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本土精粹 >> 正文
何顿的流氓文学       
何顿的流氓文学
[ 作者:佚名 | 转贴自:长沙晚报 | 点击数:5924 | 更新时间:2005/12/6 | 文章录入:admin ]
http://www.csonline.com.cn 2005年12月05日10时49分 星辰在线

    何顿的新作《我们像野兽》问世以来,很快成为了图书市场上的亮点,本报正在刊登的该小说连载引得不少读者朋友追着看,大家这次看到了一个更“生猛”的何顿。这也为读书的人们提供了新的话题,从“葵花”的温情到“野兽”的凶暴,何顿究竟是走向深刻还是滑入堕落?他是不是在“好小说主义”的旗帜下行流氓文学之实?特在此刊发一组观点针锋相对的评论文字,以飨读者。

——编者

何顿的流氓文学

李治中

    我怀疑,总有一天,何顿会把小说写到“子宫”里去,那样的话,小说不带一股令人呕吐的腥气了

    何顿的招牌菜———写流氓,写无赖。以前读了他的《浑噩的天堂》和《物欲动物》,这种恶俗记忆还没有消化,他又端出来一碗,名字都不改下三滥的痞气:“我们像野兽”。这本书跟若干年前的《我们像葵花》比,味道更浓更厉害,感觉上刺鼻子得很。

    我觉得何顿就是喜欢为流氓立传!《我们像葵花》里有一个冯建军,《荒芜之旅》里充满征服欲的张逊和《浑噩的天堂》里的那个黄小山及《物欲动物》里的刘汉林,都属于这个世界的流氓!流氓也值得立传?史书中,为英雄立传的倒是不少,聂政、荆轲、韩信、韩世忠、岳飞、戚继光和袁崇焕等等,现今的小说,流氓无赖都进来了!

    最近我爱看地质考古的书,对现实世界不太上心,地质考古方面时间概念动辄百万年,越发觉得比起白垩纪、侏罗纪,几十年百把年微不足道!想到何顿的新书,忽然有悟,西洋小说,也有所谓《荡妇自传》、《危险关系》一路,只是人家作家,写这些也不过一部,稍为形容,多半杜撰,是个立此存照的意思。

    何顿小说的面不广,时间也就是二十来年,但无赖的故事像苍蝇一样,嗡嗡不断,成群结队。是作家太烂?还是社会太混?抑或是读狎狭小说本属人的天性?承平之世,生活平庸,娱乐寓于幻想,反正看的是挣扎在黑暗欲望中的别人。何顿越走越远,远到“葵花”变成了“野兽”!上个世纪末,“葵花”让我们想起何顿,如今他跑去与“野兽”为伍,这对读者是一种什么引导?大千世界,那么多人可以写,何顿偏偏热衷于写“野兽”,这是不是一种文学的堕落?

    《我们像野兽》中的人物,一个个张牙舞爪,都是把伦理和道德退还给老师的“野兽”,一开场就自称浑蛋,第一行字就倒胃口,这就是我们今天期待的文学?那个黄中林,比起《浑噩的天堂》里的黄小山坏得更彻底。县里来的,有了钱,就得意忘形,开着宾利轿车找女人,让那么多女人上医院堕胎,这是在卖弄黄中林的成功呢还是为了哗众取宠?这样的事也许有,可身为作家而津津有味地写出来,是不是低俗的自我表演?再说书中的另外两个人物,杨广和王军,这两个人在生活中只能说都是十足的流氓,不过是两个读了大学的流氓罢了。何顿却对这两个流氓饶有兴趣,不惜花重墨描写他们,摆开阵势把杨广和王军勾引一个又一个女人上床的事一件件不厌其烦地道来,这难道不是向低俗的读者投降?最可笑的是何顿最后发善心,惩罚王军去当和尚,这样色心满怀的男人能当和尚?从此寺庙还能清静?而何顿笔下的女人,好像只对金钱感兴趣,成了金钱的奴隶。爱情在他笔下索性就变成了金钱,有钱,爱情就排成长队。黄中林只要一打开车门,就有妙龄女人上他的车,对他笑,接下来就往宾馆里带,读来真是恶俗!我怀疑,总有一天,何顿会把小说写到“子宫”里去,那样的话,小说不带一股令人呕吐的腥气了?

    何顿曾在《南方周末》上宣称自己是个“好小说主义者”,那篇文章碰巧我读到了。我想“好小说主义者”就应该是拿文学很当回事的作家,像史铁生、张承志之类。然而读何顿的新作《我们像野兽》,小说营造的世界,一味的粗鲁、卑鄙、淫秽和尔虞我诈,男人欺骗朋友,朋友哄骗朋友的女友,女人还自我哄骗。老实说,这样的小说,实在有点看不懂了。何顿可以继续写,没有人捉住他的笔,断喝他住手。但话说回来,何顿如果还这样写下去,充其量不过是二流作家而已。

在残酷真实的背后

曹建泉

    何顿花重墨把这些人一个个揭示出来,在我看来不是他对此津津乐道,而是他对当下社会公德的担忧

    半年前我在电脑上读完了何顿的新作《我们像野兽》,此前我很少在电脑上读长篇小说。原因有二:一是长时间面对视屏这个发光体,眼球受不了。二是总觉得读铅印字和读视屏的文字感觉不一样。何顿在电话里说,我这部小说写得很猛的,发给你看看。作为朋友,我当然只好打开电脑,眯着眼睛看。不料一坐下,竟离不开了,接下来时而叫绝时而大笑,这种阅读快感先前只在读王小波时有过。

    与朋友闲谈之余,又免不得谈起他这部小说,不知何故我总是把小说说成《我们像畜牲》,我说何顿又写了部小说叫《我们像畜牲》,对方的表情也总是惊诧得很:什么,我们像畜牲?我便为我的健忘呵呵地笑。事后一想,我并没有错到哪里去,或许正挑明了此书的核心所在。何顿在小说的开篇便借小说人物之口,这样叙述道:“我们是一群浑蛋,不是谦虚,是的的确确的浑蛋。”

    而何顿所说写得好猛的,自然是指书中的性描写。此书问世后,立即引起很大的反响,而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同时,何顿自己受邀到武汉大学为此书开专题讲座、签名售书去了。这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原因是此书肯定是近年来中国文坛难得一见的力作。而且好就好在作品的彻底真实性。其实如今的人承受的压力都很大,自然都很脆弱,在某种意义上都在逃避生活的真实,因为真实总是让人感到残酷。打开书本,想看的就是一个清纯友爱的世界,用好人来麻醉自己,所以很多人很害怕看到真实,作家们也喜欢用隐晦的艺术象征来规避,读者则被训练得更习惯于在那些刻意幻想而来的作品中,求得精神的平衡与解脱。而何顿则在此书中将残酷的真实,如同剥笋子皮一样,一层层血淋淋地剥给人们看,且笔调粗野狂放,使得作品更为生动,幽默,有趣,看完又不得不为之震撼。

    《我们像野兽》无疑是何顿的第一部长篇《我们像葵花》的姊妹篇。如果说《我们像葵花》以“董存瑞,十八岁,参加革命游击队,炸碉堡,牺牲了”结尾,来象征一代人的理想和精神幻灭,《我们像野兽》则接踵而至地以铁锤般的笔触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物质社会的画面。没有了信仰没有了精神追求的社会真空,很快为金钱至上的观念所填补,人们也就更为充分地暴露出兽性的一面。此书的几个主人翁都是学美术的大学毕业生,当他们的理想和追求幻灭之后,转而将对艺术的激情和创造力用于对金钱的追逐,一切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对他们来说都荡然无存了。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现今世界这样的人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何顿花重墨把这些人一个个揭示出来,在我看来不是他对此津津乐道,而是他对当下社会公德的担忧。当然,何顿没有在小说中扮演成道学家大发议论,这正是他的妙处所在。何顿骨子里并不钟情于这群不道德的人,他让王军去做和尚,让黄中林死于非命,细心的读者一定能品出何顿的好恶来。

    应该说,何顿是有忧患意识的,在他小说的结尾处,他把目前中国社会贫富悬殊的问题用一种“杀戮”的方式呈现给读者,很令人深思。如果说杨广、黄中林他们身上有些“兽性”的话,刘伢子、邓伢子和胡伢子是不是更加“野兽”了?何顿曾经说过,无知让人可畏。《我们像野兽》无疑是他扔到当今文坛上的一枚重磅炸弹。

上一篇文章:从葵花到野兽
下一篇文章:是“野兽”但不“流氓”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031]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596]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24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298]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653]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199]
· 新长沙 新联话[15633]
· 出味的长沙话[2244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3962]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188]
 
· 于书里寻访天心阁[3696]
· 《国歌》自电影《风云儿女…[3174]
· 湖湘后学“湖湘文化热”[4411]
· 何顿[6024]
· 湖湘文坛谁人识[305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