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 >> 文章频道 >> 原创广场 >> 特约撰稿 >> [专题]工地人物 >> 正文
硫市舞女       
硫市舞女
[ 作者:时落笔 | 转贴自:本站原创 | 点击数:6002 | 更新时间:2005/5/21 | 文章录入:时落笔 ]

 

    左边房间,一群施工员在打麻将,右边房间,一群机手正在玩PS2的电游。宿舍都是临时建的简陋平房,隔音效果差,我们的动作尽量地轻缓,但木板床的晃动,周围燥杂的声响,孟钰压抑而急促的喘息声,她鼻梁和颈部细密的汗珠,一切都让我觉得刺激而兴奋,甚至有一种置身梦中的不真实感。

    孟钰裸着身子轻盈地跳下床,成熟女子的乳房在白炽灯泡下一晃,成熟的女人的可爱,在于她永远不会像十八九岁女孩,在高潮前,傻乎乎地问你:“你爱我吗?”的废话。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三次偷情,我们都已无可救药的迷上了这种无法与人诉说的欢愉。孟钰是去年这个时候回家乡结婚的,老公是个小学教师。我也是那个时候来工地上搞协调的。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她背对我,蹲在地上往脸盆里倒水,突然轻声哼起了歌。

    我捧着肚子,强忍着笑,把头埋在枕头上。孟钰反应过来,回头狠狠地盯了我一眼,也忍不住低过头,轻声笑了。

    这歌,是附近村子的疯女人爱唱的,那女人三十多岁年纪,长发,瘦高,每天清晨,无论刮风下雪,都要到我们工地指挥部来跳舞,围观的人越多,她越开心,边唱着《浏阳河》,边跳着稀奇古怪的舞,跳得兴起,甚至在地上打起滚。当地的人说,女人以前很漂亮,可惜嫁错了穷个男人,男人是农村里替人移坟挖墓的,女人生了两个孩子后,偷偷去了广东,一年后回来,便成了现在的样子。

    孟钰像猫一样在窜上床,冰凉的乳房贴着我的背,咬着我的耳垂说:“你居然敢笑我是疯子!”,我笑了,把被子一罩,转身压在她身上,说:“我们继续吧!”

    清晨六点,趁工地上的人都在睡梦中,我准时地起床,把孟钰的手从胸口拿开时,她的脸贴在枕头上,似乎还没有醒。

    “你在我这里来来去去都可以!”这是我们第一次偷情时,孟钰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中文系毕业的她告诉我,这是张爱玲对情人胡兰成也是这么说的。我不知道工地上有多少人知道我俩的事,我并不在乎。孟钰的丈夫远在江西,他们一年最多见两三次面,我知道我们不可能有未来,我们要的本来只是一时的激情,来排遣工地上的寂寞,就像罗素说的:“爱不仅是性交的欲望,它是避免孤寂的主要方式。”

    雨昨晚停了,清晨的空气带着湿湿的凉。转过走廊,那疯女人坐在办公室的台阶上,看见我,她一阵傻笑,站起来,又兴奋地唱跳起来,这女人也怪,虽然每天弄得身上脏兮兮的,第二天,总是换了件干净的衣服。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

    上午,我到硫市镇政府处理一起阻工的事故,中午,请派出所的吃饭,上了两瓶五粮液,我买了单开车回指挥部。路上接到老婆的手机,聊了几句,就换了圆圆接,女儿的嘴巴越来越甜,没办法,许了个下个月她带她去吃肯德鸡的诺。

    吉普车刚停进指挥部,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便从墙角下走了过来,穿着一件发黄的白衫衣,打着赤脚,站在我面前半天,叫了句:“张科长!”

    这男人我不认识,每天都有一些当地农民,找我要稻田赔偿或者渔塘干池费用的。我笑笑,掏了一支精白沙,递给他,说:“什么事?”

    那男人有点受宠若惊,摆手说:“我不抽烟的!”

    我倒是第一次遇到一个不抽烟的当地汉子,现在的农村,连十三四岁的伢子咬根烟到处招摇。

    那男人,半天没一句话,只是嘿嘿地赔笑。我急了,说:“有事快说啦,我要回房间去了!”

    “你们是不是要帮几个冒钱读书的细伢子出学费吧?我两个女可以吗?”男人见我要走,急得跪在地上说。“我那大女去年是全班第一名,我那满女冒书读每天在屋里哭!”

    开学时公司和硫市学校联系,打算帮十个生活有困难的学生出全年的学费,还给他们篮球场拖了几车水泥。我连忙把他扶起来,说:“你别急,你去找硫市小学的李校长,把名字登记了,我们了解一下情况,会帮她们出学费的!”

    那男人居然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劲的喊谢谢,一蹦一跳的走了。

    每天的傍晚,我和孟钰都要到小心河边散步,因为怕路上碰到工地上的熟人,走出很远,才敢偷偷地牵手,这常让我想起初恋时,那为找一个契机牵女孩手而乱窜小胡同的放学路上。

    几天的春雨,河水涨了,河堤上湿软,踩着舒服。我们站在河边,看着水面的浮萍。

    “你爱我吗?”从背后环抱着我,孟钰突然问我。

    我没有回答,故意笑了笑反问:“你爱我吗?”

    孟钰沉默了,手臂仍紧紧地抱着我。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

    对面的河堤上突然响起了的歌声,我抬头看去,见到跳着舞的疯女人,下午的那个猥琐的男人和两个小女孩,他们四个人牵着手,挤在在窄窄的河堤上,快乐地唱着歌。

    回指挥部的路上,我和孟钰都没有说话。

    (2001年春天写于衡阳硫市)

上一篇文章:夏季到长沙来看雨
下一篇文章:动了夏馋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392]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946]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569]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639]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936]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545]
· 新长沙 新联话[15964]
· 出味的长沙话[22811]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428]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657]
 
· 的来的往[3506]
· 给自己一个有鱼的地方[5632]
· 长沙的一天(方言版)[11757]
· 吻战长沙[5922]
· 回长沙呷肉[3913]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会员『lifeng1king1』于2006/9/14 22:18:57发表评论:
  • 评分:3分
        我在省路桥七年,你的这些人物都好象都是我的同事,我回长沙也三年了,看了你的文章让我又回到过去的感觉,顶你!

  • 游客『hxh768110』于2006/4/26 13:01:08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特别精彩

  • 会员『浪子燕青』于2006/3/19 0:18:00发表评论:
  • 评分:5分
        哈哈,使我们公司的事情啊!
    我以前以为:这个公司里面都是土老冒呢,居然还有有点才情的同事,高兴ing!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