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潇湘美食 >> 美滋美味 >> [专题]美食专题 >> 正文
詹王宫殿风育湘菜一代师 湘菜七爹擂醒美食复兴鼓       
詹王宫殿风育湘菜一代师 湘菜七爹擂醒美食复兴鼓
[ 作者:范命辉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865 | 更新时间:2009/5/16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4-17  
 

2007年12月7日,湖南省第五届烹饪技术大赛上的石荫祥大师。2008年4月21日凌晨,一代湘菜宗师石荫祥逝世,享年91岁。

    旧时湘菜传承,主要是老厨师把手艺传把徒弟,但石荫祥却说,除了师傅的帮带外,他还上过民国时期一种特殊的社会厨校。有了这段学习经历,石荫祥比别人更明了烹饪精要,更努力,更用心,最终成为湘菜一代宗师,是丝毫不让人奇怪的。现在各类厨校甚多,但是师傅只是领进门,修行除需要悟性、努力之外,德行也是不能少的。石大师的故事,是老人教诲后人的为厨之道。

    天心阁下詹王宫是最好的“厨校”

    已故名厨石荫祥,为现代湘厨一代宗师。

    说起学艺,石大师曾向我们回忆起他在曲园当学徒时,说:“我们那时学徒要学三年,那三年很苦,俗话说得形象‘徒弟徒弟,吃不得饱饭,打不得臭屁’。”

    “为了学好艺,那时我经常跑到长沙市永庆街(今都正街南段)厨师祖师庙宇——詹王宫敬香、听道。”

    石荫祥说:“因为詹王宫是供奉餐饮酒席业行业神的行业庙,每天有很多名师去敬香、论道、交流厨艺,我只要有时间就去听道。很多湘菜制作的诀窍就是在那时听来的,在那时学到的。”

    “五味调和百菜香”。石荫祥成为湘菜大师后,五味调和成为他烹饪的基本技术原则。

    “五味怎样调和?”

    石荫祥说,《吕氏春秋·本味》说得很清楚:“调和之事,必以甘、酸、苦、辛、咸,先后多少,其齐甚微,皆有自起。鼎中之变,精妙微纤,口弗能言,志不能喻……故久而不弊,熟而不烂,甘而不醲,酸而不酷,咸而不减,辛而不烈,淡而不薄,肥而不腻。”

    一个小学文化程度还不到的老人,张口就能随意说出这样的古文,着实让我等后辈敬重。

    石荫祥创造了当代宴会的湘菜出品标准:特色浓郁、绿色鲜香、吉祥富美,以养为先、以特为美。呈现出热情好客的湘人的待客之道。

    他做出的湖南名菜东安子鸡酸而不酷,麻辣子鸡辣而不烈,组庵鱼翅熟而不烂,腊味合蒸香咸而不过……

    他编著的《湘菜集锦》填补湘菜无书的空白,一版再版。

    石荫祥老人人到九十后,还惦记着饮食健康,拿着放大镜编辑出版了《湘菜集锦·豆制品集》,倡导和告诉人们吃豆制品,健康人生。

    石大师谈及人生的感言:“做人也好,做厨师也好,缺钱冇事,缺德不行。”

    他说,“抗战兴起,我在湘潭一家饭铺打工。有天晚上,伙计们散工回到寝室,听到消息说日本鬼子明天就会来,湘潭很危险。”

    “大家议论怎样躲兵?有一伙计就说,今天晚上就走,我们到衡阳去,我有一个朋友在衡阳城做事,并说有个酒家正要请厨师。”石大师说:“我听了他们的议论,提醒他们,今天晚上说走就走不行,还没有跟老板说一声,明天饭铺里会没有人做事,老板明天开不了锅,这样做不好。伙计们根本听不进我说的,那天晚上他们一窝蜂都走了。”石大师停了停说,“我留下来了,第二天在饭铺,我就把情况给老板讲了,请老板理解大家,有什么事我来挡。”战乱时期,老板为小石荫祥的行为十分感动。

    “两天后,不愉快的消息传来了,那天晚上出走的一群伙计在步行去衡阳的路上,被鬼子的飞机炸弹炸死了。”石大师流着泪低声说,“这件事过后,我就觉得命里有的终须有,我能活到今天,做人做饭,在任何时候,缺钱冇事,缺德不行。这是我这一辈子守过来的规矩。”

    李合盛黄维安与长沙堂帮的崛起

    1911年出版的《湖南省商事习惯报告书》上记曰:“至清代中叶,长沙城内陆续有菜馆开业,分堂帮、轩帮。堂帮以门市为主,专营堂菜,不可上门承办酒席。轩帮只出担上门代办筵席,不得经营堂菜,二者泾渭分明,互不相扰。后因市场形势变化,二帮皆觉此规限制行业发展,影响经营,至民国初年,经詹王宫准许,凡以勒碑上会者,任自经营,不受规限,二帮此后并无区别。”

    看过这段文字,让人想起一个问题:谁是清代中叶长沙第一个吃螃蟹的“堂帮”领军人物?为什么流传千年的轩帮现在消失了?

    据《长沙饮食志》考证:清光绪11年(1885年),益阳桃江鮓埠乡回民李国安来到长沙,在长沙市三兴街开设李合盛餐馆。后由黄维安主厨,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李合盛餐馆名气渐大,代代传继,成为百年老店。黄维安成为了首批“堂帮”历炼出来的一代名厨,获得“湖南清真菜第一厨”雅称。

    此时的黄维安按照清真菜的特点,用湘菜的技法,使李合盛的清真菜独树一帜。烹制的牛杂、清煨牛肉汤清、味鲜、质烂不碎,被称为牛中精品。烹制的烩牛脑髓、红煨牛蹄筋、发丝百页被人们称为“牛中三杰”。推出炖牛鞭、卤牛肉下锅、清炖牛杂、麻辣鸡、挂炉烤鸭、黄焖鱼等,博得食客好评如潮。

    由于黄维安专心于堂帮经营,取得巨大成功,一些从事轩帮经营的厨师开始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坐店经营,另一方面把挑担上门做菜作为开店经营的服务特色推开,使堂帮这一新形式得到快速发展。此时,萧荣华、毕河清、罗凤楼等一大批湘菜名厨也脱颖而出。从清朝中叶开始,湘菜进入鼎盛发展期。“堂帮”飞速发展,湘菜技艺进入成熟发展期。此时,湘菜品牌字号曲园、挹爽楼、玉楼东、奇珍阁、潇湘酒家……迅速崛起。而传统的轩帮随着堂帮的兴起,日渐式微。

    湘菜命途多舛,但改革开放后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经历过“文夕大火”、历尽时代风雨沧桑的“湘菜七爹”,退休后壮心不已,发起了一场震惊湖南餐饮业界的湘菜复兴运动,为1990年后的湘菜闻名全国、“湘”行天下擂醒复兴振作的大鼓。

    “七爹”壮心不已 “大师”脱颖而出

    1937年7月,中国人民的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因为人口的内迁,深处内陆的大都市长沙一度呈现出繁荣的景象,湘菜在人口的大流动大迁徙中,吸取了各大菜系各位名厨带来的优秀烹制方法和技艺,繁荣了近百年的湘菜在抗战爆发后一度火爆至极。多年的“江湖游”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一代湘厨。“湘菜七爹”蔡海云、舒桂卿、石荫祥、周子云、周迪吾、张志宏、袁国卿七人成为其中杰出代表,他们顺势崛起,推进经典湘菜的传承和湘菜的伟大复兴。

    1938年11月“文夕大火”,将长沙户盈罗绮的繁华化成丘墟一片,曾经生意兴隆的湘菜馆自然难逃劫数。长沙城大批湘厨失业,勤劳的湘厨四处逃难,南跑湘潭、衡阳,西去重庆、贵阳、桂林打工谋食,长沙本土湘菜发展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

    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倔强的长沙能够从废墟中再造新湖南,不幸的是“文夕大火”后,虽有平静的数年,但湖南随即遭遇四次长沙会战,抗战胜利后也有过一度繁华,但不久,国统区内又因政治腐败、金融紊乱,民不聊生,美食餐饮行业自然深受打击。

    新中国成立后,湘菜事业开始“为人民服务”。改革开放后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经历过“文夕大火”、历尽时代风雨沧桑的“湘菜七爹”发起了一场震惊湖南餐饮业界的湘菜复兴运动。

    当年,早已退休在家、年逾七十的舒桂卿、周子云、袁国卿等经典湘菜传人,虽然“烈士暮年”,依然“壮心不已”。他们云集长沙市五一广场旁的实验餐厅(现名玉楼东,旧址在今五一广场平和堂附近)带徒传艺。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蓬勃向上的学习氛围中,长沙全市餐饮界掀起学技术热潮。黄谦、李寿泉、谭添三、王墨泉、张力行、聂厚忠、许菊云、张志君、曹秋泉、郝新国、曹恒斌、周四安、罗权、高沉香、蔡金彪、平健、李建明等湘厨群雄而起,成为复兴湘菜的中坚力量。传统湘菜在他们身上得到了继承、发展和传播。而王墨泉、许菊云、谭添三、聂厚忠、张力行等大师成为这个时代复兴湘菜的领军人,因为他们的卓越贡献, 1997年湖南省人民政府授予他们“湘菜大师”称号,以省政府名义对厨师命名认证,在湘菜的历史上似乎独此一次。

    洪波涌起,星汉灿烂,当改革开放让长沙市民吃饱后,湘菜大师们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对湘菜开始创新、提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在我们这个城市拉开美食盛宴的大幕,将火辣辣的美食风情传遍全中国。新世纪之后,全国各大中城市湘菜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各大菜系竞争异常激烈的京城,湘菜馆已开到数千家。在广州、深圳、上海、南京、济南等大中型城市,湘菜已与粤菜、川菜一道,成为主流美食。在乌鲁木齐和武汉等地,湘菜已成为第一美食,把粤菜、川菜的风光也抢了。面对湘菜的强势冲击,许多城市的本土饮食感到危机,一些地方政府甚至不得不出面组织饮食专家谋划对策,湘菜迎来了它万紫千红的又一个春天。请记住近年来脱颖而出的一批湘厨的名字:黄邦伟、黄自强、徐大斌、邓和平、罗继湘、吴涛、简忠姚、谭兆元、王伏明、任伟政、何华山、屈卫星、李坤、郝志旺、王焰峰、许璨、聂波、王四海、张小春、帅铭武、刘忠和、刘光明、刘伟、蒋铁球、李强、邹向东、张理等。

    从公元1900年到2000年,我们主要记录了长沙餐饮一百年烟熏火燎的历程。在这一百年里,以长沙为主要发源地的湘菜遇到两次鼎盛的发展期:第一次是1937年之前的数十年间,长沙兴起的官府湘菜向全国餐饮市场传播,组庵湘菜横空出世,把湘菜的发展推向颠峰;第二次是经过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湘菜七爹”等人将积蓄能量的传输,湘菜有了创新的基础,使1990年后,湘菜实现全面复兴。湘菜出湘、湘菜出海成为现实,“湘”行天下,大幕正启,长沙餐饮的篇章没有尾声。

蛏干席 毛泽东惟一点评的民宴

范命辉

    堂帮的快速发展带动了湘菜的创新和地方乡土特色菜的进城。

    清末民初以来,一种名为蛏干席的民间宴席在长沙、湘潭等湖南中心城市和广大农村流行。蛏干席,又叫蛋糕席。1927年3月,毛泽东同志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把它称之为“一种并不丰盛的席面”。他在报告中还这样写道:“湘乡二都有一家讨媳妇,用了蛋糕席。”这是毛泽东同志在其著作中惟一提到的传统湘菜筵席。

    当年,俗名蛋糕席的蛏干席,由十大碗菜组成,席上一般用六寸的蓝花瓷碗。第一碗大菜为蛏干肉丸蛋卷杂烩。由肉丸子、面粉蛋卷、红萝卜丝扣碗,上面扣以入味的蛏干整齐拼摆而成。随后上肉丝煨笋丝。一般把刚杀出来的腿子肉切丝放入瓦罐中焖烂,笋丝沉底,肉丝盖顶,鲜香嫩脆。接连是“三大扣”上席,扣鸡、扣羊肉、扣肚片。“三大扣”的主料并不全是鸡肉、羊肉和肚片,而是把鸡肉、羊肉、肚片扣在菜面上,另有他料作底。扣鸡,一般以干菌子作底蒸扣而成。扣羊肉,一般用红白萝卜垫底。扣肚片,则用红枣糯米饭作底。虽然主料用料不足额,但好看好吃。第六碗一般是扣肉或砖子肉。肉一般用五花肉,扣肉辅以酸菜或坛子辣椒蒸成;或配蒜子烧成,称砖子肉,味厚肉香。第七碗一般上鱼。或蒸整鲜鱼,或干煎整咸鱼。第八碗一般为汤,或墨鱼炖肉,或三鲜汤,用猪肝、肉片、冬苋菜(夏天为白瓜)开汤,或为和菜:用萝卜丝、豆皮丝、香菇丝、白菜梗丝烩成。最后两碗为时令小菜。因为头菜上有蛏干,所以称之为蛏干席。也因为头菜中有蛋卷丸子,又称之为蛋糕席。据当时的县志记载,清咸丰年间湖南人生活极为淳朴,席不过八碗,味止于三牲(鱼、肉、蛋)。


作者:文/范命辉 图/徐晖铭

上一篇文章:好吃的油豆腐要汆水
下一篇文章:长沙鸭食代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16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71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35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42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51]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333]
· 新长沙 新联话[15777]
· 出味的长沙话[22596]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156]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356]
 
· 大闸蟹挥螯,夹住我的舌头…[4211]
· 谭兆元们应去开私房菜馆[4036]
· 扣肉与红烧肉,今夏齐齐玩…[3944]
· 一碗滚汤,与酷暑斗法[2801]
· 贬官贾谊:在长沙错失的鵩…[2674]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