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悠悠湘情 >> 正文
“京漂一族”的乡愁       
“京漂一族”的乡愁
——胡曾《寒食都门作》新赏
[ 作者:李元洛 | 转贴自:星辰在线 | 点击数:3554 | 更新时间:2008/2/24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8-02-17

 
    如此以乐景写哀,当然更是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于是诗人不禁凄然泪下,怀念南方的故乡:“谁念都门两行泪,故园寥落在长沙。”

    首善之区的北京,是中国的政治、经济乃至文化的中心,许多在文学艺术方面有一技之长或力图于此脱颖而出的年轻人,就像溪流之奔赴大海,他们从地北天南东疆西域奔赴北京,想在那里开拓一片扬名立万至少是安身立命的天地。但是,他们往往没有固定的单位,因“长安居,大不易”而又往往居无定所,所以自称也他称“京漂一族”,有如水上的浮萍。

    其实,“京漂一族”古已有之。古代士人为了求取功名,常常聚集和漂泊在京城。唐代的李白一生至少是三入长安,杜甫也说自己“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而晚唐的湘人兼诗人的胡曾,也曾经有过这种同是京城沦落人的经历。

    胡曾,元人辛文房的《唐才子传》说他是“长沙人也”,《全唐诗》则说他是“邵阳(今湖南邵阳)人”。其生卒年不详,生活与创作主要是在唐代末年的咸通、乾符年间。胡曾年轻时旅居长安,两次参加以诗赋为主考内容的进士科举却名落孙山,他当然心情郁闷,作有《下第》一诗:“翰苑何时休嫁女,文昌早晚罢生儿。上林新桂年年发,不许平人折一枝。”对于布衣胡曾而言,“诗人”是他惟一可以笑傲江湖的身份证,因为唐代诗风大盛,社会对诗与诗人相当尊重,不像现在文学退居社会的边缘,诗歌更退居边缘的边缘。胡曾不仅以诗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牢愁,也以诗抒写自己怀乡念远的乡愁,即题为《寒食都门作》的那一首:

    二年寒食住京华,寓目春风万万家。
    金络马衔原上草,玉颜人折路傍花。
    轩车竞出红尘合,冠盖争回白日斜。
    谁念都门两行泪,故园寥落在长沙。

    从《诗经·下雅·采薇》篇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开始,历代诗人对乡愁吟咏不绝,以致“乡愁”成了中国文学的一个母题,而台湾诗人余光中,还直接以《乡愁》作为他一首名诗的题目。胡曾的诗,则是从失意的“京漂一族”的角度,对古老的乡愁作了新颖的表现。

    正月至二月,是唐代科举的放榜之日,放榜之后不久,便是寒食与清明。及第者照例高头大马去曲江池游宴,意气风发去慈恩寺塔(今大雁塔)留念题名。孟郊与贾岛的诗风被韩愈称为“郊寒岛瘦”但孟郊46岁进士及第后写的《登科后》,却一点也不寒酸:“昔日龌龊不足夸, 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而写过名篇《省试湘灵鼓瑟》的钱起呢?他的《长安落第》则一片悲凉:“花繁柳暗九门深,对饮悲歌泪满襟。数日莺花皆落羽,一回春至一伤心。”胡曾旅居京华已两度暑往寒来,而且又两次落第无名于黄金榜上,京城春风万家,自己孤独憔悴,何况又逢倍加思亲的佳节,异乡异客,情何以堪?更何况眼见熙熙攘攘的男女游人从东游原上踏青折花归来,而那些刚刚及第的新进士们曲江饮宴雁塔题名之后,在回城的路上更是高车宝马神采飞扬?如此以乐景写哀,以他人之乐景写自己的哀情,当然更是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于是诗人不禁凄然泪下,怀念南方的故乡:“谁念都门两行泪,故园寥落在长沙。”

    唐代杰出的诗人辈出,传世的佳作如星河灿烂,胡曾出生于晚唐,未及赶上唐诗如日中天的时代,处于夕阳西下的尾声,但他在唐代诗史中仍然有属于自己的牌位,因为他顶戴的是“咏史诗人”的冠冕。李白、杜甫、李商隐、杜牧等诗人写了许多咏史诗,佳作虽多却并无系统,直至晚唐,才有胡曾、汪遵、周昙、孙元晏四人专写以诗咏史的系统化的咏史诗,有如今日商业中的专卖店,其中又以胡曾的成就最高,影响及于后世。《全唐诗》收胡曾咏史七绝150首,均以地名为题,写湖南的有八首之多,当时就有人为之作注,明代有的农村蒙馆先生以它作为教材,而《大宋宣和遗事》、《三国演义》也多次“有诗为证”地引用其中的作品。可见人要有一技之长,作家何尝不是如此?

    “江上南风起白蘋,长沙城郭异咸秦。故乡犹自嫌卑湿,何况当时赋鵩人”(《长沙》),这是写贬谪长沙的贾谊;“襄王不用直臣筹,放逐南来泽国秋。自向波间丧鱼腹,楚人徒倚济以舟”(《汨罗》),这是咏怀沙沉江的屈原,均堪称可圈可点。如此诗才如此命,两次应试而不第,我真想对这位乡梓前辈写封问慰信,然而欲说还休,因为他已经无法收到了。

上一篇文章:爱米粉爱长沙
下一篇文章:抱愧长沙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7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0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49]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13]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16]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26]
· 新长沙 新联话[15862]
· 出味的长沙话[2271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32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94]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76]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808]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5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51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817]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雨梦』于2008/5/12 21:09:37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路傍花:“傍”有阴平及去声的读音,按律此处该读平声,作临近解,如傍晚;傍其它词组均读去声,如依山傍水,依傍,倚傍,偎傍等。但都不好解释此句诗,猜想应为“旁”之误,不知哪位古人误笔,致一讹至今?
        楚人徒倚济以舟,“以”当作“川”;
        “东游原”应作“乐游原”。
                                        潭州傅雨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