅槃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4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77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1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492]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96]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0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43]
· 出味的长沙话[2268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269]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53]
 
· 人世残局难丢手[6211]
· 于书里寻访天心阁[3807]
· 《国歌》自电影《风云儿女…[3302]
· 湖湘后学“湖湘文化热”[4531]
· 张浚葬官山之谜[310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