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特约撰稿 >> 正文
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1     
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1
[ 作者:常克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6689 | 更新时间:2005/10/20 | 文章录入:常克 ]

本文虽然已在新华网论坛游山玩水栏目和深圳新闻网论坛旅游/摄影栏目附有图片全文贴出,但是,长沙里手网站上设有我的个人博客,因此,不能不在这里再贴一次。
此前我曾在某BLOG网做了个人博客,但该网过滤的敏感词实在多得让人不能忍受,我在平面媒体发表过了的文字它的电脑竟然也通不过,又没有值班版主及时检查放行。于是,我只好将那博客停用了,而代之在长沙里手网上做了我的个人博客。
我与里手网站的创建人是朋友,有事也好商量。
我发在这里的文字,不论是在平面媒体发表过的,还是在网络上贴出的,均为最后定稿。特此说明。


    神秘的拉萨总是吸引着驴友们的目光,去拉萨的行程也是年前就安排好了的,但以怎样的路线和方式进去,却一直踌躇未定。当然,坐上飞机直飞拉萨无疑是最省事的了,这种点对点的旅游方式一直是一般旅游观光客的首选。我作为一名老资格的野驴来说,如果也以这样的方式进去,自己都觉得有失我们野驴水准,只怕今后无颜面对天下驴友。

野驴们旅游的乐趣不只是到达目的地,更多的乐趣都在前往目的地的过程中。没有过程的旅行,就像囫囵吞枣,进是进去了,可一点滋味也没尝到。

正在考虑中,八月,中央一台在黄金时段播出了电视连续剧《茶马古道》。那饱含浓郁民族风情的画面和优美动听的《茶马古道歌》立即触动了我的心弦,路线和方式也马上确定下来。那就是:沿着茶马古道走!

具体的行进路线我是根据歌词唱出的地名来规划的,即:首先飞昆明,然后走滇藏线,经大理、丽江、中甸(香格里拉)、德钦进入西藏,再走芒康、八宿经波密、林芝到达拉萨。返回时则走川藏线,经昌都下巴塘,过理塘到雅安,从成都出来。

虽然随着旅程的延伸发展,我后来知道了,那并非是一条唯一的古道,但那首促使我选择了这样一条行进路线的《茶马古道歌》,却自始至终伴随我完成了这次的拉萨之旅,它至今仍不时地在我脑海中回荡:

前面那座山,你是什么山?

过了昌都寺,才能到雅安。

巴塘奶茶甜,理塘糌粑香。

过了八宿,  就到芒康。

前面那条江,你是什么江?

过了中甸城,才能到丽江。

大理姑娘好,普洱茶叶香。

茶马古道远,人间到天堂。

 

外出旅行我从来都是只身一人,家人也习以为常了。但这次去西藏却有些建议,主要是,第一、西藏不比其他地方,那是雪域高原,海拔几千米,如果有高原反应怎么办?所以,第二、最好找几个同伴一起走,不要独自一人进去。第三、实在无人同行,就参团,跟旅行社走。

我虽然否决了第一、第二条建议,考虑到家人的关心,我还是在网上发了帖子,征同行者。

不料,看到我列出的路线,愿意同行的网友也高山仰止了。有人甚至断言,我这样走只能是“异想天开”,是根本实现不了的。后来才知道,进西藏虽然有四条路线,即:新藏线、青藏线、川藏线和滇藏线,但真正开通了旅游路线的,目前确实只有青藏线和川藏线。我要走的滇藏线与新藏线一样,恰恰还没开通旅游线路。而且,在这四条路线中,滇藏线的路况可能是最坏的,特别是德钦至芒康、八宿段,那种险峻难行,非亲身体验简直无法想象。

没有征到同行者,我也坚决不参团,决定像以往一样,仍旧独自一人上路。

出行时间定在910号,先飞昆明,然后大理、丽江……一站一站地坐长途客运车前进,直到拉萨。

下面是我整理后的旅行日记。

 

2005910  星期六 

晚上飞昆明。

人说,进西藏最怕感冒,即使感冒了也不能吃感冒药。

朋友家人也不断嘱咐:一定注意,千万千万不能感冒啊。

没想到我的西藏之旅,就从这一天开始感冒了。

原因很简单,上飞机时穿的是短袖T 裇衫,机舱里空调温度调得很低,不久便有人开始向空姐要毛巾被,等到我也觉得冷时,所有备用的毛巾被早已借完了,只好抗着。出了昆明机场,地面温度较高,一冷一热,就打起了喷嚏,接着开始鼻塞、流鼻涕。

因为考虑到明天去大理坐火车的方便,晚上住火车站附近的三元宾馆。

人说“云南十八怪”,其中有一怪,便是“火车没有汽车快”。尽管如此,能有火车坐的线路,我总是尽量坐火车,因为火车宽敞,比坐汽车舒服。

连夜去火车站买好了明天早上814分由昆明开往大理的N996次车票,吃了两颗速效伤风胶囊和一包板蓝根,睡觉。

 

小贴士:

昆明开往大理的N996次车,票价35元,行车时间5小时27分。

三元宾馆住宿费单间50/天(公用卫生间),80/天(带卫生间)

 

 

2005911  星期日 

昆明——大理

早上814分的车,六点就起来了,看完中央台的早间新闻后退房,在街对面小店吃了碗过桥米线便朝车站走去。

记得去年秋天去泸沽湖,经过昆明火车站时,车站还在施工建设中,现在已经建成了,当然得拍张照片留作纪念,更何况我这次去拉萨还把昆明作为了我从滇藏线进藏的起点呢。

下午140分列车正点到达大理下关火车站。

在站前拍了几张照片后转8路公交车去大理古城。

去年来大理时,在路上结识了一对旅行结婚的北京青年夫妇,经他们介绍,在古城人民路靠近洱海门不远处的白族民居客栈住宿,觉得那里条件不错,刚刚新建的两层新楼,雕梁画栋,客房内的摆设布置与星级宾馆的标准间一模一样,卫生间里的洗漱用品也一应俱全,房价却很低,包房才50元。如果两人结伴住,AA制,每人只需25元。所以决定这次还是住那里。

客栈的彭老板不在家,老板娘接待的我,说起去年住店的往事,她竟还记得,更有了些亲切感。登记时还想入住去年住过的房间,不巧有人住了,老板娘把我安排到楼上,感觉房子更宽大些,又临街,非常满意。

虽然大理古城及洱海一带去年游玩过了,但还是放下行李就立马背上相机出去转悠。

古城南门城楼上在维修,搭满了脚手架,穿着民族服装的白族姑娘们在城楼前招揽游客:先生,与“五朵金花”拍张照片吧。我打趣道:城楼在维修,搭满了脚手架,拍出来背景不好看。嘿,姑娘的回答竟然很专业:你拿的是数码机,可以在电脑里把脚手架去掉的。

想起了茶马古道歌里唱的:大理姑娘好,普洱茶叶香。

等会一定要记得去买普洱茶!

晚上回客栈,意外地发现,不仅彭老板这么晚了还没回家,竟连老板娘也不见了,只留下老板的爹一人看着这幢大屋。一打听,才知道今天是农历八月初八,白族传统的闹海节,彭老板白天忙了一天,就是忙的这事,傍晚,老板娘也急不可耐地赶去看热闹了。

听到彭老板爹这样说,非常后悔,看看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去洱海边的车也早没了。只好冲凉睡觉。

感冒还没好,好在出来前准备充分,药都带得有,临睡前又吃了两片速效伤风胶囊和一包板蓝根。

 

小贴士:

古城白族民居客栈住宿费每间50/天(带卫生间)

古城至洱海码头公交车很多,车票一元

坐船去天镜阁、观音阁一带游览,在码头买票,票价100元,自己谈价,只要40元或更低

在古城各景点前与“五朵金花”合影,只需付人民币五元,每“朵”金花一元

 

 

2005912  星期一 

大理——丽江

上午1030分从古城坐大巴去丽江。

今天在去丽江的路上认识了一位从部队自主择业回到地方的“团副”和两位北京美女。

还在大理上车前,我就看到上车点旁站着一位穿迷彩衣裤,戴迷彩帽,着迷彩靴,背迷彩双肩包的男子,在与人侃侃而谈,上车时才知道,他也是去丽江旅游的。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位个子高挑的北京姑娘。从后来的交谈中得知,高个北京姑娘是他在旅途中认识的。另一位北京姑娘则是我们从大理上车后才结识的。

“团副”自我介绍说,他16岁即已入伍,回地方前已受部队正统教育17年,故在思想、思维方式、人生观等等一系列问题上都很传统、正规,自言“纯洁青年”。

纯洁青年却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他一直称呼比他小的高个北京姑娘做“大姐”。而严肃认真惯了的他又常常受不了“大姐”的玩笑与揶揄,一路上不时向我们“诉苦”,引得我们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在大理至丽江的路上,大家聊起了泸沽湖和那外人看来十分奇特的走婚。开始,纯洁青年如同听天方夜谭,听到有趣处插话,问:汉人在那里能不能走婚呢?我开玩笑说:听说有啊,你是不是想去走走?他开始是斩钉截铁地回答:我是绝对不会去走婚的!沉思一会,又说:应该不会。再过一会,忽然惊呼:唉呀,要是有了小孩怎么办啦!?

我等大笑,“大姐”又揶揄道:你还说自己纯洁,前后不到十分钟,你就腐败了!

丽江古城住宿是北京姑娘找的客栈,每间房40元,还带卫生间,美中不足的是被褥有点潮,以后如果再来,记住,要住楼上的房间。

此前,纯洁青年与他网上结识的一位黑龙江小伙子约好在丽江古城相会,见面后两人住到了另外一个客栈。

纯洁青年确实纯洁,晚上,我们几个旅途中结识的男人在古城酒吧街喝酒,闲聊中他吐了真言:与北京姑娘虽是萍水相逢,却为了节省住宿费,路上同室而居已有两晚,均秋毫无犯,都是倒下就呼呼大睡,简直就是将“大姐”视为了同性。我们几个大男人听后大叹:赞他“坐怀不乱”,比“鲁男子”还经得起考验,是21世纪的“柳下惠”。

其实,北京姑娘早就私下跟我们称赞过他,说他本分正派,而且体型高大威猛,兼带一脸正气,与他结伴同行很有安全感。

不过,我们也给了他一个建议:不要再叫大姐了,那是很犯忌的。

纯洁青年讨教:叫啥好?我说叫美女最时尚,如果你叫不出口,那就叫小妹吧。他若有所思,然后点头。

午夜时分,从酒吧出来,问起明天各自的安排,我回答:我此行的目的地是西藏的拉萨,明天一早我便往中甸方向走了。纯洁青年一行则要先去玉龙雪山,邀我同行。我说,我去西藏,这一路上雪山有的是,玉龙雪山就不去了,我看梅里雪山去。

 

小贴士:

大理至丽江的长途客车依车型不同而价格不同,价格最低的是依维柯,仅35元;豪华大巴4550元;中宇客运40元,打折37

丽江古城里的客栈,包间一般40——50/天(带卫生间)有两张床,两人住,AA制最适宜,以住楼上为佳

 

 

2005913  星期二  早上小雨  中午转晴

丽江——中甸(香格里拉)

去年来丽江,未曾登高俯拍古城,一直感到遗憾,早上起床即奔往黄山公园文昌宫,这是俯瞰古城的最佳处。

登高举目,果然别是一番景象,举起相机一顿乱拍,先将美景收入眼底再说,拍得好不好,回去再认真检视,改删掉的删掉,该保留的保留。这已是我拍照的习惯做法了,使用数码相机就是有这个优点。

刚刚拍完,天空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回到山下古道,又举起相机,再次将“古道客栈”收入镜头。

此行就是为着古道来的,但凡有“古道”或“茶马古道”字样的地方,只要发现,决不放过。

9点多钟,收拾好行装赶往丽江长途客运站,先在车站旁的小食店吃了碗四川肥肠粉,再进站买到了10点整从丽江开往中甸(香格里拉)的车票。票价26·5元,车票附“乘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单”,保险费3元。虽然出行前在保险公司购买了全年的人身意外保险,但觉得这几元钱还是交了的好。正如我在保险公司办好手续后给工作人员说的:钱我是交了,手续也办好了。但我并不希望在你们这里拿到一分钱的理赔,我买的只是一个放心。 

像我这样心甘情愿白交钱而不求回报的客户,保险公司可能见得不多,听我这样说,他们似乎很感动。

车票号是8号,旁边坐的一老外,看他也是单身一人,心里不免踏实了很多。我一人只身前往拉萨,家人朋友都很担心,我虽然嘴硬,但究竟是单身上路,这旅途的风险,是谁也难于预料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犯嘀咕。这老外独自一人,竟然不远万里来咱中国旅游,我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旅行又有啥好怕的?

虽然途中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与他交流,但他独自一人敢于远走异国他乡的精神,还是给我不小的鼓舞,我顿时勇气倍增。

从丽江出城不远就碰上了塞车,司机是个小伙子,从外形和装束看,不是纳西族也是摩梭人,他和副驾驶用母语叽里咕噜了几句,便从原本就已十分狭窄拥挤的山道上掉过头来,拐进了一条土路,等到穿过两个村落绕回原来的车道时,虽然费了些时间,却已经进入了塞车长龙的前列。

长龙开始慢慢蠕动了,处于前列的我们自然很快就摆脱了羁绊,司机立刻加大油门,在通畅的公路上飞速地奔驰起来。

心中又响起了《茶马古道歌》:

前面那条江,你是什么江?

过了中甸城,才能到丽江。

歌词是从拉萨唱过来的,我现在往拉萨去,当然是过了丽江城,才能到中甸了。

客车一直沿着金沙江畔走,看地图知道,我这一路要经过三条江,即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还要经过横断山脉那连绵不绝的高山峡谷,因此,思想上早有了准备,但客车通过“三江并流处”的第一个景点——“丽江峡谷博物馆景区”时,还是很兴奋的。

景点是在一座高山脚下,那高山名叫老君山,虽然山顶罩在云雾里,但赫赫然巍峨矗立在前方的视野中,还是使人不得不仰视它。

这里又号称“长江第一湾观景点”与“三江并流窗口”。因为坐的不是旅游包车,不能随心所欲的停车拍照,只好对景长叹!

当路旁观景台上五颜六色的遮阳伞一晃而过后,很快便到了松原大桥,从桥头的指示牌上看到,客车已经进入了“三江并流迪庆片区”。

客车驶上松原大桥后,对岸桥头一块大型广告牌又赫然映入眼帘,广告牌上一只斑斓大虎怒吼着从奔腾的金沙江上跃过。

这是虎跳峡的广告。有趣的是,它下面并排竖着的两块路牌却有着明显的差异:左边那块大的绿色路牌上面是这样标记的:金江57公里香格里拉125公里。无疑,这是一块新竖起的路牌,而右边那块小一点的蓝色路牌上却写着:金江58公里中甸120公里

中甸是香格里拉的原名,自从第三产业兴起后,因为一段美丽的传说,中甸改名香格里拉。现在,“香格里拉”还在各地“继续发展”,四川稻城的亚丁也叫起了这个名字。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我想,恐怕不远的将来,出现“香格里拉”系列也是极有可能的了。

这大概是咱国人的一种思维定势吧。

午后,车经小中甸。

小中甸很美,公路左边是广袤的牧场,右边山坡上则是一幢幢颇有特色的藏族民居;头上有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彩;远远的天边,青黛般的山岚下,闪烁着一湾清清的湖水;牛羊在金色的草地里悠闲地游荡;毡房旁挤奶的藏族妇女正在鼓捣着刚刚挤下的一桶桶鲜奶。

深陷景色中的我,想起了腾格尔演唱的《天堂》:蓝蓝的天空,清清的湖水,雪白的羊群,美丽的姑娘……虽然他歌唱的是蒙古草原,但那种美景与意境,却似乎是共有的。

车过小中甸后,司机下去路边的监管站签到,那老外要方便了,走去车头等司机回来开门,没想到司机回到驾驶室后便立即发动了车。老外急了,起身双手按住小腹,朝司机做了个憋得难受的滑稽样子,又不会说中国话,只是撅臀弯腰哼哼了两声,表情痛苦的脸上还朝司机挤出了几分讨好的笑容。司机一脸狐疑,我只好代他说道:他要上厕所了。

司机虽然听清了,却仍然将车开出了监管站。老外有点失望,一屁股坐在了引擎盖上。

其实,我们都误会了司机,他没停车可能是觉得监管站里的厕所太小或是不太干净,很快,他就在路边一所很大的公厕旁停了车。

车门打开的一刹那,老外箭一般朝厕所奔去,在他身后跟着一大群都是憋急了的男男女女,呵呵,那场面还真有点“壮观”。

看到这支“鱼贯而出”的队伍,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单身外出本就难,如果语言不通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好在我这还是在自己的国家内旅行,没有老外那份尴尬。

客车进入中甸城(香格里拉)后,老远就看到前面那座山的半山腰上,用藏汉两种文字写着“香格里拉”四个白色大字,一份激动油然而生。

车中一直放着的光碟,此刻正好响起了容中尔甲那高吭动听的旋律:香格里拉,我心中永远的家;香格里拉,我用生命赞美她。香格里拉,香格里拉……

 

下午3点左右到的中甸(香格里拉)城,它也是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

在客运站下车伊始便被拉客的大娘拉去了旁边的XX酒店,路上便开始砍价,最后以40元入住标准间。房间、卫生间都很大。

老规矩,住下后即背着相机出门溜达,首先找到那座写有“香格里拉”的山峰,然后去了松赞林寺等地。其实,写有“香格里拉”大字的山峰与松赞林寺都在同一条线路上,坐3路中巴一元钱即可到达。

晚上在一家四川人开的酒店吃饭,两菜一汤,外带二两青稞酒,不到三十元。

 

小贴士:

丽江去中甸,客运票价26·5元,另加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费3

中甸住宿一般酒店标准间开价50元(有卫生间),还价可到40

中甸海拔大约3300,如果有高原反应,可在这里的药店买点抗高原反应和耐缺氧的“红景天”口服液或胶囊,以及葡萄糖粉

 

 

2005914  星期三 

中甸——德钦

昨夜没睡好,隔壁客房的电视机大概开了一晚,半夜被他吵醒还以为是在播中央台的早间新闻,打开看了一会,荧屏右上角忽然出现了电子时钟,仔细一看,才两点二十九分零几秒,又朦朦胧胧睡下去,隔壁的电视机还在使劲地响着。

拂晓前,听到外面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心想今天只怕是走不成了,可能得在中甸再呆一天,没想到天亮时雨早停了。

起床后发现整个楼层都停了电,怀疑是老板娘半夜听到隔壁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关掉的,但老板娘说,是整个城里停电。不管他,退房走人。好在客运站就在对面,买好820分去德钦的车票,早餐也来不及吃,匆匆买好几个包子提着上车。

中甸去德钦车票34元,照例附带“乘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费”3元。

天还是阴沉沉的,但车开出中甸城不远就放晴了。

中甸去德钦的路上,最美的风景非纳帕海莫属。群山环绕的山脚下一片青青的湖水,湖水边是大片金黄的草地,牛羊在湖边草地上随意地憩息,画面十分安详恬静。

雨后初晴,饱含负离子的空气中夹杂着芳草和泥土的馨香,沁入心脾。

云南的湖都叫海,洱海、拉什海、纳帕海……进入西藏则还是叫湖,如风景秀丽的然乌湖。

客车继续沿着金沙江前进,一会左岸,一会右岸;一会进入峡谷,一会又爬上山巅。

终于,在客车转过了无数个山口后,山道的左前方忽然闪出了一座晶莹洁净的雪山,听人介绍,那就是白马雪山。我们已经进入德钦地界了。

客车走了很长一段路程后,她仍一直伴随在公路的左前方,一会近,一会远。

不管客车如何颠簸,我还是举起了相机,不断地拍下她那美丽的身姿。

下午两点左右,客车经过了路旁的一排白塔,白塔前的牌楼上写着德钦县的欢迎词,德钦就要到了。果然,当客车再一次转过一个山口时,前面的山谷中出现了一片建筑群,那便是德钦县城。

据介绍,德钦是云南省海拔最高的县城,却座落在一条深深的峡谷里,看到那“深陷其中”的模样,我很难将她与云南海拔最高的县城等同起来。

下车后,就近住在XX局招待所,讨价还价后,以60元的价格入住标准间。这是我一路过来住得最贵、也最差的地方。晚上冲凉,将卫生间的电热水器加热后,不论怎样调,不是直冒烫人的水蒸气,就是只出凉水,要不就干脆像得了前列腺炎一样,一滴一滴往下滴。

光着身子忙乎半天,只好作罢,不洗了。

 

在德钦刚刚住下,便去打听上梅里雪山的车。

客运站有车去,也比较便宜,单程17元。但时间改了,原来是上午8点去,当天下午四点回。现在改成了下午三点去,第二天上午回,要在梅里雪山下的明永村住一晚。

经人指点,知道XX大酒店也有车去,而且是当天往返。赶去一问,确实可以当天返回,但价格却贵很多,来去两百元车资。

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决定先去飞来寺,那是德钦欣赏梅里雪山的最佳处。

酒店老板看看表,建议我迟点去,说是可以看日落,拍日落景色。

建议很好,于是商定下午五点半再去,他负责帮我联系包车,议好包车费来去30元;开去目的地后,司机必须等到日落方能返回。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抓紧时间去县城各处拍照。

五点半准时赶去XX大酒店,酒店老板已经帮我把车找好了,是辆中巴车,司机是位叫次布的藏族小伙子。

车到飞来寺后,再往前开一公里多便是观景绝佳处,那里早就站满了游客,拿着相机在等待日落的到来。

次布按我的要求将车停好后,便靠着椅背养神。

可惜的是,雪山上笼罩着一片厚厚的乌云,一直等到黄昏后,也没见梅里雪山露出“真容”。真个是高兴而来,败兴而归。

在返回的路上与次布谈好明天去明永村看冰川,他一直将我送回XX局招待所,并将他的手机号码告诉我,以便明天联系。

晚上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了。因为从德钦去芒康的班车每天只有一班,上午7点半发车,即使当天能从明永村返回,也得在德钦再住一天。而我制定的计划,是要在18号那天赶到拉萨过中秋节的。如果在德钦耽误两天,中秋节就得在路上过了。

给次布发了条短信,向他道歉,并告诉他,我明天不去明永村了。次布很宽厚,回短信说:叔叔不去没关系的。看到次布的短信,心中倒真有了几分歉意。

决定明天还是继续赶路,去芒康。

芒康是西藏昌都地区紧邻四川和云南的第一个县城。

真要进藏了,心中还是有几分忐忑,主要原因是对传说的高原反应没底。

说句实在话,以前从没听到过这个词。

我很早就去过黄土高原,几年前又先后去过云贵高原和帕米尔高原,当时想都没想过可能会出现因为海拔造成的不适。如果不是这次决定去拉萨,什么高原反应?可能还不一定知道。自从听人说起这个词后,那种绘声绘色道出的恐怖,确实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高原反应真有那么厉害吗?他会不会也给我造成永生难忘的伤害呢?

万一我也发生高原反应,单身一人何处求援?谁会来照顾我呢?

我是不是该退回香格里拉,从那坐飞机过去呢?

进,还是退,此刻真成了我的两难选择。

 

小贴士:

德钦有私人客栈, 20元能住带卫生间的单间,房间也很清洁。客运站附近即可找到。(这是我后来才听人讲的)

 

 

2005915  星期四 

德钦——芒康

还是决定进藏!到芒康转车。

如果我连去西藏这点勇气都没有,那又何必出来?

真要半途而废,岂不让人贻笑大方?还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啊!

古人讲: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何况前面并没虎呢!

归根结底一句话:外国人都敢来中国旅行,我有啥好怕的?!

一早起来,就退房去了客运站,看来进藏的人真不多,离开车只半个多钟了,票号还只2号!上车后数了数,偌大一辆能坐40多位乗客的大巴竟然只坐了16人。而且,只我一人是“专职”旅游客。

德钦至芒康,车票74元,仍然另加“乘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费”3元,这大概是云南省的统一规定。

上车前先给司机打了个招呼,请他经过梅里雪山时停两分钟,我想拍几张照片,司机一口答应了。

今天天气很好,说明能看到梅里雪山全貌的机率很高,果然,快到飞来寺时,客车刚刚转过一个山口,梅里雪山那雄伟壮丽的英姿就巍然挺拔在所有乘客的眼前。

海拔6740多米的雪山主峰和左右相连两座山峰,以蔚蓝色的天空做背景,组成一个银色的、巨大而又立体的“山”字,在朝阳的映照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太美了!!!

语言、文字的贫乏使我只能用这么简单直接的三个字来赞美她。

司机在次布昨天停车的地方将车停好,我拿着相机跑了下去,拍照的位置、角度是昨天傍晚就选好了的,此刻只需按动快门就行。

一口气照了很多张,意犹未尽,上车前又抱着相机问司机:你会照相吗?能否帮我照一张?

司机在车旁兴致勃勃地看我跑前跑后拍照,听我问他,二话没说,拿起相机对着我瞄了瞄,挥手示意我挪动一下站的位置,看来他对拍照并不陌生。

我终于看到、拍到了梅里雪山除掉面纱后的真容,而且,还在她那雄伟壮丽的胸怀中留下了我永恒的纪念。

上车后,我向全车乘客表示歉意。

客车继续前进,回眸凝望梅里雪山那渐渐远去的身影,我忽然想到,不去明永村看冰川似乎是对的。像这般纯洁美丽而又宁静似圣母般的雪山,应该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我们怎么能忍心去践踏她的胸腹,破坏她的安宁呢?我们只须远远地去欣赏她、膜拜她,让她静静地屹立在那里,永远也不要去打扰她。

 

德钦去芒康的路真难走。

刚刚驶过梅里雪山不远,就见一辆迎面疾驶而来的摩托车向司机大声呼喊着什么,同时,手朝我们前进的右上方指去,右上方是陡峭的山壁,司机听他说完,俯身侧头朝上望了望,然后,轰了一脚油门,迅速地冲了过去。

我正莫名其妙,忽然看到路旁竖着的一块警告牌,这才让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警告牌上写着:山上滚石,注意安全。回头审视,发现刚才通过的那段路面上,布满了从山上滚下来的大大小小的石块,小的像拳头,大的比车轮还大。

扭头看看左边,左边是深谷,从横断山脉中呼啸而出的澜沧江就在深谷中汹涌澎湃。

驶出德钦几十公里处有座大桥,桥头站着一位年轻的喇嘛向司机招手,他上车后就近坐在我旁边,红色的喇嘛服没有袖子,光着的胳膊靠着我,感到几分凉意。问他冷不冷?说是习惯了。

攀谈中,知道他叫洛桑XX,今年30岁,10年前进入佛学院读书,读了5年,现在盐井的一座喇嘛寺里继续修行。

原以为一般都是因为家穷才当喇嘛,问过洛桑后知道并非个个如此,洛桑说,他家有四姊妹,他最小,上面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都是俗人,哥哥还是某派出所的所长,出家纯粹是因为信仰的缘故。他说他信佛,自愿当释迦牟尼的弟子,终生伴佛修行。

我问他,你是家里最小的儿子,他们都没出家,你却要出家,你父母同意吗?洛桑说,这没有什么不同意的,并告诉我,当地有规定,未满18岁的不能出家,他是20岁才出家当喇嘛的,已经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

 

车过佛山时,派出所的警员上来检查身份证。

佛山与广东佛山同名,它是云南省内与西藏交界的最后一个乡镇,从这过去就是西藏的昌都地区了。

警员检查身份证时,我出具的第二代身份证看来还是“好使”的,因为它的防伪功能比第一代强,警员接过去只瞄了一眼就给回我,连我原先估计的可能要取下墨镜对照片也没有对。后面几位持第一代身份证的外省乗客,就没这么好彩了,被反复盘问了很久,只差没检查他们的行李。

放行后,我问洛桑:好像没看到检查你的身份证啊?洛桑说:我就在前面盐井的寺庙里住,常来常往的,他们都认识我。

 

进入西藏的第一个乡镇是盐井,过盐井检查站后,司机停车吃饭。

我去上厕所,找来找去就没找到,问路边住的乡民,回答甚妙,先问:大便还是小便?我说:小便。他手一挥:小便随便。

随便也得找个地方呀,再问去哪里随便,他盯了我半天,好像看天外来客一般,然后顺手朝他的外墙脚一指:就在那随便吧。

 

经过上盐井村时,上来几位藏族大娘,客车继续前进。

仍然是走不完的盘山路。

忽然,我看到前面山道上一辆五十铃小型人货车停下来了,驾驶室出来一位穿黑衣裤的高个男子在往前探视,接着又见到人货车在飞快的后退,再仔细一瞧,原来山上塌方了。

我们的车还在“之”字形的这边山道上,离得甚远,但也能看到塌方时带起的滚滚灰尘。

我的相机有长焦,隔着山道拍下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等了好一会,山上没了动静,黑衣男子又前去察看了一番,这才回到人货车上,车发动后,很快地冲了过去,车后扬起一阵遮天蔽日的灰尘。

我们坐的车也紧跟其后,一路狂飙。

过了这段险道,心里刚松了口气,正庆幸前车司机警惕性高,发现及时,不然,后果真难预料。没想到,更惊险的路况又接踵而至了。

又是一个弯道,还在弯道这边,便望见前方高高的山道上,塌了一大块,塌下的泥沙直泻而下,宛如一道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我心里一惊:我们的车不但要爬上那道高山,也要从那里经过呀!

渐渐地,客车爬到了塌方处。这哪还是路啊?塌去半边的山道,仅剩一车宽,悬崖那边的路肩早已不存在了。没有结实的路肩,如果失去支撑的豁口承受不了客车的重量,随时又有塌方的危险。下面是万丈深渊,万一掉下去,那不是死不死的问题,而是粉身碎骨的问题。更吓人的是:经过无数车轮的反复碾压,松软的路面已经形成了两条深沟和几道隆起,客车走上去竟然左右摇晃起来,我坐的正好是悬崖这边,朝下望了望,见不到脚下的路,只见到悬崖下深深的峡谷,随着车辆的摇晃,人就像往悬崖下扑了过去。

一车人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尖叫,我的心也悬到了喉咙口,全身发软,想叫也叫不出来。

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车是在开始向下倾倒。

阿弥陀佛!客车终于平安地通过了这段令人触目惊心的塌方险道,在前方一道飞溅的山涧前停下了。

司机下车捧着山涧水洗了把脸,望着大家直笑。

看到他这样的举动,我明白,他当时也是捏了把汗的。

我问他:这么险的路,你也不让大家下车走过去啊。

司机故作镇静地回答:没关系,不会出事的,这条路我走惯了。

后来与他闲聊,才听他说了真话,他还是刚跑德钦至昌都这条线,今天仅仅是第二次经过这里。说白了,这还是他的第一个来回。

看着身后这条已经走过来了的险路,我在心里说,我是再也不愿走第二次的了。

 

下午四点多,车到芒康。

芒康虽然是县城,却没有长途客运站,也没有始发车,所有来往的客车都停在一家酒店的大院内,大院门口的收发室便成了客运代办处。

司机在途中就知道了我此行是要去拉萨,到芒康只是为了转车。所以,到芒康后,他告诉我,转车最好去邦达,那是一个三叉路口,来往云南、西藏、四川三省的车都要在那里交汇。他的车明天继续开去昌都,如果去邦达转车,还是可以坐他的车去。

这一路过来我与他也算熟识了,在梅里雪山停车让我拍照,就已给我留下了好印象。休息时闲聊,知道他叫平措,藏族,他开的车专跑德钦至昌都这条线。

我相信他的话,决定明天仍旧坐他的车去邦达。

 

到站第一件事当然是尽快找地方住下来,下车时顺便在酒店问了问价,要一百好几十块一晚,还是省点吧,去街上再找。

找来找去,就没找到一家适宜的旅店,当我再往另外一家标明是“酒店”的旅社跑时,同车来的几位男女也找来了,一问,居然是老乡。亲不亲,故乡人,顿时熟络起来,于是与他们一起,在这间店住了下来。

“酒店”条件不好,但便宜,包房才30元,房间没卫生间,但有电视机。也可以不要电视机,只收20元。服务员很有趣,你如果只愿交20元的话,她立马就将电视机抱走了,补交10元又立马给你搬回来。

我不想看电视,只想先冲凉,昨天在德钦没有洗澡,感觉身上痒。一问,洗澡要到街对面去,每人收费5元。

在楼下另一家“酒店”吃完饭,稍事歇息便赶去冲凉。

洗澡房全是淋浴间,分布在甬道两边,水温也正好,痛痛快快洗了一回。

 

小贴士:

芒康至波密都没有客运车可坐,只有过路车。如果要经过这段路,最好几个人结伴行走,可以包到越野车或长安面的。

上一篇文章:乌龟“打咆湫”——显壳(阔)
下一篇文章:沿着茶马古道去拉萨 2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9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46]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69]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3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36]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45]
· 新长沙 新联话[15964]
· 出味的长沙话[22811]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2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57]
 
· 靖港走笔[3031]
· 古城浏阳词条[3259]
· 以树为名 树立千年[2960]
· 神仙最爱岳麓山[3089]
· 老馋们的浏阳游记[2557]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游客『y先生』于2009/2/10 14:27:09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请问您于2007年三月在长沙晚报上写过一篇“晴佳巷的大户人家”吗?我是你文章中描述的一个。如果是您写的,想和你取得联系。我的qq号876094294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