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正文
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2       
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2
[ 作者:常克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3580 | 更新时间:2005/10/20 | 文章录入:admin ]

 

2005916  星期五 

芒康——邦达——八宿

昨晚认识的那几位老乡共五人,两男三女,为首者姓L。听L讲,他们现在昆明做服装生意,想转地方,因此去拉萨看看市场情况。

L说,他以前曾多次来往拉萨,情况较熟,因此带大家走了这条线路,并劝我不要去邦达转车,说去邦达转仍要倒回来的,叫我跟他们一起去左贡转车。

听他这样说,我后来查看了地图,发现左贡只是芒康过去的第一个大站,再过去才是邦达。而邦达是去拉萨必经的三岔路口,不存在倒回来走的问题。

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我决定:还是独自上路,坐平措的车去邦达。

天还没完全亮,我就赶到了平措停车的地方,没想到,L已经在那里东张西望了。看我要先走,他便要我给司机说,等等他们,他回旅社去叫那几个人起床,大家一起走。

我纳闷:记得昨天下车时,平措问过他们,他们回答是今天不走的。

为了等L一行人,平措的车八点才发出。

客车刚刚开出芒康街头,路边有个小伙子扬手示意要上车。

那小伙子瘦瘦小小的身材,外表很普通,上面穿件灰色长袖T裇,下面一条牛仔裤,脚上是双黑色旅游鞋,头上还戴了顶黄“军帽”,很像农村的中学生。

稍微与学生不同的是,他没背书包却背了个小背篓,背篓里不知装的什么东西,只能看到外面套着的、那只装过化肥的白色编织袋。

令人奇怪的是,平措问他去哪里时,他叽里咕噜地不知说了些啥,我坐在平措后面也只听清了“邦达”两个字。但他手里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不少地名,他指着“邦达”两字又对平措重复了一遍:邦达。

这两字咬音很准。

平措让他上车后,对我说:你再问问他,是不是去邦达?

我用普通话问他,他一脸漠然,但我说出的“邦达”两字,他还是听懂了,点头重复了一遍:邦达。

咬音还是很准。

我试着用蹩脚的英语问他:ARE  YOU  GO  TO  BANGDA

他这下肯定地回答道:YES

MD!肯定是个小日本,我心里这样想,转身给平措说:他是去邦达的,走吧。

 

经过东达拉山口后,L告诉我,刚才路旁有个标志,写着海拔5008,虽然我没见到,但听后精神为之一振。我能在不知不觉中通过5000多米高度,证明我适应高原环境,心里更加踏实。

车到左贡,L一行下车了,说是要在这里转车。

平措将车开出左贡街头,停在路边吃饭。

“小日本”也下了车,他对饭店墙上的菜单看了半天,指着“肉丝面5元”那几行字对服务员说:这个。服务员明白了,却用带川贵口音的话对他说道:你要吃面就要等下下,吃饭哩,菜是现成的。

“小日本”一脸茫然,望了望我。

我看他能认识汉字,于是连写带比划地和他说,终于让他弄明白了。

最后的结果,是和我一起吃饭,AA制。

在芒康街头上车后我曾指着他问过:JAPEN  PEOPLE?他装傻摇头。席间,他终于承认了他是日本人,名叫石井X,大学生。

他知道我要去拉萨后,也连写带比划地告诉我,他也是去拉萨。

“小日本”吃饭很斯文,虽是AA制,却像是我请他客似的,一小点一小点地夹菜。我把菜盘往他面前一推:用电影里学来的“日本话”对他说道:你的,大大的米西米西!

邻桌都笑了,他不笑,仍然埋头吃饭,也不知听懂了我的意思没有。

刚刚吃完饭,我的手机响了,看看号码,不熟,没接。又响,这次是另一个不熟的号码。

谁呀?我问。

电话那头自我介绍,原来是L

他急匆匆地问我到了哪里?我说还在左贡吃饭。他马上叫我再给司机说,他们还是想坐他的车去邦达。

搞什么鬼呀?一会走一会不走的。

L讪笑,说是左贡找不到车。

为了等这几位老乡,我们在左贡又耽误了一个多钟。这才记起,我的手机号码是昨天在芒康攀老乡时给他的。

出左贡不远,平措将车停在路旁休息。我看这一带景色不错,取出相机拍照,正好前面公路上两个骑自行车的外国人过来了,车上前前后后挂满了旅行包。见我对他俩举起了相机,其中一位朝我伸伸舌头,做了个V字形的手势,就飞快而又轻松地朝左贡方向驶去了。

望着他们高大矫健的身影逐渐远去,我不由得赞叹:TMD,老外的体能真好,居然能骑着自行车在5000多米的高山峻岭中闲逛。

 

因为半路上轮胎漏气,换胎,下午三点左右,车才到邦达运输站,告别平措下车。

这个三省公路交汇的重要枢纽邦达,其实只是一个小得可怜的品字形小镇。

当地老百姓告诉我们,无论你去哪个方向,要么等那不知何时才能路过的车辆,要么就得包车。

小镇中间地坪里停了几辆越野车和小面包车,L去打听包车价格,即使只是包辆小面包车,去八宿也要34百元。

几位藏民看我们是外地客,主动过来兜生意。L与他们讨价,最少也得350元。龙还想低一点,我说:350350吧,“小日本”也去,我们带他一共七个人,每人才50元。赶紧走吧,不然在这住一晚,也要几十元。

谈价时没看司机的车,谈好价才知是一辆外表好看里面却破破烂烂的长安小面的。一路上,我们被这辆小面的害苦了。

出邦达不远,就是怒江大峡谷,开始车跑不起来,速度极慢,而且化油器肯定漏油,没有完全燃烧的汽油味,猛往车里灌,熏得人直想吐。

我过5000多米的高山也没有头晕,此刻却被这辆小面的漏出的汽油味差点熏晕了。

车在路上两次抛锚。

第二次抛锚后,司机怀疑是电路出了毛病,检查打火情况,白色火苗却打得啪啪直响。

我实在忍不住了,对司机说:是化油器漏油吧?你检查一下看。

司机这才用嘴去吸化油器的管道,一打马达,引擎立刻就发动了。

真怀疑这位大胡子藏族司机的嗅觉有毛病,那么刺鼻的汽油味竟然没闻到。

 

傍晚时分,终于到了八宿,一问又是没车,去波密林芝方向的过路客车,得后天才能经过这里。

正在无措,有人来问我们包不包车,问去波密多少钱?回答要500元,可以马上走。

晚上走山道?他有胆开,我们也没胆坐呀,决定先住下,明天再说。

八宿就一条街,从头走到尾,先后找了几家旅店,都说没水冲凉。最后才搞清,是县城供水的主管道被人挖坏了,去哪家住也不会有水。

此刻差不多也走到了街尾,正好面前就有一家XX局的招待所,就住这吧。

XX局招待所大院里停满了大型货车,沿着大院墙根搭建了一间间简陋的小木屋,那是双人间客房。房费不贵,每间30元。

我问“小日本”:你是单独包房,还是和我一起住?

“小日本”表示要同我住一起,于是进了小木屋。

刚把行李放下,一只硕大的老鼠就跳到了床上,吓得我马上出门叫老板,老板问啥事?我说有老鼠,换楼上住去吧。

老板说,楼上只有四个人住的大房间,房价一样,每床15元。

大房间就大房间吧,总比半夜被老鼠跳上床来亲嘴强。

搬到楼上后,“小日本”收拾东西,这才看到他那化肥袋子包着的是一只做工精美、颜色艳丽的旅行背包。

嗯,“小日本”有心计!

没水洗澡,吃完晚饭,去街上发廊洗头,“小日本”也跟着去了。

我拿出一张五元钞票示意他,“明白的有”?他明白,不声不响洗完头,掏出一张五元人民币付了账,一句话也没说。

我暗笑,八宿街上谁能想到,在我们这帮外省人中间,竟然还混着个日本人。

同宿一室,这“小日本”的行踪,被我“查户口”查了个大概。

他是今年五月就从日本出来的,先飞咱们中国的上海,然后飞香港,再从香港飞到广州,从广州又到桂林,再到南宁,到南宁后出境去了泰国。不久前,从云南的瑞丽入境,一路北上进西藏,在芒康碰到我们。

他计划到拉萨后再从日喀则那边出去,先到尼泊尔,然后印度、巴基斯坦、伊朗,最后到土耳其。明年一月,从土耳其回日本。

我问:你一个人去这么多地方,你爸妈能放心吗?他笑了,连连点头,用中国话说道:放心,放心。

我说:你家肯定孩子多,要是只你一个儿子,他们就不会让你单独出门,一个人跑去那么远了。

他告诉我,他上面只有一个姐姐,就他一个儿子。

睡觉前,“小日本”趴在床上写了很长时间的日记。

 

小贴士:

八宿去波密、林芝的客车两天一班,从昌都发出。

包车到波密,司机开价可能要八九百元,一般500元可以成交。

波密到林芝个体司机的车很多,车型有三菱、猎豹、丰田4500等,所以,一般包到波密就行了。

 

 

2005917  星期六 

八宿——波密

昨晚同L讲好,今天他去租车,包到波密。

一早我在街头拍照,L过来告诉我,车是找到了,但要500元。

我说500500,早点走吧,这地方水都没有,昨晚没洗澡犹自可,连漱口水也没有,早上我还是用昨晚开水瓶里那点剩水漱的口呢。

L听我这样说,回道:那就定了。我说行,但你得先说说你们一起来的那几个女人,出门在外不要老这样磨磨蹭蹭的,每次都是因为等她们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今天一定要早点走,争取赶到林芝。

“小日本”也早早起来了,我俩在街上一家小食店吃完早餐,那几个女人还没出房。

L和同行的另一个男人也来这里吃早餐,我问:你们一起来的那三个女人呢?

他们含含糊糊,语焉不详。

租的车来了,也没见她们出来。

磨蹭到八点半左右,总算见到了人影,却都不去吃早餐,在那条本就不长的街上东游西逛。

我问L:什么意思?

L说:不管她们,我们走。

既然他这样说,我就叫“小日本”去收拾东西。

“小日本”的行囊依然如故,装过化肥的编织袋套在漂亮的旅行包外面,再装进小背篓里。

司机是位藏族老伯,做事牢靠,将“小日本”和L等人的行李放到车顶上的行李架内,再盖上雨布绑好。

车要走了,还不见那三个女人过来,我问L,她们去了哪里?L这才给我说,她们在前面等我们。

我明白,L其实早知道。

离招待所大院不远,是八宿派出所和110报警中心,这是我们昨晚就看到了的。

藏族老伯将车停在派出所门口,说是要登记,就下车去找警员。

在藏族老伯的带领下,过来几位警员检查身份证。

那三个女人不在,车上只有我们四个男人,警员将我们递过去的身份证拿在手里,再要“小日本”的。

“小日本”没说话,指了指车顶。警员问:啥意思?“小日本”还是没说话。

L代他回答:可能放车顶行李内了。

警员说:放行李内也得拿出来。看“小日本”一直没说话,又问:你是哪里人?

“小日本”还是不开腔,我们代他回答:他是日本人。

日本人?警员立刻命令我们:都下来,行李也一起拿下来!

警员先问“小日本”:你要去哪里?

“小日本”叽里咕噜不知说些啥,警员这下傻眼了,自言自语道:这去哪里找个懂日语的翻译来呀?

我说:他认识一些汉字,你写他可能看得懂。

警员听我这样说,便吩咐道:都进来吧。将我们带进了警务室。

这时,“小日本”已经将他的护照取了出来,交给了警员,原来护照就放在他贴胸挂着的一个小布袋里。

警员很魁梧,字也写得好。他工工整整在纸上写道: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你已经去过了哪些地方?你为什么要去拉萨?你知道吗?你现在走的这条路属于封闭路段,是不对外国人开放的。你如果一定要从这里过去,需持有西藏军分区作战部批准的放行条,你有吗?

“小日本”默默看了半天,用“中外结合”的口音吐出两个字:没有。

警员听他说“没有”,知道是“放行条的没有”,于是又刷、刷、刷地写道:如果你没有西藏军分区作战部开出的放行条,你得原路返回。

小日本又默默看了半天,又冒出“中外结合”口音的两个字:没钱。

没钱?我当然知道这是“狡猾狡猾”的了。昨晚还给我说,去拉萨后还要游那么多国家,明年一月才回去,能没钱?

这小子不简单!

警员听他说没钱,只得打电话请示,一回头见我们都在瞅着他俩乐,便朝我们挥挥手:你们可以走了,他必须留下。

我朝“小日本”说声“拜拜”,又做了个空中飞行的手势,口里说了两个地名:昆明、拉萨。我的意思是叫他从昆明飞过去,我想他应该明白,他却一脸木然地看着我,无任何表示。

这小子道行不浅啊!

从警务站出来,已是九点半钟,藏族老伯可能也觉得出发晚了,踩足油门,车子飞快地驶出了八宿县城。

经过县城外的桥头时,那三个女人出现了。

我忽然想起,在云南佛山检查身份证时,被警员反复盘问,只差没检查行李的,不就是她们几个吗?记得当时她们异口同声说,在芒康做服装生意,回芒康去。

看来,他们五个人不简单!

显然,这一切都是L预先安排好了的。

我要提高警惕才对。

到波密后一定不能再和他们同车走了。

几个女人上车,得知“小日本”被警员扣下了,咕咕哝哝道:包车费每人又要多摊十几块。

我也妇人心理:好容易碰到个AA制对象,这下泡了汤。

事情还没完,小面的刚到然乌湖,藏族老伯的手机响了,说些什么,听不懂。开始,老伯还是边开车边接电话,后来干脆将车停下,对我们说,你们有人偷了东西,人家报案了,派出所要你们回去。

然乌湖属波密县,距八宿县城已有90多公里,要转回去抓小偷?

我问:谁是小偷,那边查清了吗?

老伯说:那边说,是个女的。

女的?我很生气,对L说:你看着办吧!

我带着相机下了车。

然乌湖很美,但此刻的心情却很坏。

这是几个什么人呀?他们到底是去拉萨干什么的?

下次可不能太乡情了,不是说,当面叫老乡,背后打一枪吗?

那几个女人的事,电话来、电话去的打了大半个钟头才搞清楚,是其中有个女人在街上买东西时,少付了30元钱。在L的调解下,那女人当场将30元交到藏族老伯手中,可他接过钱还是不肯开车,提出要把租车费先交了。

我能理解老伯此刻的心情,叫L先付了两百元定金给他。

老伯拿到两百元,小心翼翼收好,才发动车继续前进。

 

屋漏偏逢连夜雨,小面的后轮爆胎了。

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到波密已是下午两点半。

如果出发早,路上不这样多次折腾,原本中饭前可以到的。而波密到林芝只有两百多公里,无论如何天黑前也可以赶到。

快到波密时,L对我说:到波密后,休息两个小时,你去拍照,然后再走。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L早就安排好的“缓兵之计”。

车到波密后,那几个女的就说,今天累了,不走了,后来又说要去看朋友,看过朋友再走。我见此情况,顺水推舟,说:那我就少陪了,我先走,到林芝等你们吧。

L与他那男伴一起,将我就近拉进了一家饭店,说,她们去看朋友,我们先去吃饭,等她们看过朋友,我们一起走。并吩咐那几个女的:四点半准时在这里会合,再找车一起去林芝。又指着中心广场对我说,不要急,那里有的是车,还都是三菱吉普,跑起来很快。

那男的也说:那些车随时都可以走的。

我指着那几个走远了的女人问:她们不在这吃了饭再去看朋友吗?

L说:不管她们,我们吃。拉我和他那位同伴坐下,然后叫老板上白酒。

奇怪!这一路过来,吃饭没见他们喝过酒,现在竟然提出要喝白酒!

我坚决不喝,他们无奈,只好各自喝了一小杯店里自酿的药酒。

正吃饭,三女中的一个进来了,L问她吃饭没有,回答吃了,在店里转了一圈,啥也没干又出去了。

吃完饭,将路上开销算清,三一三十一,按AA制分摊。

四点半,那三个女的倒是准时回来了,问吃过饭没有?都说在朋友处吃了。

见她们回来,L就与那男的双双出去,说是去找车,这一去又是半个多钟头不见人影。

此时,三个女的则催着老板下面条,说是饿了。

真是莫名其妙!

又等了会,L没回,回来那男的,对我说:你去看看吧,三菱车太贵,每人要一百元,硬是谈不下来。明天再走吧,明天有大车,便宜些。

我还是那句话:一百就一百,我走了。

到广场一问才知道,去林芝的车都是上午出发。下午要走,不包车是很难凑齐六七个人的。L他们今天想方设法不去,我只好等等看,万一凑齐人,今晚还能赶到林芝,明天就可以到拉萨过中秋节了。

在中心广场里看中了一辆新三菱吉普,司机是个很帅的藏族小伙子,叫罗布,在他车旁等了好一会,确实无人问津,看来真的只能明早走了。

跟罗布约好明早七点半去找他,便去住店。

终于摆脱了L等人!

 

小贴士:

波密去林芝不是每天都有车,但波密的中心广场上有车出租,三菱吉普6人座要坐7个人,每人100元。依维柯80元。

上一篇文章: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1
下一篇文章: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3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42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73]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88]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94]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50]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69]
· 新长沙 新联话[15993]
· 出味的长沙话[22833]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54]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82]
 
· 靖港走笔[3049]
· 古城浏阳词条[3275]
· 以树为名 树立千年[2970]
· 神仙最爱岳麓山[3100]
· 老馋们的浏阳游记[2569]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