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湘女多情 >> 才华横溢 >> 正文
微毒的私人笔记       
微毒的私人笔记
——读笑看云起《海藻花》
[ 作者:朴素 | 转贴自:文心社 | 点击数:6455 | 更新时间:2005/6/24 | 文章录入:admin ]

 

    在南国温暖的阳光下,笑看云起以阳光般的笑容迎接了海风的吹拂。与笑看云起相识,缘于网络,缘于名满天下的天涯社区。这是笑看云起第二次来到海南,上一次还是1995年的时候,那时天涯社区还没诞生呢。我忘记问她了,在海南看到海藻花没有?海藻花,个别品种有微毒,无风且阳光充足的时候,在海面湖面上连绵不绝地盛开,花朵白色,根茎深入水底。无阳光,阴雨天气以及黑夜时,花朵收拢,潜入水底。我觉得海藻花在平凡中蕴涵着一种不平凡的姿态。海藻花是花,但它同时可以是一部小说,或者说一部小说的芳名。

    笑看云起以《海藻花》获得了“QQ·作家杯”征文大赛长篇小说最具市场潜力奖,征文大赛评委、著名学者雷达的评语是:“这是作者献给世界妇女反暴力日的,相当惨烈。应该承认,问题是老问题,角度是新角度。同样含有大量纪实性因素,不排除作者自身的惨痛经历。但结构好,有层次,一群各式各样的女性的失身,压抑,受摧残,以至自轻自贱的经历,使人觉得,尽管在这个晴空万里的世界,但痛苦是隐秘的,无法示人的,甚至是法律都无法保护的,全与“处女”这个关键词有关。每个女性都因为失去了处女膜而几乎改变了一生的命运,可见时至今日仍然是个问题。也可以说,这作品写的是,少女成长中的隐秘的残酷。作为长篇小说来要求,结构是完整的,人物命运跌宕起伏,叙述虽显平直,但仍有强烈的冲击力,控诉力。”

    翻开《海藻花》,扑面而来的是女性的婉约话语,然而真实、强悍。书中的两个女主人公如是说:“不如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吧,不结婚,不找男孩子。”“她们甚至站在唐婕家的那个不是很宽敞而且很杂乱的阳台上发誓,绝不和男人睡在一起,因为感觉是那么的不洁净。唐婕的姐姐不就是和男人睡觉了后就不漂亮了吗?”这是孩子气式的想象,仿佛她们生活在天国里的仙境。但现实却非常无情,强暴袭来,男孩子强行进入她们的世界。“她以为只是自己不洁净了,却不知道世界的大多数女人,都这样在一瞬间之间,人生就变了形状。”人生就是如此,美丽与丑恶一路同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留下真实的笔记,,记录一切。

    你说,这里还有诗吗/海藻花在这里的盛开,白色妖艳/可那不是诗/那不过是浮在庸俗水面上的一种低等植物/蔓延生长,纠葛不休/这里很热,欲望涌动的燥热/关于交易,我们称之与买卖/没有金钱,于是有人可以公开吆喝/“来,今夜我给你欲仙欲死的快乐。”/可我心冷如冰,浮于北极的那边。这是笑看云起写的一首诗,现在读起来仿佛就是小说《海藻花》的寓言。苏惠、谢染、唐婕是那种“我已经无法高尚,我只好选择堕落”式的女人。笑看云起以一种暴露性的女性创伤来揭示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迫。男性对女性的压迫是一个不争的社会事实,家庭暴力也时有耳闻,用写作来予以暴露、批判,是女性写作题中应有之义;但是否男性都是不尊重女性的恶徒?这样的疑问也在拷问着《海藻花》的世界。

    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文坛,以陈染的《私人生活》和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为代表,“女性主义”文学作品受到了读者的广泛关注和喜爱,她们的崛起,给当代文学注入了一种新的质素。她们“决不把自己隐藏在背后,而是敞开心灵,与世界对话,与读者对话,充满了强烈的生命意识,写出了商业文化中女性的困惑和自我体验。”陈染和林白一向被文学评论界认为是用“私人叙事”的方式在写作,她们的小说被称为“私小说”,她们本人也被冠为“女性主义”作家。《海藻花》同样属于女性主义文学,但与陈染的《私人生活》和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不同,《海藻花》更强调的是女性的创伤,从身体到心理。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句古诗大家都耳熟能详,《海藻花》的作者笑看云起的名字就由此而来。《海藻花》在感觉、场景和意象方面具有独特的艺术表现力,颇有那种“坐看云起时”的流畅与舒展。而那些表达女性偏执的生活态度和怪戾的心理意识的叙事,确实十分精致美妙,随处可见作者对语言的锤炼功夫,对场景的表现和对感觉的强调,显示了作者不同寻常的叙述能力。对那些极端的女性内心生活的体验,对那种受到创伤的女性氛围的创造,都显示了作者有相当好的感觉。这些感觉总是在那些瞬间无限蔓延伸展,使那些瞬间的场景变得精致、奇妙而不可思议。犹如海藻花一样,“花朵收拢,潜入水底。”

    《海藻花》有明显的女性主义倾向,女性主义是以消除性别歧视、结束对女性压迫的社会运动以及随之兴起的思想文化领域的革命。那么,消除歧视和压迫的结果,不是说女人和男人的位置掉换一下,由女性站在社会金字塔的顶端发号施令,而是建立一种新的、男女平等、和谐相处、自由发展、共同进步的社会关系。在承认差异,尊重个性的基础上,寻求两性与社会的和谐发展,这是建设的女性主义,也是真正可持续发展的女性主义。《海藻花》不像有的女性主义小说,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男性世界的仇恨。《海藻花》里无论是刘兵,还是其他的男性人物,作者都给予了人性的理解,这样的写法反而突出了小说的力量,文学的招魂作用。

    海藻花是花非花,微毒而疗世人大病。笑看云起以虚构的小说《海藻花》为天底下的女性写下忧伤的叹息。这种叹息带着破除禁忌的勇敢为时代立下个人的印记。以个人性的生活经验看待宏大历史,通过个人性的记忆书写时代的声音,可能这种声音比较微弱,不再像从前写作者背负沉重的历史创伤所发出的惊天呐喊。笑看云起的个人化写作与那种整天写作“泡吧”生活的纸醉金迷式的“青春诗学”与假大空式的伪理想主义浪漫拉开了距离。尽管尘世的浮华热闹侵蚀着大多数人的心灵,然而笑看云起却写下这样的句子:“可我心冷如冰,浮于北极的那边。”她拒绝了世俗的诱惑,仿佛一片片的海藻花,静静地漂浮在无人光顾的海边。

    《海藻花》(笑看云起著·作家出版社2005年5月第一版)

 

 

 

王跃文:

    云起这部小说,很难一言以蔽之。情色?性爱?性暴力?女人的成长?女权主义?拟或各种元素都掺和着?可以肯定的是,这是纯粹的女性写作,它有着太强的女性烙印。

    小说写的是三个被强奸的女人的故事,充斥其间的是最不幸的生活底色,痛苦、羞辱、绝望、挣扎、逃离、幻灭。我们可以从小说中感觉到朦胧的亮色,那就是女人们对纯真爱情的孜孜追求。但女人们奔向爱情,就像飞蛾扑向火焰,就在那快乐的刹那,化为灰烬。

    我读当代女作家的小说,老想起蒙克的一幅画: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站在桥头,迎风呐喊。她两眼如黑洞,那张得老大的嘴也是一个深黑的洞。这是一个恐惧与愤怒的女人形象。

    读云起这部小说,呈现在我脑海里的依然是恐惧与愤怒的女人。

    女人恐惧千百年了,至今依然是男人独霸的天下;女人早应该愤怒了,她们身上承担了太多的苦难。但是,女人如何表达她们的愤怒,却是应该拷问的话题。写作是女性发言的最好方式,但女作家们往往不自觉地就掉进了男人们预设的话语圈套。有的女性作家,虽然慷慨激昂,替姐妹们奔走呼号,却无意间成了男人们事实上的帮凶。

    比方贞操,这是最敏感的女性话题。不论西方或东方,男女贞操都是双重标准,或者说贞操只是对女性的要求。女人应是冰清玉洁的,一旦失身,便是被玷污,肮脏不堪;男人则不然,无失身之忧,最多只是风流多情。这种贞操观,本来就是男人定下来的,这已经是常识。

    但女人们却自觉维护着它,文学作品中女人丧失贞操的痛苦,多是因为在男人世界中贬值了。我们很难看到女作家能够超越男人的贞操观去表现女人的性。

    再比方男女平等,这是最原始的女权主义主张。女权主义者从诞生那天起就在同男人争吵、同女人争吵,争吵的结果便是流派纷呈,其中最朴素的女权主张就是男女平等。但有些主张男女平等的女权主义者,不小心又成了男人的另类俘虏。她们心目中的男女平等,似乎就是希望能够像男人对待女人一样去对待男人。也就是说,颠覆女人被奴役的地位,变成男人的奴役者。听说有的男人被打入厨房,女人在外叱咤风云,女权主义者就沾沾自喜。这种所谓的男女平等有意义吗?

    男人写作很少想到自己是男人,女人写作却要故意显得自己是女人。这也许正是女性写作的通病?云起是位很年轻的女作家,她的身上应该有很新潮的女性观。可我读她这部小说,感觉她关于女性的看法同她的上辈没什么区别,甚至她的女性观是不太清晰的,有时还相互矛盾。但是,谁也没有理由让作家想清楚问题之后再写小说。作家自相矛盾,并不鲜见。既然说到了女权,我想什么时候女作家们能够忘掉自己的性别去写作,也许就真的男女平等了。

    我的这些言论只怕会招来女权主义者的非议,也顾不那么多了。我是善意。写作本来已经是纸上谈兵了,再在纸上谈论如何写作,没有多大意思。云起这部小说先是在网络上发表的,点击的人很多。那么她的叙说,仍然是人们十分关心的。这比空泛地谈论她写得如何,更有说服力。

    作者简介:笑看云起,女性,专栏作家,媒体撰稿人。原名:萧婷婷 
    长篇小说《海藻花- 告别处女时代》 作者:笑看云起     作家出版社05年5月出版   韩星编 32开 210千字 260页 平装  售价 19.00元  长沙市新华书店和弘道书店有售

    <海藻花---告别处女时代>是一部极具女性社会现实意义的作品,以冷静的文字写出暴力之后的痛苦,具有强烈的控诉力与感染力,是为数不多的女性题材的佳作。故事通过三位女性遭受性暴力后的成长过程,深入她们的内心,挖掘女性的痛苦灵魂,被“QQ·作家杯”众多评委赞誉。 此小说是网络作家笑看云起的优秀作品之一,在新浪网点击上千万次。04年4月新浪读书排行榜上位于第二,仅次于王跃文的<龙票>, 小说获QQ作家杯长篇优秀作品奖,最具市场潜力奖及最具文学前途新人奖。

上一篇文章:物质女孩的端午大梦
下一篇文章:湖湘才女刘莹姿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076]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629]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27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338]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689]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248]
· 新长沙 新联话[15680]
· 出味的长沙话[22498]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021]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234]
 
· 于书里寻访天心阁[3713]
· 《国歌》自电影《风云儿女…[3202]
· 湖湘后学“湖湘文化热”[4434]
· 被贫、病、爱纠缠一生的白…[5515]
· 湖湘文坛谁人识[306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