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沙里手 [www.lishou.com]aaa >> 文章频道 >> 今日湖南 >> 日新月异 >> 正文
《城市语文》说什么       
《城市语文》说什么
[ 作者:刘淼 | 转贴自:天涯虚拟社区 | 点击数:4399 | 更新时间:2005/5/2 | 文章录入: ]

 

  必须承认,作为湖南经济电视台推出的一档上星品牌节目,《城市语文》的出现正如《天涯》杂志副主编李少君所说的那样“给人感觉眼前一亮”,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它的定位角度非常独特,即一部精神现象学的纯文本——“城市话疗小区”,它从中国人智性生活的智慧语录入手,试图精确触及当代城市精神,将产经、消费、时尚、健康等问题一网打尽。之所以说这样的角度非常独特,主要是因为中国电视和其他新闻媒体一样一直存在泛政治化的特点,除了少数节目具有一定娱乐性之外,其他如文化传播功能、对个人的人本主义关怀、对中国城市社会最本质的反映等一直都没能得到很好的体现。《城市语文》正是瞅准了中国电视的这一空白点,勇敢地打破僵局,一跃成为中国“惟一一档智性电视文化杂志。”其次,节目编排形式也很独特,共分为三大板块,依次为城市议论文、城市说明文以及城市记叙文,其中,每一个大板块又分成了二至三个小板块,例如话题一周、解说一品、传说一事、争议一人等等,这样划分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对任何一件事物,人物的描述都不外乎采取以上三种形式。再次,《城市语文》的制作也相当精良,具有强烈的唯美倾向,许多评论认为其“画面尤其精致,配音极富有诗意”,“包装非常豪华,整体风格先锋、另类”。从此可以看出,节目制作人员电视制作技术纯熟精湛,且思维相当活跃,勇于创新,敢于打破常规。最后一点就是该节目对文化现象、艺术作品的评析精辟入理,表现出主创人员非同一般的文学素养和较强的哲学思辨能力,同时,节目强调“话语是我们内心的源泉,是我们灵魂的脚手架”,主张用话语沟通“人间万物心灵”,迎合了人与生俱来的发声的本能,体现出一种人文精神的立场和态度。归根结底,《城市语文》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成为湖南电视又一新的品牌,吸引众多文化精英的目光,正是和这种对“人本主义特别表达”的诠释密不可分的。

  尽管如此,通过对《城市语文》以往台本的解读,使我不安地发现节目本身暗藏的缺陷,如果对这些缺陷不加以正视并想办法消除的话,势必会影响节目的进一步创新与发展。

  “争议一人”无争议。“争议一人”是城市记叙文里的一个子栏目,按照字面意思的理解,所谓争议一人应该是指被记叙对象具有一定的争议性,他(她)或者因为行状狂狷,或者是思想乖张,总之,应该很难用平常眼光看待。可是,通过对以往节目所记叙的对象来看,绝大多数人本身并无值得争议之处,相反却是在制造一些所谓的个人神话:西装革履,私车别墅,高级写字楼,热闹休闲场所……不可否认,这些都是成功人士上光添彩的标志。然而,在是什么某某“同时拥有香港、台湾、大陆三部手机”之类的描述中,究竟体现出什么样的争议性呢?真正令人奇怪的是,一些曾经极富有争议的如卫慧、韩寒、九丹等反倒不见了踪影。大概节目编导嫌他们层次太低,不愿加入“炒作”的行列。殊不知,智性的思考、忠实的倾听、理性的批判是对被争议对象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又岂可与那些恶意“炒作”相提并论?恰恰是因为害怕背上“炒作”的恶名,才使得《城市语文》放弃了对真正富有争议之人的关注,放弃了对尚处于主流之外边缘者的关怀——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大的遗憾。

  大众文化的缺失。由于从一开始,《城市语文》把受众对象定位在有一定文化品位的知识精英阶层,因此其文化趣味显得过于单一,并造成大众文化的严重缺失。按照约翰·费斯克的观点,“大众文化”是由大众在文化工业的产品与日常生活的交界面上创造出来的,它产生于内部或底层,而不是来自上方。很明显,《城市语文》试图打击的产经、消费、时尚等问题,更多的是属于精英文化、主流文化,而不属于大众文化的范畴。其实,在这里,我并不是反对《城市语文》对精英文化、主流文化的情有独钟,只是有一点不得不指出,一个民族国家的文化生活不是单纯落实在高雅趣味里,它同样也包括大众文化,如果在节目当中能够做到两者间的和谐包容差异,则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思想的缺席。据说海南的《天涯》杂志曾经和中国其他文学杂志一样默默无闻,备受读者冷遇。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1999年,杂志突然来了一个大变脸,开始不断地刊发各类思想随笔,并直接加入到各种思想大讨论当中去。结果,《天涯》很快便跻身于中国名牌杂志的行列,成为中国知识界最有影响力的刊物之一。由此可知,不管时代如何变幻,社会如何发展,大众对思想的渴求始终不会减弱,思想的魅力也会经久不衰。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城市语文》作为一档智性文化杂志,明显忽略了对更深层次思想的探讨,它所强调的话语和文字始终停留在一个较为肤浅的思想层面上,基本上表达不出“另类”的声音。

  文化资讯的稀缺。法国学者布尔迪厄说过,许多人“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交给了电视,把电视当成了消息的惟一来源”,尽管目前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许多资讯都很容易在网上找到,但电视作为传统的强势媒体,仍然是最主要的信息来源地。因此,作为一档与文化有直接关系的电视节目,《城市语文》理应成为观众了解最新文化资讯的重要途径。可是,《城市语文》的编导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长达20分钟的节目时间里,甚至不肯拿出哪怕是一两分钟的时间来进行文化资讯方面的报道。其实,以目前的技术水平,收集最新的文化资讯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看来《城市语文》的编导们应该更勤快点了。
  
  刘淼,自由写作者,现居株洲。对了,没有女朋友,欢迎女孩联系:)


  〖长沙里手〗 选自天涯虚拟社区 2002-09-08 更新日期:2002年9月11日

上一篇文章:长沙市花与市树
下一篇文章:告别长沙“老三篇”
收藏此页到365Key |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南湖路的前世今生[5244]
· 当长沙米粉在午夜的酒影中…[4777]
· 辛亥前夜的长沙:教师最革…[4414]
· 一口水风古井,涌出长沙老…[5492]
· 辛亥革命那年,青年毛泽东…[4796]
 
· 长沙里手的注册商标[5403]
· 新长沙 新联话[15843]
· 出味的长沙话[22682]
· 吃香喝辣长沙美食淘[24269]
· 故居门外的长沙[14453]
 
· 从历史上“丑陋”的长沙看…[2590]
· 我看《城市语文》[2335]
· 文化名城长沙啊,盼望您有…[2281]
· 试论周立波小说中的艺术辩…[2887]
· 警惕长沙“文化饥荒”[2358]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