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正文
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3       
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3
[ 作者:常克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3793 | 更新时间:2005/10/20 | 文章录入:admin ]

2005918  星期日    今天是中秋节

波密——林芝——拉萨

这篇日记是后来补写的,当天的日记只记了这样几句话:

今天从波密赶到林芝,又马上从林芝上车赶到拉萨,共走了600多公里。途中只在通麦吃了早餐,一直饿到拉萨。

车到拉萨客运东站已是晚上10点半,住店、找吃的,忙乎到深夜,实在累了,日记明天补写。

 

补写的日记:

今天是中秋节,按照计划,我今天要赶到拉萨。

早上7点半准时到中心广场,罗布的车已经候在那里,旁边站了几位藏族大姐,问罗布,都是昨天约好去林芝的旅客。

等了一会,罗布又打电话催了几位迟到的乘客,人终于到齐了,一共7位,8点整开车。

三菱越野车除司机外,将后面行李位也算上,只能坐6人,罗布的车却坐了34女共7名乘客。而且,不论男女,个个身胚都不小,挤来挤去,最后,把我挤到了中间那排座位上,原本只坐3人的位置此时坐了4个。7人中只我和另一位肚腩不小的男子是汉人,其他都是咱们藏族同胞。大肚男子是四川人,坐我左边,右边是两位个头不小的藏族大姐。

紧挨着我的那位大姐很会讲笑,看我不好坐,大大方方说道:来,坐我身上吧!

此话一出,满车人大笑。

我哪敢呀,只能学旧剧演员在台上表演时那种虚坐,将一小半屁股落座在边边上。

虽然很挤,但这位置不错,因为前面正好是驾驶位与副驾驶位中间的空档,视野好。后来途中的很多景致,我都是在行进中,从这个位置抢拍到的。

闲聊中,知道了大肚男子是四川来的援藏干部,现是某局副局长,姓Z

10点多,车到通麦,停车吃早饭。全车人同桌吃,AA制,饭后餐费分摊,每人10元。

趁着上菜前的空档,我拿着相机四处张望,终于发现了建在对面山坡上的一座纪念碑。

那是一座“十英雄纪念碑”,记录了一段壮烈的史实。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将碑上撰刻的原文抄在这里: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九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汽车第十七团三营十一连、十二连车队运送战备物资进藏,行至318国道帕龙山塌方险区时,烟雾沉沉,石块纷飞,前进受阻。为按时完成运输任务,该营副政治教导员李显文等十位同志,以山崩地裂无所惧,越是艰险越向前的英雄气概,深入险区排石採路。此时,罕见的特大山崩发生了,帕龙山从700高处铺天盖地坍塌下来,正在排石採路的李显文等十同志不幸光荣牺牲。

碑上刻有十英雄的名字,他们是:汽车第十七团三营副政治教导员李显文,十一连连长杨星春,十二连副连长陈洪光,十一连副政治指导员程德凤,十二连副政治指导员谭仁贵,排长曲月伦,十一连班长李荣昌,副班长杨庆忠,战士李兴富、陈昌元。

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永垂不朽!

记得昨晚在住宿的招待所里与老板娘聊天,她就告诉我,说我今天要经过一个叫102工班的地方,上个月(8月)有部车在那里被泥石流冲到下面山谷里去了。所幸车上坐着的五个人发现情况异常,及时从车里跳了出来,保住了性命。

我大惊,问:我明天经过那里,不会又出现泥石流吧?

老板娘安慰我:泥石流是落雨才有,这里78两个月是雨季,明天不会落雨,你放心。

吃过饭继续前行,我问旁边坐着的Z副局长:听说前面有个102工班,路况很险,是真的吗?

他说:现在好多了,前两年,大车经过那里,后边的双车轮还有个轮子吊在悬崖外边呢。弯道又急又窄,要打几个倒车才过得去,一不小心就掉下悬崖去了。现在路不但加宽了,而且改道移到了下面。只是泥石流无法根治,一到下雨天,就随时可能爆发。

听他这样说,看看头上的蓝天白云,放宽了心。

经过102工班时,认真打量,路确实宽了,只是路面上到处堆满了泥土,坑坑洼洼的,估计是泥石流没完全清除掉的缘故。

中午时分,进入105工班,不久,一块告示牌挡在了路中间,主要内容是这样的:

9151230,川藏路105工班至鲁朗兵站段改造施工,由于地势的原因,无法建便道,只能实行交通管制,请过往司机谅解。

交通管制时间从每天上午8点至下午7点。

我们此刻正在交通管制时间内。

罗布常跑这条路,明白究竟,他叫一位大姐下去搬开了路障,车子继续前行。

又走了很久,才到真正实行交通管制的地方,那里正在紧张施工,铺设沥青路面。

罗布待我们下车后,去施工前方看了看,便又发动车,将他的三菱吉普开进了前方路肩外的一条沙石道,并将沙石道与水泥路肩间的空档处用石块木板填好,才站在路旁休息。

他很聪明,只要沥青路面铺设过了他的三菱吉普,他就可以利用越野车底盘高的优势,从沙石道上驶过去。

他是第一个占据了这个有利地形的司机。在他的启发下,几辆越野车也跟过来了,排在三菱吉普后面。

身后不远的河滩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等待通行的车辆。

这里景色不错,一座木便桥横跨在浪花翻滚的江面上,对岸高山脚下是一片青青的草地,草地上有几幢小木屋,依稀可以看到木屋前后的几只牛羊。

好一幅藏区山野风光图!

果然,等了一两个小时左右,铺设路面的机械就逐渐移到三菱吉普后面去了,紧跟其后的压路机正在新铺设好的路面上来回碾压。

压路机刚刚压完,罗布就发动车,冲上了新铺设好的路面。

下午两点五十分前后,我从假寐中睁开眼,看到越野车正行走在一条“不高”的山道上,前后左右的山头也都矮矮的,光光的,没有树,只有些地衣苔藓之类的植被。

我说:这段路倒是不高,也不险,不像之前走的那些悬崖峭壁,吓死人。

罗布说:不高吗?你看看我的海拔表吧,已经超过5300了。

听说是5300的高度,我顿时精神陡涨,赶快掏出相机,在罗布的指点下,将海拔表上指示的高度拍了下来。因为它说明,我已完全战胜了自己,战胜了高原反应。

后来,我也看出了经验,能从植物生长情况知道大概的海拔高度:山上如果有高大的树木,特别是有阔叶类植物,那海拔并不高,即使周围看过去全是崇山峻岭,峭壁悬崖,也不过是在两三千米的高度,越往上走,树木越稀少。如果你所看到的变化,是从阔叶树到松针,到矮小的灌木丛,再到苔藓地衣,就表明高度在不断上升。

 

三点半左右,车到林芝。

同车来的7位旅客中,只有我与另外两位藏族同胞要继续乘车去拉萨。

我正忙于与Z副局长及各位大姐们告别的时候,那两位藏胞已经坐上了林芝去拉萨的客车,而且帮我占好了车位。

车位分等级,副驾驶位与第一排位是每位100元,其他80元。两位藏胞将80元位中最靠前的位置留给了我,他俩坐到后排去了。

100元位还有空余位置,司机动员大家往前坐,我于是又坐到了司机后面的第一排乘客位中间,同来的男藏胞坐到我右边,左边靠窗座是位北方小伙子。

旅途中结识旅伴是很快的,我与北方小伙很快就聊上了。

北方小伙子姓W,也是一个人来拉萨旅游的,昨天从拉萨到的林芝,现在是返回拉萨去。

快到米拉山口时,天完全黑了。

W对我说:米拉山口有块石碑,上面刻有海拔高度,5013。他过来时因为不知道,没来得及拍照,现在想拍张照片留念,可惜天又黑了,同时也怕司机不肯停车。

听说有这好事,我也不想再错过。

5008路标没拍到,5300高度虽然拍下了,但那只是车上的海拔表。

我已经走过了几段这样5000多米的山路,总得留个纪念才好。

天黑不怕,相机有闪光灯。

于是,我去给司机说,请他帮帮忙,成全一下我俩的这点小小心愿。

藏族司机就是爽快,他点头答应了。

晚上8点多钟,在米拉山口,我俩高兴地跑下车,拍下了个人旅行史上最最珍贵的照片。

林芝去拉萨有400多公里,要走6个多小时,原以为司机会在中途停车吃饭,没想到他根本就没这意思,可能因为今天是中秋节,他是急着赶回家去过节吧。

我饿坏了,今天一天还只早上在通麦吃过一餐饭。忽然记起,在鲁朗施工处等待通过时,来了两辆越野车,看车牌是深圳的,上前搭讪,正好一位美女在拿食品,听说我也是深圳的,顺手递给我一罐八宝粥,当时还讲客气不要,这下可救了急,连忙拿出来吃了。

W看我饿,也掏出饼干给我吃。

但我自从来雪域高原后,饭量猛涨,一餐能吃三四碗,这点东西哪能解饿呀。

到晚上910点钟的时候,差不多饿晕。

头虽晕晕的,心里倒是觉得好笑:想起一路过来,5300都没头晕,却在过怒江大峡谷时被汽油味熏得发晕,现在又是饿得发晕。

心想,两次了,常言道:事不过三,可能以后还会被啥事搞晕一次的。

不幸而言中,因为这篇日记是补写的,所以后来的事可以先补写在这里。

后来确实还被搞晕一次,也与高原反应无关。那是从昌都去成都的长途客运卧铺上,被那些脱掉鞋子的臭脚熏晕的。

 

晚上1030分左右,终于到了拉萨客运东站。

W很好,一直等我找到旅社住下才回他的住地。

放下行李,已经午夜11点多了,出门去找吃的。

饮食店大都打烊关门,最后找到一家小食店,虽没关门,却已打烊,老板一家大小正在喝酒聊天。我问:还有吃的吗?回答:没有了,明天来吧。我说:我今天一天坐了10几个小时的车,赶了600多公里路,只吃过一餐饭,实在是饿坏了。没其他吃的,就给我下碗面吧,素面也行。

老板娘听我这样说,动了恻隐之心,起身离席去给我煮面条。

一位靓女也起身倒了杯水给我,后来搞清楚,那是他们的大儿媳。

因为气压低的缘故,高原地区煮面用的都是高压锅。

听到高压锅“嗤嗤”的喷气声,原本喉干舌燥的嘴里顿时涌满了口水。

不一会,老板娘给我端出了老大一碗香喷喷的肉丝面!

 

小贴士:

拉萨有东、西两个客运站,两个客运站都有车出藏,但往日喀则方向则要去西客运站。

买票无需去窗口,上车后司机会帮你去买票,车票都是电脑打印或垫有复写纸的。车站管理很严,车虽然大部分是个体的,一般都可以放心乘坐。

 

 

2005919  星期一    拉萨

虽然昨天睡得晚,却一早就醒了。

家人曾经嘱咐,到拉萨后一定要先睡上一两天,恢复体力后才能出去游玩。

但躺在床上怎么也不想再入睡,也并不感到疲劳。起来拟了条短信,发给了我手机上存有号码的所有朋友。

短信内容是这样的:

你好!中秋快乐!我很自豪地向你宣告:经过八天的长途跋涉,行程两千五百多公里,我终于沿着昔日的茶马古道从云南进入西藏,并于中秋之夜到了拉萨。

短信发出后,相继收到了朋友们用短信发来的祝贺。

早上8点整,收到纯洁青年的回复,他是这样写的:恭喜你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我今天将去泸沽湖体验摩梭风情了。

呵呵,终于还是去了!摩梭风情对每个热衷旅游的“驴子”来说,确实是很具吸引力的。祝你好运,也相信你不会在那里留下“爱情”的种子。

肚子里闹起了革命,再不起床看来是不行的了。

昨晚那家小食店的老板娘格外开恩,救了我一命,早餐还是去那里吃。

一回生,二回熟,再来就与老板聊上了。知道他一家都是四川人,因为家里穷,才外出谋生的。他曾带着全家先后去过广东、湖北等地,两年前来拉萨开了这家小食店,经营饭菜、面食,早餐也炸油条、油饼,卖豆浆。

所有一切,全是老俩口亲力亲为。

自食其力、自力更生好,我赞他是良民。

 

饱饱的吃过早餐,问去布达拉宫怎样坐车?老板说从这里去很近,无须坐得车,并告诉我如何走,说,只要走到北京路口就能看到布达拉宫了。

既然如此,那就慢慢走过去吧,正好顺便浏览一下市容。

果然,按他说的,走过加油站,拐弯就看到了北京东路路牌,从街心抬眼望去,远处便是朝阳映照下的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我此行的目的地,我终于见到了你!顿时万分激动,脚步也情不自禁地快了。

我这么不辞辛苦地颠簸劳累,不畏高山峻岭,不惧峡谷深渊,不怕高原反应地长途跋涉,千里迢迢来到这雪域高原上,不就是为了亲眼目睹她的巍峨肃穆,宏伟庄严吗?

我要认真地瞻仰参拜。

布达拉宫位于北京中路北侧山上,前面是宽广的布达拉宫广场,一面五星红旗高高地飘扬在广场中心的旗坛上。

首先,在广场和周围选取各种角度拍照,将她在蓝天白云衬托下,显得更加高大圣洁的仪容一一收入镜头,定格永恒的回忆。

然后,跟随朝圣的人群,沿着山下的转经道,细细打量她前后左右的不同神韵。

最后,进入凝重肃穆的宫房殿宇内,亲身感受一番藏传佛教的神秘莫测,净化一下自己那沾满世俗的心灵,从精神上得到一次宗教的超凡洗礼。

进入布达拉宫,要凭身份证预先登记,领取登记卡,登记卡上指定了入宫时间,然后持登记卡在指定的时间内购票进去。门票100元。

因为不是旅游旺季,我的登记卡上指定的时间是当天下午一点,据说旺季有时要排一两天时间。

在宫内的参观时间,一般是两小时左右。

宫房殿宇内不允许拍照,室外也只有三处地方可以拍。因此,那些令人瞠目结舌的稀世珍宝和无可比拟的金碧辉煌,是没有进去的人所无法想象的。

仅举一例:五世达赖的灵塔所用黄金就有3500多公斤,灵塔周身布满了闪闪发光的翡翠玛瑙和珊瑚珠宝,塔顶镶嵌的那颗硕大无朋来自印度的宝石,据解说,就是在印度本土也是绝无仅有的。

一间接一间的殿堂、一座接一座的灵塔、一尊接一尊的佛像、一卷接一卷的经书、一幅接一幅的壁画,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无声地展现出藏传佛教的辉煌和人类文明的伟大。

进入最后一间开放的殿堂时,一个旅行团的导游小姐正在对她的团员们说:这靠墙的壁橱里面,装的全是经书。壁橱下面的空间是特意为朝圣者留下的,你们如果能从壁橱下走出去,只要走出布达拉宫,一定会感到精神饱满,全身轻快,因为你将放在这里的真经全部取走了。当然,你要不信,也可以直接从这张大门出去。

在她的煽动下,所有团员全弯着腰,从壁橱下那矮矮窄窄的空间中,一个接一个地走出了殿堂的大门。

这显然是一个活跃气氛的段子,但身处佛殿中的我,竟也不由自主地低头弯腰钻入壁橱下面,一直沿墙走出了大门。

说来奇怪,下午四点左右,当我走在北京路上时,突然觉得精神格外饱满,走起路来,脚步异常轻快。连日来不断长途跋涉积累下的疲劳,竟然一扫而光,不翼而飞了。

是朝圣后的满足还是心灵得到净化的结果?不得而知。但导游小姐的话果然在此刻验证,倒是真正令人匪夷所思的。

我其实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是否因为宫内的空气、环境与外界不同或是其他原因造成的,那只有留待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们去研究了。

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小贴士:

拉萨城虽然不小,但主要景区集中在北京路沿线,住宿可以靠近这一带,私人招待所住宿费单间一般20——50元,但没卫生间。洗澡有专门的浴室,每位每次5元。我见很多“驴友”住的宾馆四人间,也是没卫生间的,但价格要比这贵很多。

 

 

2005920  星期二 

拉萨——林芝

昨天下午,在布达拉宫里面收到北方小伙W发来的短信,告诉我,他已到日喀则,但去珠峰的车不好找,要我在拉萨打听有无去珠峰的散团。

之前,我与W已约好,他到日喀则后要了解一下,那里有无去珠峰的客车,如有,则告诉我,我即去日喀则与他会合,一起去珠峰。

从布达拉宫出来,我沿着北京路的酒店、旅行社寻访去珠峰的散客团。

走了几家旅行社,还在热心“驴友”指导下,去了几家“野驴”较多的酒店,查看留言板上“野驴”们发布信息的字条,除了大开眼界,没有任何收获。

一是旅行社报价太高,从拉萨出发的“珠峰朝圣之旅”,有一家旅行社报出的“豪华团”价格竟达5880/人,“标准团”也要3880/人。报得最低的,也在2200/人以上。

KAO!比我从云南到拉萨的全部费用还多。

二是有自驾车的“野驴”都是找MM同行,如某酒店留言板上贴出的字条:有自驾车,游日喀则、珠峰,征MM一名同行,无须任何费用。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无须任何费用”且只要MM一名,内中奥妙,不言自明。就不知有没有那不怕鬼的MM,毛遂自荐,送肉上砧板。

三是报名人数少,无法成团。如有家酒店留言板上贴出的珠峰游,价格1200/人,并有联系电话。打过去问,原来是旅行社贴的,但回答说,因报名人少,无法成行,已经撤了。问价格为何如此低?答:这只是每人分摊的租车费,其他费用自理。

MD,只怕是要凑个40人以上的大巴车,才不会撤团!我有些愤懑。

将了解到的情况发短信告诉了WW只好作罢。

我这次制定的“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探险之旅,已经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既然如此,我也决定不去日喀则了,因为从拉萨出发的珠峰之旅,都要顺路参观日喀则景点,还是留待我下次再制定一趟专程的“珠峰朝圣之旅”吧。

虽然决定不去日喀则,今天上午还是要去游览一下拉萨城里的大昭寺。

据介绍,像“金瓶挚签”定达赖、班禅接班人这样一些重大的宗教、政治活动都是在大昭寺里举行,因此,它的地位甚至超过布达拉宫,是所有佛教徒朝圣的终极目的地。

大昭寺在北京东路上,离我的住地更近。

仍在四川老板的小店吃早餐,然后沿着已经熟悉的街道慢慢步行过去。

要去大昭寺,先进八廓街,因为大昭寺就是被八廓街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包着的。

八廓街又叫八角街,这不是人们的笔误或口误,因为据我亲眼所见,八廓东街路牌写的是“廓”字,而八角南街路牌写的便是“角”字。查地图,则全部标明“八廓街”。

八廓街其实就是大昭寺的转经街。

为什么要转经?转经的宗旨是什么?没有研究。但转经只能朝一个方向转,而且是顺时钟方向,倒是看得多也记熟了的。

藏民手上拿着的那个转经杵和转经道上设置的转轮,只要注意看,也是如此。绝对不会出现一个轮子左转,另一个轮子右转的现象。

“入乡随俗”,哪怕只是一名游客,只要走进了转经道,就得随着朝拜的香客,从左至右地行进,千万不能逆行。这也是对宗教和信徒们的尊重。

八廓街上就是如此,所有中外游客与朝拜的香客一起,不论是从哪个街口进入的,都自动顺着人流慢慢地朝大昭寺走去。

大昭寺在哪个方向,当然无须问得了。

大昭寺前挤满了游客、香客,香客们十分虔诚地趴在地上行五体投地礼,游客们则拼命拍照。

门票70/人,室内同样不准拍照。

大昭寺是拉萨老城的中心,也是信徒们心中的圣地。正殿上方正中小殿内供奉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佛像,是佛界绝无仅有的一尊。

很多信徒不辞辛苦,五体投地地一路叩拜到拉萨,哪怕路上化费一年半载时间,也在所不惜,目的就是为了一睹2500多年前的佛祖真容。

听说还有远自国外一路叩拜过来的。

有关大昭寺的介绍,资料很多,无须赘述。

唯一要补充的是关于欢喜佛的介绍。因为查遍所有能看到的相关资料,大多对此绝口不提,即使有提到的,也是语焉不详,一语带过。不是亲眼目睹,甚至不知道大昭寺内还供奉有几尊欢喜佛。

大昭寺正殿四方,每方都有几间小佛殿,面对正殿右手方有一间佛殿,里面供奉的几尊坐佛均在怀中搂抱着一位赤身裸体的长发女子,女子取观音坐莲式,与佛对抱,嘴脸相接。

这就是正在阴阳双修的欢喜佛。

这其实是一种文化现象,大可不必为尊者讳,但我们所有的资料鲜有提及。

印度的佛教据说是从世纪初传入中国的,经两晋南北朝广为传播,至隋唐达到鼎盛。随之产生出多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宗派,如:律宗、禅宗、净土宗、密宗……

也算得上是源远流长了。

但我参观过最早的寺庙,如洛阳的白马寺,也参观过最年轻的寺院,如青岛的湛山寺、深圳的弘法寺。其他名寺宝刹也曾多次随喜,如杭州灵隐寺、开封相国寺、嵩山少林寺以及佛教的四大道场:普陀山、九华山、峨眉山、五台山等等。所到之处,从没见过哪座名寺、那间宝殿供奉有阴阳双修的欢喜佛。

而藏传佛教与内地奉行的佛教同属大乘佛教,通称北传佛教。佛理教义是一样的,供奉的佛陀当然应该一致。何以独独欢喜佛入不了内地佛门呢?我看这是儒家文化从中作祟的缘故。孔老夫子鼓吹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他那套伦理道德观念又被历代统治者奉为正统,大力提倡,那还容得下菩萨有女人?!在他们眼里看来,如果供奉欢喜佛,简直就是诲淫、宣淫,玷污了不二法门,因此被扫地出门了。

大昭寺始建于七世纪,比洛阳白马寺晚。据说是唐朝文成公主将佛祖12岁等身铜像作为嫁妆带进西藏后,藏王松赞干布为了供奉佛祖,才动工兴建的。

1300多年以来,大昭寺几经兴废,仍然能给欢喜佛一个应有的位置,还专门给他修建了一间殿堂,享受长年香火。由此可以看出:一、当时的西藏,因为交通、地理等原因,受儒家文化影响很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二、说明释迦牟尼创建佛教,原旨并不排斥性。他鼓励女性一起修炼,甚至可以在男女正常的性生活中进行修炼,共同成佛。与今天佛门所提倡的六根清净、无欲无求、苦行僧似的修行,南辕北辙。

我忽然想起了鲁迅先生在一篇文章里所讲到的:他们幼时不谙事,取笑和尚有老婆,却被那和尚怒目金刚似的喝斥道:和尚没老婆,哪来的小和尚!

此话当如醍醐灌顶,振聋发聩。

我也想起了传说中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与他们生下的七位美丽仙女,以及东海龙王敖广的众多龙子龙孙。

还有诸如土地公公、土地婆婆等夫妻似的神仙人物。

天上的玉帝、神仙都可生儿育女,难道菩萨就不许有女人?

大昭寺里的欢喜佛使我看到了佛门修行的人性面。

我认为:时至今日,我们如果仍然对此讳莫如深的话,只能说明两千多年来的封建道德观念,仍然在我们某些人的头脑中占着统治地位。

 

参观完大昭寺,我要“打道回府”了。

中午12点前退房,去客运东站买去昌都的票,回说,东站没有去昌都的车,林芝才有。其实,此前我曾去西站看过,那里有往昌都的始发车,票价280元。此刻赶去当然迟了,房也退了,那就先去林芝吧。

问现在有去林芝的车吗?回答有,就是1230分这班,马上可以走。

这班车是“雪佛龙”,四人座,每位120元。

五人中除我和一位在林芝工作的四川籍女士是汉人外,司机和一对青年夫妇都是藏族同胞。

上车时给司机打了招呼,过米拉山口时,请停一会,司机满口答应了。

因为前天从林芝过来,经过米拉山口时虽然拍了照片,但究竟是晚上拍的,没有取到全景,总觉得有点美中不足。这次往回走,经过米拉山口正是适合拍照的时间,想补拍几张。

可惜天公不作美,到米拉山口时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下雨也得拍!

我请司机停车,又请他同我一起下去,帮我按快门。

还是那句话,藏族司机就是好!

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下,盖着头,与我一起冒雨朝石碑跑去。

匆匆忙忙按了几下快门,也来不及检视,我又拿着相机朝下面跑去,拍了个山口前的全貌,这才匆匆跑回车里。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四川女士惊奇地问我:你跑来跑去,怎么没有高原反应呀?

此前她早就在不停地朝窗外呕吐,在她的刺激下,坐我旁边的藏族女青年也被引得吐了起来。

我有些为自己的身体感到自豪,回道:我过5300都没事,这才刚过5000呢。

她说来林芝10几年了,也适应了高原环境。主要是最近没休息好,才晕车。

男青年也向我解释,说他女友以前从不晕车,这次是被四川女子带发的。

我看她俩连胆水都吐了出来。

“雪佛龙”还是比中巴快,下午五点多,车就到了林芝。

出站时顺便在窗口问去昌都的票,答复是:今天已经开出去了,要后天才有。我问有去波密的吗?回答说,波密票明天也没有。

这就奇怪了,我从波密过来时不是天天有车吗?

售票员告诉我,那是小车。我说小车也行呀。她说:小车的票不在这里买。

我问去哪里买?

扔过来一句话:你去问司机吧。

反正今天是走不成了,先住下吧。

晚上打听到,去波密的小车都停在XX局的大院里,连夜赶去,果然如此。

与一位开越野车的司机谈妥后,他把我送回了住的招待所,并约好明早八点来接我。

当然还是藏族司机。

 

小贴士:

拉萨去昌都不要在东客站买票,要去西客站,票价280元。如果林芝、波密、八宿、邦达一段、一段走,花费高很多。

 

 

2005921  星期三 

林芝——波密

早上八点,司机果然开车来接我。

驾驶座后排位置上先坐了一位中年男子,左脸颊上有道明显的刀痕,裤兜里还插一把长长的藏刀。我上车时,不苟言笑的他冷眼打量着我。

我心里一惊,此人最好别惹。

后来大家熟了,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他人很好,属于那种外冷内热型的男人。每次车停下,他都是主动让我从他那边下去,中午还将带来的饼干拿出来,分给所有的乘客吃。

大前天从波密去林芝时,六人座,坐了七个,我都有些叫苦不迭。这次可好,同是越野车,却一下钻进了大大小小整整10个人,司机还不在此数。

我被安排在那位带刀客的正后面。

整车人中只有我和另外两个四川后生是汉人。

两个四川后生不过20多岁,却都穿西服打领带的,估计是哪个公司的业务员。

10点来钟,车在鲁郎桥头小镇停下吃早餐,我因在林芝上车前已经吃过,便在小镇闲逛。

10点半左右,车过鲁朗兵站,不久便进入施工路段。

先到的车已经在前面排成长龙了,乘客与司机大都下车躲在阴凉处打扑克,等候放行。

根据上次路过的经验,估计施工人员吃中饭前后要放行一次。也就下来到处游荡。

看来施工进度不错,三天时间,路面已经前移了几百米。

中饭时间到了,盒饭也送到了工地,施工人员全部坐在阴凉处吃饭。

没见有人来挪动路障。

怎么中午不放行呢?很多人在问。

回答说:对不起,得赶进度。我们吃过饭马上开工,中午不放行了。

那什么时候放行呀?

公告上不是写了吗?下午7点。

糟了!

就因为上次过来时,罗布觑了个机会先过去了,害得我以为这次仍然会如此,行前没准备一点食物。如果等到下午7点放行,从这里到通麦最少还得走两个小时,而且只有到通麦才有饭吃。如此说来,我岂不是又得像上次一样,要饿123个小时?

后悔已经晚了,这深山里面,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更不要说有人住了,到哪找吃的去呀?

下午两点多钟,乘客们纷纷开始吃自己预先准备好的中餐。

我当时独自坐在路边高坎上的树阴下,此时,几位藏族大妈大爷大概也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带着食物爬上来了。

当他们在我面前打开食物时,那个香呀,直往鼻孔里钻。

我斜眼瞄了一下,有烤饼和大块的熟牛肉,还有些咸菜。一位大爷还拎了瓶白酒,边喝酒边撕下大块、大块的熟牛肉往嘴里塞,吃得咂口咂舌的。

饥肠辘辘的我只好转过背去,眼不见心不烦嘛。

谁知,转身又看到后边也坐满了野餐的乘客,看装束是一帮自驾游的“驴友”。

他们更绝,吃饱喝足了,此刻正在自带的燃气炉子上烧咖啡呢!

就我一傻B,一点吃的也不准备,活该!

随即又安慰自己: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顶多也就是饿10几个小时罢了。纯洁青年早就说过,他在部队时,急行军10几个小时不吃饭是常事,因为得按时赶到指定地点,哪还有功夫吃饭?

解放军叔叔就是咱的榜样!

正在自我安慰时,忽然一辆破人货车从左边空道驶到我站的地方停下了。车上一男一女用四川口音大声吆喝:有方便面、火腿肠、啤酒、饮料供应呀,要买的赶快!

这真是及时雨啊!还学啥解放军叔叔,赶紧买吧。

我第一个冲到车前,问:方便面咋卖?

回答吓你一跳:10元。

10元?4元还是10元呀?我怕分不清四川话的410,再问一遍。

四川女人两手向我一伸,张开10指,大声说道:10元。

MD!真黑,趁火打劫啊!

肚子却在提醒我:10元就10元噻,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

于是大声问道:有开水没有?不然干干的咋吃得下呀。

有、有、有!

那就泡一碗吧。

趁四川女人泡方便面的功夫,又拿起火腿肠问:这个咋卖?

火腿肠是最小、最短那种,比小手指不会粗多少。

这次轮到四川男人大声吆喝了:一元一条。

管他的,一元就一元,方便面还没泡好,两条火腿肠就被我塞下去了。

此时,也有那像我一样饿急了的,纷纷掏出钱来认宰。

方便面被我三扒两嚼,鼓眼一吞,很快就搞完了。舔舔嘴,又花三元钱买了瓶小孩吃的酸酸乳。

车反正一时半会走不了,我一边慢慢吸着酸酸乳,一边揶揄四川男人:你今天就发财啊,赚的是平时的三倍吧?这里修路要搞到12月底去,还有两三个月,正好赚笔钱回家过年啊。

四川男人嘻嘻笑,数着攥在手中的大把钞票。

他的车其实就是从我们早上停车吃饭那桥头小镇开过来的,要早知道,我在那里买点吃的带过来,也就不会当这大头虾了。

这次交通管制很扎实,真到规定时间才放行。

快到7点时,所有停在那里早就不耐烦了的司机们,差不多是同一时刻按响了高音喇叭。

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在宁静的山谷中回荡,确实热闹。

车到通麦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停车吃饭,还是在大前天过去时吃过的那家饭店,也仍然是司乘人员同桌吃,AA制,餐费平摊。看来是这里的规矩了。

狼吞虎咽吃了四大碗饭。

林芝波密间有段险路,过来时是白天,看得心惊胆颤,晚上往回走,却因为不知险段在哪里,反倒很坦然。

糊里糊涂竟然到了波密。

不过已是晚上12点多了。

 

小贴士:

林芝去波密越野车车费,前排100元,后排80元。波密中心广场附近有很多旅社和招待所,车一般都停那里。

 

 

2005922  星期四 

波密——昌都

昨天在鲁朗兵站等候通行时,四处闲逛,忽然,路边停着的一辆越野车中,有人向我打招呼。定睛一看,是18号那天从波密经林芝去拉萨时,一起同车到拉萨的藏族大叔噶扎西。

他从拉萨往回返,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我,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说:如果不是交通管制,都在这堵着了,我们不一定能遇着。

他问我去哪里,我说,票是买去波密的,不过我要去昌都,还不知明天波密有没有去昌都的车。

听说我去昌都,坐在驾驶位的小伙子开口了,他说:前面那几辆“帕杰罗”都是去昌都的。我帮你去说说,让他们带上你。

我问:方便吗?他说,那有啥不方便的,他们是拉萨旅行社放空去昌都接团的车,顺便带个人去,应该没问题。

噶扎西介绍说,小伙子是他弟弟,也在拉萨开车,那些司机他都认识。

能在这里接上去昌都的车,我当然是求之不得了,噶扎西与他弟弟很热心,当即下车带我去找旅行社的司机。

那几位司机在车下阴凉处打扑克,噶扎西弟弟知道我不懂藏语,是用普通话同他们说的,他们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问要多少车费?其中一位单单瘦瘦,头戴礼帽,极像好莱坞西部片中牛仔形象的男子答复说,就给两百元吧。

波密去昌都还有五百多公里,“帕杰罗”车只要两百元,我自然很乐意。

牛仔形象的司机给了我一张名片,叫我到波密后与他联系。我看名片上印的名字也叫扎西,脱口说道:你们这里叫扎西的真多呀。

他们告诉我,扎西在藏语中是吉祥如意的意思,所以叫这名的特别多。一个村十个小伙子,说不定就有八个叫扎西的。

噶扎西大叔很热情,怕我万一走不了,特意给我留下了他在波密的电话,说如果没走成,就打电话给他,他明天带我去XX雪山和XX寺庙游玩(名字忘了)。

藏族同胞真是热情好客!

昨天到波密已是晚上12点多钟,因此没有与扎西联系,今天早上7点不到就给他打电话,扎西把他们住的宾馆告诉了我,又叫我不用着急,他们要9点才会出发。

听扎西这样说,我放了心。从从容容吃过早餐,又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因为没带一点吃的,已经在路上饿过两次了,再要不做一点准备,那就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B

扎西他们去昌都接团的车队,共有四部车,除了司机,只有一名女导游随行,可说全部是空车。

我上了扎西的车,坐在副驾驶位,感觉只有两个字:真爽!

扎西是旅行社的,非常理解游客的心情。当我告诉他,我从八宿去波密时在瓦村看到景色很美,但没能停车拍照时。他马上说:等会到那,我停车让你拍吧。

扎西车开得很快,从我上他车起,他就一直跑在车队最前面。我夸他车开得快,他很得意地告诉我,有次他一个人开车去昆明接团,2600多公里的路程(我这才知道,昆明到拉萨不是2500多公里,而是2600多公里),他四天就跑到了,打电话回拉萨,人家问他到了哪里,他说到了昆明,人家还不相信,说那样差的山路,最少也得五天。

这段路我走过了,路况我当然知道,弯道又急又险,还有泥石流、塌方和难以预料的飞石、滚石,没有超人的胆量和娴熟的技术,确实是跑不了这么快的。

到瓦村时,他在我要求的地方将车停了,后面的车赶上来,他们又一起在那里休息了很长时间,让我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拍了个够。

我终于如愿以偿,将瓦村的绮丽风光留在了相机中。

中午1230分,在八宿停车吃饭,AA制。

吃饭时,我说,照你们这么跑,看来不要两天就可到昌都。

他们笑了,说:哪里要两天,今晚就到。

下午三点多到邦达,在路边停车休息了一会,继续前进。

邦达那段公路海拔不低,有4000多米,但路况很好,又平又直,就像机场的跑道。

扎西的车跑得更快了,我瞄了一眼速度表,指针已经超过120

不一会,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邦达机场,出现在我们行进的公路右边。机场跑道与公路平行,只是高度比公路低一点。

跑道真长啊!我们用这么高的速度沿着它跑了很长一段路,也没看到它的尽头,倒是看到了路边两座小山包中间夹着的机场楼群。

下午六点多,下雨了,车队在澜沧江边的山道上冒雨前进,七点整,便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昌都。

放眼望去,昌都城被澜沧江与另一条不知名的江呈“Y”字形夹在中间,周围仍是群山环绕。

扎西的车队进了昌都饭店,他们要在这里等候从香港过来的旅游团。

下车前我给扎西说:我知道你们旅行社订房有优惠,能不能请你们订房时,也帮我订一间呢?

扎西便下车去给订房的导游小姐说。

一会,另一位司机跑过来问我:你是住一天还是住两天?

我说,不知道明天有没有车去成都,先住一天再说吧。

于是,沾他们的光,我只花了100元,便住上了三星级宾馆的标准间。

 

《茶马古道歌》里唱道:

过了昌都寺,才能到雅安。

巴塘奶茶甜,理塘糌粑香。

因此,我原来的计划,是从昌都先坐车到巴塘,然后理塘、康定、泸定的慢慢走过去,经雅安到成都完成我的茶马古道之旅。

但我进藏后,只要告诉别人,我准备这样去成都时,便会有人提醒我说:巴塘治安不好,你最好不要在巴塘停留,而且提议,要过去也得是白天。

巴塘治安不好,我出行前查看资料的时候,就已有所了解,但究竟“不好”到怎样的地步,并不清楚,也因此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心,便有意识地向了解的人打听。

在与不同对象的交谈中,总能听到他们绘声绘色地讲述,说出来的事情,确实使人毛骨悚然,我单身一人当然犯不着冒这样的风险,因此稍微改变了一下计划,改由昌都直接坐车去成都,不在巴塘停留了。

根据我坐车的经验,虽说是直达,但路上要停车吃饭、住宿、加油以及大家要方便等等,要想拍照,还是会有机会的。

到昌都住下后,我就叫了部出租车先去客运站,打听去成都的车次与时间。

 

小贴士:

昌都出租车起价5元,其实,因为城不大,只要是在城里跑,也就是5元钱。

上一篇文章: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2
下一篇文章: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4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89]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5041]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651]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768]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5004]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631]
· 新长沙 新联话[16039]
· 出味的长沙话[2288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50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757]
 
· 靖港走笔[3080]
· 古城浏阳词条[3310]
· 以树为名 树立千年[2993]
· 神仙最爱岳麓山[3127]
· 老馋们的浏阳游记[258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