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湖湘人文 >> 民俗风情 >> [专题]休闲长沙 >> 正文
红五月:大片《新鸳鸯蝴蝶梦》上演       
红五月:大片《新鸳鸯蝴蝶梦》上演
[ 作者:冬雪 郭佳 罗曼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5361 | 更新时间:2006/5/29 | 文章录入:admin ]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6年04月29日09时26分 星辰在线

   

 供图/女人印象


   
剧情简介


    2006年喜洋洋的天空下,幸福的花儿,迎风绽放,甜蜜的歌儿,轻快地唱响在长沙这座城市的上空。


    “五一”黄金周,已成为长沙众多年轻恋人奏响婚礼进行曲的时节。

 

     在每一场婚礼的操办过程中,青春在作主。相依相偎的新郎新娘当然是最抢风头的超级亮点,而年轻人组成“兄弟连”和“姐妹团”群策群力为“男一号”、“女一号”撑棚捧场,司仪胖子们也赶来为这幕甜蜜的大戏激情喝彩……
   
女一号:我要今天出大太阳

男一号:急不可待“摸罗拐”


    “落点毛毛雨,嫁个贤慧女;天气晴汪汪,嫁个恶婆娘。”


    离举行婚礼的日子越来越近,母亲一天比一天更关心长沙的天气,但长沙今年春天,雨水特别多,她就用这句俗语安慰我。

 

    我抗议:我才不要贤慧呢,我要出大太阳!


    大约是不够贤慧的缘故,婚礼那天是个大晴天。


    清早,妈妈请来伯母、嫂子来替我铺床。按长沙老规矩,新娘床一定要由家庭和睦、有儿有女的已婚女人来铺,而且一定要是两位,寓意成双成对的意思。铺床人把枕头、被子、毛毯等物品整齐有序摆好,再在床罩上洒满红枣、花生、桂圆、莲子(表示早生贵子),最后放上两个大布娃娃。做好这一切之后,她们从被套里拿到一个红包。不过我想,这一套也快要过时了,现在大家都实行计划生育,以后到哪里去找生一双儿女的已婚女人来铺床呢?


    新娘房里一定要有两个“子孙桶”,一个装桂圆花生,一个装童子尿。姨妈抱来的小侄儿很合作,给他吃了两粒糖,便乖乖地在桶子里撒了一泡尿。


    八时左右,我便坐车到影楼化妆,服装师拿着半个月前试好的婚纱给我换上,居然比以前紧了许多:“新娘子,你胖了不少呀!”真奇怪,别个结婚都要瘦几斤,我倒是胖了一圈。


    虽然我并不承认自己长胖了,但新郎明显有些胆怯:“等一下,到酒店下婚车的时候,我们一起走进去好不好?”


    虽然我是答应了,但当婚车开到酒楼门前,鞭炮响起来的那一刻,所有的旁观者都起哄了:“快把新娘子抱进去!”准新郎一咬牙,以拔萝卜的姿势拦腰一抱,硬是没抱得动。在所有人的哄笑声中,他只蹲下来,示意我趴在他背上,像猪八戒背媳妇一样把我背进酒楼里。


    在婚礼上也是笑话不断,因为新郎是外地人,司仪先生的塑料普通话他半懂半不懂的。当他听到司仪下指令说:“请新郎给新娘盖个印章!”


     也许是太紧张了,他居然凑近我说:“你快亲我呀!”我赶紧压低声音说:“冇搞错吧?应该是你亲我呢。”他说:“我又没抹口红,怎么给你盖印章!”晕,两个人私下嘀咕了半天,他总算明白了意思,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当然,第一次并不合格,声音太小了。在观众们的要求下他又“盖”了一次,那“啵”的一声比自认识以来的任何一次亲吻都来得响亮。


    在长沙婚礼上,感谢岳母娘开绿灯,女婿“摸罗拐”是必不可少的一节。由于我们给新郎上过课,所以还没等司仪先生说完,他自己就蹲下去“摸罗拐”了。司仪先生开玩笑:“你这个新郎倌何解咯性急咯,到底是‘摸罗拐’,还是在地上捡钱咯!”众人哄堂大笑,新郎在岳母娘的脚脖子上摸了半天,一直听到岳母回答司仪说“舒服”才敢直起身来。这些小动作都要做到位,不然观众们就会大叫“再来一次”。


    接下来是三鞠躬答谢父母宾客。只听见司仪先生说:一鞠躬,感谢父母养育恩;二鞠躬感谢岳母娘开绿灯;三鞠躬,感谢各位亲戚朋友打包封……我们每弯一次腰,都要以90度直角的姿势停留半天。尽管这样,还是会有人在台下起哄:“姿势不对,重来一遍!”司仪先生为了考虑观众们的感受,硬是要我们多鞠了几个躬,这才勉强合格。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宾客散尽,两个人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登录了近半个月来未上的QQ,新郎在群里大叫:“同学们,我回来啦!”


     一个白天参加了我们婚礼的朋友在群里疑惑地问:“这就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冇搞错吧!”
    在所有仪式过后,任何站在舞台上的王子与公主都要回归现实,成为平凡的柴米夫妻,本来就是以网络为媒的两个年轻人洞房之夜上网,洞房花烛夜上一上网,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众配角:﹃兄弟连﹄和﹃姐妹团﹄

 

    对于要结婚的年轻人来说,婚礼,就是一场战争,辛苦并幸福着。


    我最好的姐妹终于找到如意郎君,我们这帮闺中密友马上热火朝天地加入到为他们筹备婚礼的战斗中。

 

一、招兵买马和物质准备


    全盘负责婚礼,策划打赢一场幸福爱情战役的“总司令员”当然是年方28的新郎及其“副手”芳龄25的新娘。


    如果只有新郎新娘两个“光杆司令”,要打赢婚礼战,绝对行不通。除非他们找婚庆公司,搞“包办婚姻”。可长沙暂时还不时兴“包办婚姻”。


    新郎新娘自然要招兵买马,组成新郎的“兄弟连”和新娘的“姐妹团”。“兄弟连”和“姐妹团”的成员是新人最亲密的亲朋好友,我于是成为这场战役主力军中的一员。伴郎伴娘自然也成为这两个集团的领导。


    接下来的物质准备,酒水饮料之类的,由新郎带领“兄弟连”进行采购。喜糖喜帖窗花这样的小件,就让新娘和我们“姐妹团”的成员来负责。


    看着堆满一屋子的喜酒喜糖和窗户上贴好的大红喜字,迎接战斗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和迫切。

 

二、制定详细作战计划


    要打一场漂亮的爱情仗,事先当然要有详细的作战计划。


    准新郎冥思苦想,上网查资料,询问办过酒席的朋友,铅笔咬断几根,终于用WORD文档整整打印了4页计划。


    这份计划,详细到婚礼当天,从早上6时新娘起床准备化妆,到晚上12时闹完洞房去哪宵夜。每个小时的活动安排以及每项活动的组长和组员都写得一清二楚,最后一页还附有电话号码的组长、组员花名册,“兄弟连”和“姐妹团”人手一份。他拿盘存好后,郑重交给我一份,语重心长地说:“郭佳,以后你结婚,用得着”。


    我鸡啄米似地点头,赶紧收下,这是多么优秀的作战纲领啊!


    通过实战证明,这种责任到人、分工明确的作战计划是非常有效的,能大大提高婚礼当天的办事效率,并极大程度地防止“兄弟连”和“姐妹团”互相推诿责任。

 

三、各自明确战斗任务


    通过前期的分工,“兄弟连”和“姐妹团”各自有了明确的战斗任务。


    “兄弟连”分成两组,一组在宾馆负责领客人入席。“兄弟连”的另一组则安排接亲车辆的调度,主要负责迎亲、抢亲、放鞭炮等体力活。


    而“姐妹团”则负责在新娘的娘家,招呼宾客和抢红包。抢红包是抢亲过程中最令人期待的节目,也是必不可少的。新郎率领的车队早早在新娘家的巷子口出现,新娘家派出的侦察员马上就有消息传回。大家训练有素地进入战斗状态,大门紧闭。


    “兄弟连”和“姐妹团”隔着门比拼实力,这一场最讲究的就是眼疾手快了,“姐妹团”要快速地抢到门缝里塞进来的红包,“兄弟连”要瞅准机会一把推开大门,长驱直入。一般来说,拦门有好几道,新娘在最里面的一张门里,当然,负责看管那张门的也是“姐妹团”最有实力的领导者。抢亲的过程花样百出,有大把大把撒红包贿赂“姐妹团”的,也有凭“兄弟连”牛高马大的身材硬攻的。这次我们“姐妹团”也分工了,一共三道门,重重把守,“同仇敌忾”,决不轻易放过。新郎见久攻不下,红包所剩不多,来了招声东击西。门边“兄弟连”把最后的红包一次性全扔了,趁“姐妹团”分散注意力,争抢红包之机,新郎从窗户里爬了进去,直接掉在床上,朝新娘傻乐。守在新娘旁边的我仔细一数,才抢到3元钱的红包,但我的新皮鞋起码被他们踩了五脚。


    但,一旦最后一张门也被攻破,刚才还势不两立的“兄弟连”和“姐妹团”马上亲如一家,携手合作了。

 

四、酒店灯光下的“哨兵”


    抵达酒店后,新人像花瓶一样立在餐厅门口迎接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和每位来宾握手寒暄。


    真正能使参加婚礼的人感觉宾至如归的,是新人事先安排好的“哨兵”。“哨兵”也是很有技术含量的一份差事,我们分布在餐厅各处,有的负责给来宾敬烟拿糖,有的负责将来宾带到合适的席前就坐,还有“哨兵”负责管理酒水的安排。真正贴心的全方位服务。我负责酒店新房的布置,拿着大把大把的花生、莲子、红枣、桂圆撒在大红缎面的被褥上,当然是寓意早生贵子了。五、战斗英雄VS司仪
    新郎和新娘是婚礼的绝对主角,也是这场战争的战斗英雄。


    在婚礼当日,表面上看,很多具体的事情,都是我们“兄弟连”和“姐妹团”的成员在进行,但是全盘掌控的正是这一对新人。除了婚礼当天的整个安排,年轻的新人还要面对一个成年人的挑战,那就是司仪。一个好的司仪能令婚礼增色不少。


    当然,新人一般事先偷偷跟司仪进行了谈判,提出要求,他们可要求司仪提供庄重型、诙谐型、恶搞型等等主持方式。一般司仪都不会太刁难楚楚动人的新娘,可新郎就要吃点小苦头了。不整整新郎,下面的宾客能笑得这么开心吗?新郎在司仪的调教下,小心翼翼摸丈母娘的“罗拐”,丈母娘就笑成了一朵花。我们在下面偷笑,这小子,看不出拍马屁这么有天分。


    在婚礼上,“兄弟连”和“姐妹团”和新郎新娘心是连在一起的。处处都要礼让。比如接亲,如果女方家宾客很多,接亲的车辆坐不下“兄弟连”和“姐妹团”的成员,“兄弟连”和“姐妹团”的成员,要毫不讲条件毫无怨言地自己打的赶往酒店。婚宴如果“炸箍”,“兄弟连”和“姐妹团”的成员,应当让宾客先吃,如果喜糖少了,“兄弟连”和“姐妹团”的成员,要将喜糖全部让给宾客。要发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优良传统。


    而新娘父母最满意的除了女婿殷勤的表现外,婚礼整个现场井然有序,也会让他们感觉到最大的面子———自己的女儿没有找错人,他们身边有一帮做得事、铁心帮忙的好朋友。

 


   
剧情高潮:闹洞房笑痛肚子

 


   
图/陈飞(资料图片)
    

   

    “五一”长假又是结婚黄金周,今年还对得人住,不冷不热,正是新娘好装扮的季节,我出国之前参加过长沙两位铁哥们的婚礼,现在记忆犹新的不是酒席大同小异的饭菜,司仪滔滔不绝的口才,而是几个至爱亲朋闹洞房的情景,那才是婚礼的高潮。


    有一对新郎新娘在已具法律合法性婚姻多年后才办酒,新娘比客人更大方,恨不得自己出节目,这样的洞房实际上是暗示客人们见好就收,早点走人,冇必要多闹。另一位新娘是家著名大医院的温柔护士,美丽羞涩,这才是最让朋友兴致盎然的“调戏”对象。


    节目是公司里几个著名的闹新房高手主持,我记得的节目最经典的有三个,荤素搭配。

 

一、牵手


    首先是新郎被关到另一间房,用丝巾蒙上眼睛,主持人在我们一堆女宾中另外挑三个,每人伸出右手,勒令所有参与的人除掉戒指,尤其是新娘,然后放新郎出来,要他摸出哪只手是自己新娘的,然后在手背上一吻,同时主持不断地当着新娘面,教训新郎不得借机占其他女宾便宜。

    接下来换主角,新娘被推入房中,正好是要我绑她的眼睛,新娘软语央求我帮忙,我这人对着温柔美女向来心软,于是答应如果她抓到新郎的手就发暗号给她。等我们俩从房间被放出来,那真叫一个始料未及啊,外面得意地站着几大主持人和其余男宾,新郎被隔离得老远观看,并且不得出声,这下我可帮不了忙,眼睁睁看着新娘吻了别的男人的手。期间为了迷惑新娘,还有人不停在边上敲打其中一个,不许给新娘发暗号,让新娘完全信以为真,被吻的男士得意洋洋,宣称三个月内不洗手了,新娘早已羞红了脸。

 

二、钻绳


    主持人简单地拿出两根绳,要新郎和新娘面对面站着,将他们左手跟左手,右手对右手分别绑住,让他们用任何办法将两根绳变成不交叉而依然是面对面站着就算完成任务。我当时就咕咚咽了下口水,被主持人瞪了一眼,没敢出声。新郎让新娘在绳间钻来钻去,又顺过来倒过去翻了两个筋斗,主持人“好心”地提醒他们到新房床上钻比较容易,于是一对新人就在众目睽睽下上了床,出节目的主持人悄悄跟我说,十分钟后再放他们下来,我出去抽烟休息下。然后出门狂笑,5分钟后宾客们都快笑得喉咙嘶哑了,我说算了吧,除非你们一人大头冲下,否则不可能两根绳不交叉的。新郎自己还不肯信,害我被主持人骂了一顿。这个节目比第一个已经进了一大步了。

 

三、压轴戏


    到压轴节目了,未婚小女生被关进书房不得旁观。新娘的腰上系着个铝开水壶盖,新郎的腰上则绑个“胡椒磨子”,让我们瞠目结舌的是还在把手头上挤了一坨牙膏!然后主持人一手拿锅铲,一手拿锅盖用不同的节奏敲击,新郎就要按节奏用胡椒磨子撞新郎肚子上的水壶盖,要发出声音,但是牙膏不得滴下来,否则就有人起哄喊重来,这个节目差点把新娘整哭了。


    出来后主持人说每次参加朋友婚礼都一身痛,婚礼前是想节目头痛,婚礼后是笑得肚子痛。至于给新郎化极丑的妆,裤腿里滚生鸡蛋报站名,我都觉得俗气了点。这么多年过去,人也越来越古怪精灵,恐怕新郎新娘越来越难应付了吧?呵呵,还是结婚早好啊。要不就向我学习啦,醉得人事不知,自然逃脱。


    不过,据说,现在人们在婚礼上都不兴给新郎新娘灌酒了,就要让他们在闹洞房时,能够“同甘共苦”地过这一关。

上一篇文章:浏阳乡下的旧年
下一篇文章:那年端午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2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73]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8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9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50]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69]
· 新长沙 新联话[15993]
· 出味的长沙话[2283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5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82]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23]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73]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8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96]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5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