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湖湘人文 >> 方言俚语 >> [专题]长沙话旧 >> 正文
出味的长沙话   
出味的长沙话
[ 作者:袁庆述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21389 | 更新时间:2007-5-9 | 文章录入:admin ]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7-01-01--2007-05-08


    湘音缭绕、楚语云飞,长沙方言,韵味十足。你是长沙人,自然深会其意,如醉如痴;你不是长沙人,只要略通湘语,也会浸润其中,被其圆通、蕴藉、泼辣、幽默所感动,留下深刻的、永不磨灭的印象。长沙有特色的街谈巷语多得很,但时过境迁,慢慢消失的也不在少数,真是太可惜了。有感于此,笔者撰此系列短文,希望我们能一道去寻访,去了解,去欣赏,去记录,去采撷这地方语言森林中的片片绿叶、朵朵红花,让那份温馨的感觉永留我们心间。

戴斗笠打啵——还隔一桥

    谈长沙方言,当然要玩点新意思,这个歇后语你在长沙听过没有。

    □词汇:戴斗笠打啵——还隔一桥

    □释义:(与所设想的事物)相距很远、差得很远。打啵,亲吻;桥,长沙话称算盘上的档位叫“桥”,所谓“隔一桥”,即指两个数不在同一个档位上,如个位数上的“5”和十位数“46”的“4”就隔一桥,故引申出相隔很远的意思。

    □例句:他到单位上来,还连冇好久,就想当科长,那只怕是戴斗笠打啵——还隔一桥咧!

    □附注:清光绪年间徐珂的《清稗类钞·苏州方言》收了“戴仔箬帽亲嘴”,说是“事有阻隔,不能如愿”的意思,与此熟语类似。

喫哒眉毛长三寸

    这个语汇,新长沙人多半会有点陌生。且听分解:

    □词汇:喫哒眉毛长三寸

    □释义:形容食物很脏。

    □例句:咯菜邋遢死哒的,喫哒眉毛长三咧!/多乐街那家餐馆的家伙,那喫得哎?喫哒眉毛长三寸咧!

    □附注:旧长沙有以垃圾做肥料的习俗,垃圾越脏越臭则养分越足,越能使植物成长。能使眉毛长三寸,极言其脏。

真正爱死个人

    “爱人”不只是指代自家屋里的堂客(妻子)呢。在长沙方言中,爱人,有时就作谓词结构用。在长沙,“爱人”一词,最常听到的一句街谈巷语是“真正爱死个人”,长沙人浓烈的爱恨之情,于此要死要活中,可见一斑。析词于下:

    □词汇:爱人(也说“爱人子”)

    □释义:逗人喜爱、使人喜爱。

    □例句:咯点菜长得几多爱人啰!/你那媳妇哎,一讲起话来酒窝子是咯扯,不晓得爱死好多人咧!(长沙传统花鼓戏《徐瞎子闹店》)/毛毛会爬会笑,爱死个人(极端逗人喜爱)咧!

    益阳传统花鼓戏《游春》也有:“哎呀我的贤干妈娘,那相公生得实爱人。”

    □附注:益阳在清朝属旧长沙府十二属县之一,其花鼓戏也以长沙官话为统一的舞台语言。“爱人子”意思相同,但中间不能插入其他成分。

 “碰哒鬼”的严重后果 

    □熟语:“碰哒鬼”   

    □释义:“碰哒鬼”,指遇见了鬼。遇见了鬼,会出现三种后果:一、“碰哒鬼”,当然就会有不合常理的事发生;遇见了鬼,当然就会做出不合常理或糊涂之事;既然不合常理、糊涂,当“碰哒鬼”独立成句时,实际就是否定对方的意见或做法。

    当然,世间本无鬼,所谓“碰哒鬼”,应当反过来讲,正是因为发生了正常状况下不应发生的事;做了糊涂、不合常理的事等等,这才要“咒骂”一声,“咯就真的是‘碰哒鬼’啦,呸啾”。

    □例句:我今天真的是“碰哒鬼”咧,搭汽车坐得位子高头(上面)还把手机扒嘎哒。/你咯是“碰哒鬼”噻,三只馒头何解为什么收嘎你三块钱啰?/银心:“门外高声吼,圞心(心脏)冲出口,打开门来看,哦!原来是只狗!”四九:“‘碰哒鬼’咧,是个人哒!”(长沙传统花鼓戏《山伯访友》)/‘碰哒你的鬼’呗,哪里有咯号路(这样的事)啰?/你要休掉我呀,碰哒你屋里几十代的鬼哟!(长沙传统花鼓戏《芦花记》)

    □附注:在长沙话中,另有三个熟语,即“ 碰哒亲戚” 、“鬼寻哒”、“起早哒” ,语义与“碰哒鬼”相同。并且这三个熟语,应当是从“碰哒鬼”这一熟语的意思中引申而来。

    □熟语:“碰哒亲戚”

    □释义:“碰哒亲戚”实际上是“碰哒鬼”的变体。长沙老一辈人讳言“鬼”,遇到“鬼”字说“浸老倌”, 而长沙话“浸”与“亲家”的“亲”同音,故由“浸老倌”衍化为“亲家”,再推演为“亲戚”。

    □例句:“碰哒亲戚呗”,大学生写只咯号(这样的)报告还写不好!/“碰哒你的亲戚”咧,你才讲的话冇咯(难道)就不作数哒哎?

    □熟语:“鬼寻哒”

    □释义: “碰哒鬼”和“鬼寻哒”是分别从人和鬼这两个主体来说的,前者的主语是人,宾语“鬼”已在熟语中出现,后者的主语是鬼,宾语“人”未出现,所以前者不能带宾语,而后者可带宾语,像“鬼寻哒”后的第三、四例就带了宾语“你”和“他”。

    □例句:我过硬跟得“鬼寻哒”一样咧,就信哒他的话唻,被他辵(撮)骗嘎两万块钱。/你“鬼寻哒”呗,咯易得(容易的)题目都答错哒!/怕莫是“鬼寻哒”你啵,哪里有咯号事啰?/“鬼寻哒”他咧,搞些咯号冇屁眼的路(不好收场的事)!

    □熟语:“起早哒”

    □释义:“起早哒”是“起早了床,出门很早”的意思。民间俗以为,鬼只能在晚上才能到阳间来活动,只要公鸡一叫,鬼就要回到阴间去,而“起床早,出门早”,鸡未叫、天未亮,于是就会“碰哒鬼”,于是发生了后来列举的一系列反常的事,长沙现代花鼓戏《真的对不住》有:“哎呀,今天硬起早啦,碰了鬼!你看,叫鸡公(公鸡)也被野猫子咬去啦,肚子也饿啦,人也走累啦,路也走错啦,走来走去,不晓得走到什么地方来啦”,说的就是这种情况。熟语“起早哒”就是由此引申而来的。

    □例句:今天怕莫是起早哒,一到菜场里就把荷包(钱包)扒嘎哒!/我怕你是起早哒咧,你绊(摔)哒脚,怪我做么子啰,我又冇挨你!/起早哒呗,找络壳(麻烦)找到我咯里(这里)来哒!

喫饭·呷茶

    “喫”、“吃”、“呷”,三个字历史都很悠久,就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材料,“吃”和“呷”至少在西汉的书中就已出现,而“喫”字在《世说新语》中已使用,此书是南朝宋人刘义庆编撰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喫”的本义是“食”、“饮”。而“吃”的本义是“说话结巴”(据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

    但因为,“吃”与“喫”的古音相近,很早就可通用,西汉贾谊的《新书·卷七》“越王之穷,至乎吃山草(越王走投无路的时候,到了以山草为食物的境地)”,就是借“吃”来代替“喫”的。以后这种借用一直保持下来,汉字简化之后,更将“吃”当成“喫”的简化字,两个字就没有区别了,但有的字典上还注明,“吃”表示“口吃”的时候,旧读为“ji  阴平”。

    而长沙目前用得很多的“呷”字,《说文解字》的解释为“吸呷也”,根据清代段玉裁的解释,古书上“呷”字只作为一个记音的符号,构成“翕呷(衣服张展开)”、“呀呷(波浪一浪盖过一浪的样子)”、“喤呷(声音嘈杂)”三个双音词,构成双音词的两个字不能拆开解释,所以“呷”字不能单独使用,其读音为“xia  阳平”。

    老长沙人,平常讲话交谈,“吃饭”的“吃”,读“qia 入声”,这是白读音(平常讲话时的读音);而如果是课堂上用长沙话朗读,“吃饭”的“吃”则要读“qi 入声”,这是文读音(读书或正式场合下的读音)。比如:长沙传统花鼓戏《南庄收租》有“你们有谷的人家,五荒六月有谷搬仓,唉,可怜我们种田的,镰刀上了壁,作田的没饭吃,哪里有谷熬酒”,剧中所用的熟语“禾镰子上壁,冒得饭吃”,就有两种读法:第一种读法,是以“吃”的文读音(读书等正式场合的读音)与“壁(bi 入声)”押韵,韵母和声调都相同;第二种读法,是以“吃”的白读音(平常讲话的读音)与“壁”押韵。注意,“壁”的读音也很特殊,读成“bia 入声”,这是长沙近郊农民的一种读法。长沙市区的人一般只说第一种形式(bi 入声)。江西萍乡方言也有此熟语,说成“禾镰一上壁,屋里冒饭吃”,“壁 bia”、“ 吃 qia”押韵,但两字都读阴平,与长沙方言声调有异。

    “吃”的文读音“qi 入声”,实际是它的古音,但它的广泛流传,里面可能还包含着一个历史并不太久远的误会。1949年长沙和平解放,北方口音随南下的解放军大量进入长沙,很多长沙人误以为这就是北方话的读法,都纷纷效仿,成为当时口语中一种很时髦的读音。所以,直至现在,长沙市文化水平不高的老人和市郊的一些农民,在他认为是比较正式的场合下,仍会将“吃饭”的“吃”说成“qi 入声”的。

    我们为了从形式上区分文白二读,结合意义方面的考虑,故将文读音写成“吃”(qi 入声)、白读音写成“喫”(qia 入声)。

    最近这一二十年,长沙本土有些人借用“呷”字来记录长沙话“吃”的白读音“喫”(qia 入声)。此字的形旁为“口”,表示与吃东西有关;声旁为“甲”,其读音与“吃”的白读音只有不送气和送气的区别,故用它来记录“吃”的白读音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常用的字典中“呷”除了作为象声词“嘎”音外,只有一个义项:即:〈方〉喝;例句:呷了一口茶。读“xia 阳平”。目前,“呷”尚无“qia 入声”的读法。

童谣留声

   以前的细伢子,要呷点零食不容易,要穿件新衣也困难,也冇得么子玩具,条件根本不能跟如今比,但感觉同样幸福。为什么咧?感觉好,就一切都好噻!举几首那时候的童谣,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用长沙话读起来过硬会有点亲切感,即使是新长沙人,从童谣中也不难找到长沙话的出味之处。

    熟语:歉呷冇呷,歉得谗滴滴。

   释义:想吃而吃不到,馋得口水直流。一般是有零食吃的小孩拿着零食馋另外的小孩时所唱。歉呷(音qia 入声),很想吃;谗,口水;滴(音dia 入声),往外流。

   附注:南朝顾野王《玉篇》:“歉,食不饱也(吃饭没吃饱)。”由此引申出对某种事物有欲望、有要求的意思。

    熟语:羞羞羞,刮猪油,熬白菜,放酱油。

   释义:这是看到自己认为是值得羞耻的事(如哭泣、贪吃、男孩子和女孩子一起玩耍等)时唱的,伴着唱的节奏,还要用食指在脸部一下一下地不停地刮,以示羞辱。熬,炒。那时认为酱油是奢侈品,炒白菜放酱油太浪费,很超出了一般人的生活水平。

    熟语:哭脸巴,油菜花,打烂罐子要锅巴。锅巴冇熟,哭一上昼;锅巴熟哒,哭足哒。
释义:这是嘲笑小孩哭泣的话。长沙人以前习惯于用瓦罐在柴灶中煨饭给小孩子吃,认为这种饭营养最好,所以瓦罐打烂了以后就没有锅巴了。哭脸巴,哭脸的小孩,带有嘲笑的口气;上昼,上午。

   附注:前三句巴、花、巴押韵;后三句熟、昼、足同为入声,押韵。

    熟语:穿新衣,打三下,保证回去不挨骂。

   释义:以前,人们生活水平低,家境一般的,逢年过节小孩才有新衣穿,故十分爱惜,玩耍时也显得十分拘束。遇到此种情况,其他小伙伴便会一边念此童谣,一边在他身上拍三下,意思是要他放心大胆地玩耍,即使衣服弄脏弄破了,也不会受到父母的责罚。

寻找失去的童年长沙话

    语言是一江活水,方言里的熟语就像一尾尾鱼,一些新鱼正成批游到我们的生活中,另一批鱼不适应变化的生态环境,或者被捕捞,渐渐灭绝。从你童年歌谣的记忆,你能回忆起那些消失的出味的长沙话吗?

    熟语:狗打屁,生牛利,牛利不开花,打屁就是他。

    释义:有人在人群中打屁但不承认,孩子们便一边拍手一边念此童谣,念完以后便用手指向自己猜测的某人。只用于儿童当中。

    注释:牛利,植物名,具体所指不清楚。

    分析:打屁,在当前时代,已觉粗俚。当前小孩游戏的方式,已几乎全盘颠覆更新,此类熟语注定将从长沙方言语汇体系中删除。

    熟语:轿姑记,记姑轿,新娘子哎,莫屙尿。

    释义:姑记、记姑,都是象声词,模拟抬轿子时轿杠和轿厢摩擦的声音。此童谣一般在两种场合下使用:一是昔日看到新娘子出来的时候,无论坐轿与否,小孩都会追上去大声念此童谣,娶亲之家一般会散发一些糖果给他们;二是小孩玩过家家、娶亲游戏的时候,由两人双手重叠交叉做轿子,一小女孩跨坐在上面,做新娘,一边抬着走,一边念此童谣。

    分析:屙尿,同上面熟语“打屁”,均为当前避讳的粗俚语汇。但此类已经消亡的歌谣却真实地记录相当长一个时期童真的无瑕、天真与质朴。

    熟语:大脑壳,细文身,鸡把子脚,冇良心。

    释义:文身,身材,身体;鸡把子脚,脚像鸡腿,形容其小。这是小孩相骂时辱骂对方的话。因为昔日物质条件匮乏,一些小孩未发育充分,一般都是脑袋显得较大,身材腿部显得较小,所以此童谣在一定历史阶段基本可适用于长沙街巷市井中的任何小孩。

    分析:“良心”之说,亦深入浸润儿童社会。更荒唐的是此童谣反映了一种由生理攻击,而上升至“良心”(品德品质)拷问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宏大语境。

    熟语:捡的买的,捡哒我崽的。

    释义:拾到的东西就如同买来的东西,也如同从我儿子那里拿来的。捡,拾到。多用于甲儿童拾到乙儿童遗失的东西,乙向甲讨还而甲不肯归还时。

    例句:“咯是我的图书(小人书),跌得操坪(操场)里的,还把我!”“冇得那好咧,捡的买的,捡哒我崽的!”

    附注:这种思想在民间极为流行,长沙花鼓戏《失银捡金》中就有“捡的捡的,金子银子赎不转的”,反映的想法和此熟语完全相同。当前语境之下,像如此一类不加掩饰而赤裸地将不应得利益据为己有,已有一定法律约束。此条童谣俗语亦将消失。

到长沙方言中“拔”萝卜

    以前的长沙,天气比如今冷得多,过阳历年的时候,就经常天寒地冻。

    老话讲,“凌杠子响,萝卜长”,萝卜一多,与萝卜有关的长沙熟语自然也就有蛮多,下面略举几条。

     熟语:萝卜菜上哒街,药铺里取招牌;萝卜菜进肚,郎中先生无路

     释义:这是形容萝卜菜既有营养,又有治病功效的话。取招牌,因无人买药而不做生意了;进肚,吃下去;路,事情。肚、路都读阳去,押韵。

     附注:武汉方言说成“萝卜上了街,药铺里无买卖”。

     熟语:冬喫萝卜夏喫姜,不劳郎中开药方;上床萝卜下床姜,不用郎中开单方;呷萝卜,喝热茶,郎中改行拿钉耙

     释义:萝卜和姜都有药用功效,按季节和时间分别食用,可起预防疾病的作用。这是长沙民间的养生谚语。劳,烦劳;郎中,医生,一般指中医;上床,指晚上;下床,指早晨;单方,原指民间偏方(一般只用一味或少数几味药),此处指一般的药方;拿钉耙,喻指种地。

    附注:清代杜文澜的《古谣谚》卷38引金代李杲的《用药法象》中说,“俗语云:上床萝卜下床姜。姜能开胃,萝卜消食也”;同书卷46引明朝杨慎的《丹铅总录·卷26·琐语类》有“萝卜上场,医者还乡”。长沙话中涉及到萝卜药用价值的熟语很多。

     熟语:萝卜不看灯

     释义:一过了元宵节,萝卜便不好吃了。以前,大田里生长的萝卜,到了正月十五之后便老了,会空心,皮下还会长出一种咬不动的网状硬筋,长沙方言叫"起布",此时有所谓“萝卜萝卜,变成抹布”之语,指这时的萝卜吃起来味道不好了。看灯,特指元宵观灯。

     例句:二月间子哒,何解还买萝卜呷啰?萝卜不看灯,晓得啵?/萝卜不看灯唻,咯萝卜里头尽是布,何什呷得啰?/咯如今大棚菜,“萝卜不看灯”是老一套哒咧,六月间子都呷得!

     熟语:萝卜还要屎窖

     释义:此熟语用反问的口气说出,意思是道理很明显,用不着对方告知、不须对方教训的意思。窖,埋入土中,萝卜播种时,要预先在播种的坑中埋下人畜粪便作底肥。长沙话中,“窖”“教”同音,都读“告”,此处是以“窖”谐“教”。

     例句:咯只路我做嘎一世哒,还要他来讲,萝卜还要屎窖呗?/紧讲(老这样)搞么家伙(做什么)啰,萝卜还要屎窖哎?

     附注:清乾隆年间曹雪芹的《红楼梦》101回写作“大萝卜还用屎浇”,这是因为当时的北京方言中,“浇”“教”同音(或音近)。长沙现代花鼓戏《牧鸭会》中有“南瓜还要子告,萝卜还要屎告”,这是在此熟语的基础上,由编写者自己推衍出来的,一般长沙人口语中是不讲前面那一句的。

      熟语:一只萝卜一只眼

     释义:比喻有固定的限额,不能再增加额外的;有时也比喻在某个岗位,就必须承担某种职责。眼,指栽萝卜的坑。

     例句:要5个会计,正好5个人,一只萝卜一只眼,他来哒何什安排啰?/那车间里就是一只萝卜一只眼噻,塌不得一下场的唻!

        附注:老舍《桃李春风》中有“你们晓得我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人”,此是“实在”、“认真”的意思,与此熟语字面相似但意义完全不同。长沙现代花鼓戏《野鸭洲》有“眼前的拖拉机是一个萝卜一个眼,我到哪里去调”,这是为了方便非湘方言区内的观众理解,而将“只”改成了“个”。

 年俗里的长沙话

   “大人子望插田,细伢子望过年”,细伢子何解望过年呢?过年不要做作业,不要上补习班,有好家伙吃,有新衣服穿,三十夜哈子还有压岁钱,当然好噻!大人子过年,就冇得那好玩哒。长沙旧俗,从阴历二十四起就叫过小年,“有钱无钱,回家过年”,过小年,就是“回家”的日子,如果这时还没到家,家里的老人就会一回一回地念叨起来;屋里当家的堂客们(如今,蛮多优秀的男子汉也参与其中了)也格外忙碌起来,里里外外、灶上灶下,一直忙到大年三十,吃完团年饭,旧年的事情才算做完,自家才歇得一口气。今天是腊月二十六,年过硬来嘎哒咧!

   熟语:有钱莫买年底货,“鹅朗姑”都要三分钱一个

   释义:买年货要趁早,到了年底即将过年的时候,再去买价钱就贵了。“鹅朗姑,”鹅卵石。

   例句:“你咯烟何解涨价哒啰?上个月还只二百三一条啦。”“你不晓得哎,有钱莫买年底货,‘鹅朗姑’都要三分钱一个啦,再过几天还会有涨。”

   附注:清朝潘荣升的《帝京岁时纪胜·十二月》一书讲,到了腊月25日以后,年货“诸物价昂”,“故有‘腊月水土贵三分’之谚”,意思与此类似。不过,当今时代,物质丰盈,年货涨价声已经难闻。

   熟语:三十夜哈子的火,十五夜哈子的灯

   释义:长沙旧俗,除夕之夜要围炉守岁,有钱人家烧炭火,一般人家烧柴块火,无钱的人家要到城外去挖枯树蔸烧火,如果没烧火,家里就有无主的感觉;元宵之夜则要举家出外观赏花灯。三十,指除夕;夜哈子,晚上;十五,指元宵。

   例句:三十夜哈子的火,十五夜哈子的灯啦,不烧堆好火,何什坐得住人着(人怎么能安心坐在这里呢)?/咯堆火烧得几多好啰,三十夜哈子的火,十五夜哈子的灯,明年肯定会发财的咧!

   附注:江西萍乡方言说成“三十夜晡个火,十五夜晡个灯”。

   熟语:守圞岁

   释义:通宵不睡,守一整夜岁。圞,完整的。

   例句:讲是讲守圞岁,其实三点多钟大家就哈都睡嘎哒。

   附注:按理,守岁便是除夕那天通宵不睡以迎接新年的到来,但实际上很少有人这样做,一般守到凌晨两三点钟也就睡了,这里特别强调的是整晚不睡。

倾听春天的长沙话

    年节已过完,春天来了。回想去年冬天过硬$0有蛮暖和,我只记得,有一天太阳大,穿件绳子衣上街,热得我汗直咯“统”,再一看,穿衬衣的伢妹子不晓得好多,跟得六月间子一样。真的是“两春夹一冬,无被暖烘烘”。

    熟语:两春夹一冬,无被暖烘烘

    释义:立春这个节气在春节之前(即阴历一年之内年头年尾共有两个立春),预兆着此年冬天天气暖和,即使没有被子也不会感到寒冷。例句:“今年冬天好暖和咧。”“当然噻,‘两春夹一冬,无被暖烘烘’哩。”

    附注:明朝徐光启的《农政全书》卷11、同时代徐应秋的《玉芝堂谈荟》卷21均收有此语。去年(即逝去的丙戌狗年)就是“两春夹一冬”。丙戌年年头的阴历正月初七(2006年2月4日)立春,丙戌年阴历十二月十七(2007年2月4日)又立春,这一年当中就有两个立春。

    熟语:春来一日,水暖三分沾春三分暖

    释义:过了立春节气以后,地气上升,什么东西都自然带有三分暖气。

    例句:“哎,沟里水冰冷的哩!”“冷么子家伙啰,春来一日,水暖三分咧!”/哪个讲“沾春三分暖”啰,春都立嘎炮把(十来)天哒,一下雨还冷死个人哩!

    太阳一晒,暖风子一吹,昨天还要买块把钱一斤的白菜苔子,今天五角钱一斤还冇得人要,咯就叫“春菜如马草”。

    熟语:春菜如马草

    释义:春天的菜像喂马的草一样不值钱。

    例句:“今天叶子菜何什咯便宜啰?”“春菜如马草噻!”

    附注:以前的长沙,春天遇上气候温暖,蔬菜疯长的时候,价钱极其便宜。公家的菜店里白菜苔子1角钱买5斤,有时甚至堆在外边,随哪个去捡。

    春天在哪里?春天在帅哥靓妹的衣服上!不信啵?只要出太阳,穿裙子衬衣的红男绿女打街(满街)都是,当然,也有穿绳子衣、穿棉袄、还在过冬天的,那就是我们咯号婆婆老老,因为“二四八月乱穿衣”。

    熟语:二四八月乱穿衣

    释义:长沙的气候,阴历二月份(由冬入春)、四月份(由春入夏)、八月份(由秋入冬)的天气变化不定,人们穿衣的厚薄没有一定之规,所以叫“乱穿衣”。

    例句:“穿么子裙子啰,太早哒点嘎子呗?”“冇事咧,我又不冷,二四八月乱穿衣哩。”

    附注:江西萍乡方言也有此熟语。

    讲是讲天气暖和哒,但是皮肤的护理也跟得(如同)冬天一样,放松不得咧。口袋里“米米”多的,至少要买点么子雅芳哎,甚至那号讲不清白名字的欧莱雅、碧欧泉、蓝蔻一类的外国家伙搽下子;钱少的,至少也要买点蛇油膏抹得脸上,我就是咯样搞的。春天的风吹得脸上厉害啦,春风如锉刺咧。

    熟语:春风如锉刺

    释义:形容南方的春风很厉害,如锉刀上的利刺一般,很容易使人的皮肤干裂。

    例句:春风如锉刺咧,一天冒搽油,脸上过硬干得痛。/你看啰,咯脸上起哒壳咧,真的是春风如锉刺啦。

    春天是耕种的季节,也是恋爱的季节,到哒年纪的伢妹子要抓紧!“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晓得是哪个讲的不啰?唐朝人讲的!长沙人讲话冇现得咯文掉掉的,话不同意思同咧!

    熟语:误哒一季春,十年扯不抻

    释义:农谚,耽误了一年春季的农事,即使十年的时间也弥补不了这个损失;泛指失去了最好的时机,以后很长的时间都弥补不上,多指婚姻方面。扯不抻,这里是赔不起、弥补不了的意思。

    例句:秧少哒还不快点去借,误哒一季春,十年扯不抻咧!/二十六七哒,谈也谈得哒噻,误哒一季春,十年扯不抻,再过得两年,就难得找哒咧!

    附注:《集韵·真韵》说:“抻,申也(伸展开);引戾也(朝相反的方向牵引)。”熟语是由它的前一义引申出平整义,再引申出顺畅、顺利之类的意思。

    长沙话里的夫妻二人世界夫妻二人世界的关系是门艺术,下面咯些话,反映了长沙夫妻二人世界的生活。

    熟语:外头一铺好罾,屋里一只好篓.

    释义:外面有一张好网捕鱼,家里有一只好鱼篓装鱼。喻指丈夫会挣钱,妻子会节约存钱。铺,量词,表鱼网的量;罾,一种捕鱼的网。

    例句:他外头一铺好罾,屋里一只好篓,外头会赚钱,里头会理财,夫妻同心,何里不发财咧?

    要讨堂客的喜欢,听哒下头咯句话啰!

    熟语:泥鳅听摸,堂客们听呵

    释义:泥鳅只能用摸的办法才能抓到,女人只有用甜言蜜语哄着才能使她高兴。泥鳅,鳅鱼,身上有黏液,很滑溜;听,用某种方法使之服从;呵,用动听的话讨好对方。

    例句:泥鳅听摸,堂客们听呵啦,你回去多讲几句好话,你堂客就会同意噻!/你何什跟堂客对哒搞咧?泥鳅听摸,堂客们听呵,多讲得几句好话,不么子问题都冇得哒。

    评点:只要话讲得好,堂客们多做点、呷点亏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不晓得咯些男人家何什咯蠢,舌子打个滚,咯又不失(音设)本。

    熟语:爷亲娘亲,堂客是圞心

    释义:妻子是男人最亲近的人。圞心,心脏,喻指最心爱的人。

    例句:“咯只家伙只记得跟堂客买,连冇想哒要跟爷娘买样把东西。”“么子人一句言噻,爷亲娘亲,堂客是圞心啦!”

    评点:这是带调侃意味的话,调侃之中就带有不以为然的意思。对堂客要好,对爷娘也要好;对堂客好的日子长得很,对爷娘好的日子过一天就少一天了。屋里最要不得的就是,动不动就嫌弃自家的堂客不好、自家的男人不行,真的跟你斢(音调,换)一个试下看啰,含哒是块骨头,吐嘎是坨肉咧!

    熟语:崽是自家的好,堂客是别个的好 人家的堂客,自家的猪 崽是自家的好,男人是别个的好

    释义:前两句是站在男性角度讲的,男人总是讲自家的儿子比别个好,讲自家喂的猪比别个肥,而自家的妻子比不上别个;后一句是站在女性角度讲的,女人喜欢自己的儿子,嫌弃自己的丈夫。男人,特指丈夫。

    例句:你认为别个的堂客或男人好,真的好不好啰,那只有他们自家才晓得;就是真的好,适合你不啰?那就只有天晓得哒!

    熟语:裁就的衣,配就的妻

    释义:这句熟语,就思想性上来说,有所争议,因为带了姻缘天定的意思,但同时也是民间思想的一种反映。这句话的意思是,衣服是特地为你裁好的(肯定合身),妻子是根据你的情况由上天选配给你的(最为合适)。

    例句:你看啰,小王伢子懒得要死,屋里的路四手不伸,讨哒(娶了)桂妹子,几多勤快啰,裁就的衣,配就的妻,过硬冇讲错一点咧!

    评点:“裁就的衣,配就的妻”,这是站在男性角度说的话,重点在后一句,带有姻缘天定,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妻。不过,现在的男女婚配,早已是自由恋爱,男女双方自觉自愿,“裁就的衣,配就的妻”,两人既然在一起,就该两人同心。

    熟语:一皮黄菜叶子搭皮青菜叶子

    释义:喻指一个差的搭配一个好的,一般只用于男女婚配方面。皮,量词,片;搭,搭配。

    例句:“咯是我们背哒讲(暗地里说),小黄伢子咯勤快,讨哒刘妹子,懒得死,过硬吃哒亏咧!”“一皮黄菜叶子搭皮青菜叶子噻,伢子勤快,妹子再一勤快,那还下得地哎?”/一皮黄菜叶子搭皮青菜叶子啦,我屋里堂客咯能干,是皮青菜叶子,我就算是搭帮她的啦。

    评点:鞋子好不好,只有脚晓得。你认为不合适,他还觉得蛮好咧。

长沙话里的“当牛作马”

    马和牛,六畜中排在第一、二位,和人最亲近,长沙话里头,马和牛自然经常挂得嘴巴高头。

    从长沙话中可看到长沙对待牛和马的态度,可能因长沙牛多马少,物以稀为贵,所以,在长沙人眼睛里,与马有关的事,都比较高级。听啰:

    熟语:骑马冒碰到亲家,骑牛就碰哒亲家

    释义:喻指风光的时候没有被熟人看到,倒霉的时候就偏偏被熟人看到了。

    例句:真的是骑马冒碰到亲家,骑牛就碰哒亲家咧,有钱的时候从冒碰到过同学,咯如今背嘎哒时(倒了霉),一出门就看见同学哒。

    附注:此语历史悠久,明朝罗懋登《三宝太监西洋记通俗演义》29回就有,写作“骑马不撞着亲家公,骑牛便就撞着亲家公”。

    熟语:打马牌子

    释义:假冒某种名义欺瞒他人。马牌子,有名气的人、有来头的话等。

    例句:你莫打马牌子,刘主任根本不晓得咯件事。/你今天打咯个的马牌子,明天打那个的马牌子,你怕别个不晓得啵?

    熟语:买得起马就买得起鞍

    释义:喻指既然出得起一笔大钱,就不会在乎再为此而花少量的钱。有时也可灵活使用,用否定加反问的方式表示肯定的意思。

    例句:买得起马就买得起鞍噻,汽车都买哒,还靠哒安音响的咯几千块钱哎?/你买得起马,冒咯买不起鞍哎?大钱都花嘎哒,咯千把块钱算么家伙啰?

    长沙地区牛多,与牛有关的话就多,请看下面———

    熟语:牛大压不死虱婆

    释义:喻指大有大的弱点,也有它做不到的事。虱婆,虱子。

    例句:厂子大有么子了不起啰,牛大压不死虱婆,我们咯号细厂子也有它的优势咧!

    熟语:看牛伢子赔牛不起

    释义:看牛的牧童丢了牛没有能力赔偿。喻指工作中出了差错造成损失,但具体责任人没有能力赔偿。带有为具体责任人开脱的口气。

    例句:厂房是他烧电焊引燃烧嘎的不错,看牛伢子赔牛不起,你总不能杀嘎他噻!/车子是我撞坏的,我承认,我是跟老板开车的,看牛伢子赔牛不起,你看何里搞?

    熟语:日里惟愿牛打架,夜里惟愿火烧天

    释义:喻指总是希望情况混乱。经常用在不安分守纪的人身上。惟愿,只希望。

    例句:他哎,日里惟愿牛打架,夜里惟愿火烧天,你莫跟他搞得一团!

    熟语:三担牛屎六箢箕

    释义:形容不花言巧语,实打实的。

    例句:我蔡黑鱼只晓得三担牛屎六箢箕,看起鸭子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帮人家耕田。(长沙现代花鼓戏《牧鸭会》)/我冒得文化,只晓得三担牛屎六箢箕,好就讲好,不好就讲不好。

    熟语:一只牛也是看,两只牛也是看

    释义:喻指顺便做几件同类型的事,并不需要额外过多的付出。

    例句:“听说你班上有好多人听野课(非本校学生未交费听课)啦!”“那么子关系啰,反正一只牛也是看,两只牛也是看,我又不要额外讲一道(一次)!”/“你帮崽带人,妹子只怕会有意见咧?”“冒问题呢,一只牛也是看,两只牛也是看,喊她把外孙也送到我咯里来,我一路一起带噻!”

    其实,马是骑的,牛是犁田的,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长沙人有时也是咯样看的:

    熟语:无牛捉哒马耕田抓哒黄牛做马骑

    释义:两句意思一样,都是说没有合适的人选,只好临时找个并不太合适的人来顶替。用在自己身上,是表示谦虚。有意思的是,前句是抬牛压马,后句是抬马压牛。

    例句:我做得么子主任啰,还不是无牛捉哒马耕田(抓哒黄牛做马骑)噻!/要他去咧,咯也是抓哒黄牛做马骑(无牛捉哒马耕田),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哒。

    附注:周立波《山乡巨变》写作“无牛捉了马耕田”、马忆湘《朝阳花》写作“拿了黄牛当马骑”,都略有改动,这是为了使非湘语区的读者容易理解。今江西萍乡方言说成“无牛捉到马耕田”,有的方言说成“抓哒骡子做马骑”。

虫头蚂蚁入话来

    长沙人喊一些小昆虫做虫头蚂蚁,有时候喊溜哒嘴,么子细鱼崽子、细鸟崽子,都算得虫头蚂蚁里头了。

    以前,穷,就是长沙城里,也跟乡里差不蛮远,马路边头,塘哎,土堆子哎,空坪哎,虫头蚂蚁到处都是,多得巧,所以讲话的时候,打常扯到身边咯些家伙。讲几条啰,只怕好多年轻人听都冒听见过咧。

    熟语:蚂蝗听水响 蚂蝗听不得水响

    释义:原指蚂蝗听到人搅动水的声音,就会游过来叮人;引申指听到对自己有利的消息或动静就会马上采取行动。

    例句:蚂蝗听水响啦,只要你下水,它就会爬到脚上来的。/他哎,蚂蝗听水响,只要有好路(有利可图的事),一窜就来嘎哒!/那过硬是蚂蝗听不得水响咧,一讲上街,几个孙伢子就都跟哒来嘎哒。

    附注:此两种说法意义相同,今江西于都方言有前种说法。

    熟语:蛤蟆子不咬人,嘈人

    释义:喻指虽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能使被影响者感觉不舒服。蛤蟆(读ɡámá)子,青蛙;嘈,使人感觉得很吵闹。

    例句:咯多人你一嘴我一嘴,我怕是不怕,就是蛤蟆子不咬人,嘈人噻!/大家轮流去,一天一个,蛤蟆子不咬人,嘈人,他也莫想过好日子。

    熟语:鳑鮍子都要过一刀

    释义:喻指无论何等细小的事都要经过这道手续或关卡。鳑鮍子,一种个头极小的鱼,也叫鳑鮍、鳑鮍石。

    例句:咯回是彻底清查,鳑鮍子都要过一刀,么子问题都要查出来!/清账的时候大家仔细点,鳑鮍子都要过一刀,莫漏嘎么子线索哒!

    附注:长沙人吃鱼,一般只有大鱼才用刀剖开腹部清洗,而鳑鮍子之类的小鱼则不用刀剖,只用手将其肚肠等脏东西从肛门挤出,连此类小鱼都要用刀剖开,可见清洗的细致。长沙现代花鼓戏《翻身的日子》有“你知道吗?改了地主改富农,改了富农改中农,连旁边子鱼都要过一刀”,此“旁边子鱼”即“鳑鮍子”。

鸡鸭小心

    昔日长沙熟语,鸡与鸭出现的频率较高,甚至连野鸡也会在熟语中出现。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鸡与鸭所代表的乡村饲养生活方式,已离“大长沙”的都市生活渐行渐远。随着异地方言的入侵,“鸡”和“鸭”另有异样的隐秘身份含义,“鸡”、“鸭”在熟语使用中,也开始“鸡”、“鸭”小心起来。

    熟语:鸡肚里插只鸭

    释义:喻指在同类事物中额外插入一个非同类的事物。多用于形容人。肚里,即里边。

    例句:我一只咯号婆婆子,跟咯些年轻妹子站得一坨(一起),鸡肚里插只鸭,不像呗?

    分析:在“鸡肚里插只鸭”的熟语例句中,过去有人曾拟有这样的例句:“明天跟我们一路玩去不啰?”“我不去咧,你们哈(都)是女的,我一个男的,鸡肚里插只鸭,几多不自在啰!”注意,这样的例句在过去的长沙出现十分正常,也证明,“鸡”和“鸭”在昔日长沙生活中,隐指某种不良身份的含义并不明显。但今天,男女对话如出现这样的例句,显然难以想像,因为“鸡”和“鸭”,在熟语运用中,存在的不言自明的不良身份含义,已广为人知,“鸡肚里插只鸭”,有时就会引发歧义,使人不悦和不满。

    熟语:一只鸭婆子只得一路水

    释义:喻指一个人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情。,鸭子身体左右摇晃着在水中行动的样子。

    例句:一只鸭婆子只得一路水噻,要我管报到,又要我安排住宿,我哪里搞得赢咧?/ 做作业就做作业,又看么子报纸啰,一只鸭婆子只得一路水啰!

    熟语:野鸡乃发哒祖坟

    释义:野鸡将祖坟上的泥土刨开了。喻指因为意外的因素使祖宗显灵,让后代得到极大的好处。带有出乎意料的口气。乃,禽类用爪子刨地。

    例句:他屋里几代冒一个读书的哩,咯回怕莫是野鸡乃发哒祖坟,毛伢子考取哒清华咧!

    附注:长沙有句老话,叫“祖坟开哒坼”。长沙人认为,祖坟上出现裂纹,是祖宗显哒灵,是吉祥的征兆,会保佑后代将取得异乎寻常的成功,像长沙传统花鼓戏《同窗记》中的“昨晚牙床得个美梦,梦见祖坟开坼把头伸,先自想我二伢子会有上进,谁知马家送来大包封”,说的就是这种想法。而这裂纹还是野鸡刨开的,那就更是意外之外的意外了。

上一篇文章:黑鼻子狗伴墙走
下一篇文章:带“冒”的长沙话很出彩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4087]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73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36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38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767]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4304]
· 新长沙 新联话[14698]
· 出味的长沙话[2138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2825]
· 故居门外的长沙[13073]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4088]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3740]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3366]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4387]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376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爱尚爱摄影』于2009-6-11 11:26:14发表评论:
  • 评分:2分
        偶不是长沙的
    这么高深的方言真的听不懂

  • 游客『卓著』于2008-6-29 10:32:44发表评论:
  • 评分:4分
        复杂~
    有点乱..


  • 会员『劳白沙』于2008-6-22 22:29:31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路过,打酱油

  • 游客『雨梦』于2008-4-18 22:13:00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四川人说话爱称“老子”。如“我不知道”说成“咯老子找不到”。长沙人说话爱加“伢咧”,“我不知道”说成“我不晓得伢咧”。“伢咧”有如一个语气助词,没有什么含义。但这话要对长辈说必遭训斥:“你喊哪个伢咧?”长大后看到此词才知该挨骂。此话其意思为“我不知道呀,儿子。”你说该不该“蔓陀”?不知五十年后长沙人说话还带不带“伢咧”?
      我嫂为河北人,来长时我们带她去亲戚家拜访。我去四川工作时,绕道开封。大嫂将她埋在心底多年又百思不得其解的心结问我:“你们湖南人为什么叫‘伯妈’为‘八姐’,还‘大八姐’、‘二八姐’的?”想来也“真是说与旁人浑不解”。湘潭人称“伯伯”为“伯伯”(音八八。说来还是纯正的古音,公侯伯子男,其中伯音八)称“伯母”为“伯姐”(译音,其字为“母”加“也”,奇怪我这电脑打不出这个字)无怪闹出这样一个笑话。
      七十年代我去一抗美援朝后定居宁夏石嘴山的湖南老乡家,他大女儿和我摆了一个笑话:当地的邻居说“你们湖南人才搞不懂,你们家里的幺儿喊他姐姐叫‘大姐’,咋个喊他奶奶还叫‘二姐?’原来(女矣)(母也)听成二姐了,不禁捧腹。
                                潭州傅雨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