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倾听我们血液里的湘风楚韵

倾听我们血液里的湘风楚韵



作者:谭琳静    转贴自:长沙晚报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09-06-05  
 

彩绘凤鸟纹木雕座屏。“可喜爷爷”刘彬徽曾亲眼见证了它的出土。

“天下第一剑”——越王勾践剑。

造型奇特的漆羽人。

在长沙,几乎到处可以看到“楚韵”。图为晚报大道一面围墙上楚文化雕刻。  范亚湘 摄

青铜鹿角立凤。有专家认为,这就是传说中的风神飞廉。

曾侯乙铜冰鉴。被视为是“古代的冰箱”。

虎座凤鸟漆木架鼓。两只仰首屹立的凤凰,寓意楚人进取精神。

楚文物特展吸引了很多人参观。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湖南省博物馆提供。

    楚人的不拘一格和创新意识除了在“凤凰”身上体现,在其他方面也有表现。无论是绘画、书法、文学创作,还是礼器,楚人总是能打上独特的印记

    春秋晚期,楚国把长沙纳入版图。长沙是当时楚国的铸镜中心之一,生活在长沙的楚国先人十分爱美,重视仪容,楚国的细腰美女们都喜欢对镜理云妆

  公元2009年。夏。湖南长沙。

  《凤舞九天》楚文物特展在湖南省博物馆里展出,展厅里人头涌动。特展由湖南、湖北、安徽、河南四地楚国后人联合推出。

  展厅里,我们这些楚国的后人,都在下意识地找寻自己。

    A楚文物特展

    让我们和先人对话,和自己对话

    楚文物特展来了,那些融化在每个湖湘人血液里的进取意识、创新意识、浪漫意识,它们究竟来自何方?它们究竟是经过了怎样的沉淀,才会刻在了我们的性格里,成为我们这些楚国后人挥之不去的共同印记?

    那些知名或不知名的先人,以文物的名义,默默地指引我们找寻的方向。

    湖南省博物馆楚文化研究专家刘彬徽说:“凡为中国人者,须获有欣赏楚文物的能力,乃为不虚生此国。”

    这位曾亲眼见证越王勾践剑(铜剑)等国宝级文物从楚墓出土的考古老人,因在湖南卫视电视节目《天天向上》里向人们讲解这批楚文物时常常说:“可喜的是……”而被主持人汪涵策为“可喜爷爷”。

    也许“可喜爷爷”说得对:“只有细赏过《人物龙凤帛画》和《人物御龙帛画》,看过那些诡谲怪诞的镇墓之物,我们才能真正了解我们关于死亡的炫丽想象,了解我们带有悲剧气质的超验感性;只有看过衣物上的龙凤纹饰,看过器物上楚人的舞姿,我们才能真正体味什么是华美精致,了解我们为何向往浪漫多情的人生。”

    5月至8月,在湖南省博物馆里,在《凤舞九天》楚文物特展里,让我们和先人对话,和自己对话。

    楚国先人留下的这些宝贝,穿过了时光隧道,继续指引着后人热爱现实生活、追求自由生活。每一个楚国后人,都有理由,在分享先人智慧和情感的同时,由衷感到骄傲,并且应该把这份骄傲,化作继续前行、创作的动力。

    B楚人图腾

    听那凤鸣九天的美丽传说

    在湘、鄂、皖、 豫四省博物馆联合推出的这次展览中,主办方选择了“凤凰”作为展览标志。

    “人们一说到楚文化,马上会想起凤凰。凤凰,是楚人的图腾。”湖南省博物馆专门研究文化史的于兵博士说。记者也注意到,在这260件楚国文物珍品中,凤凰的形象随处可见。那么,这些形态各异的凤凰,为何会频频出现在楚人的座屏、帛画、衣物、鼓架上?

    凤凰是一种祥瑞之鸟,先人认为只有在太平盛世才会出现凤。其实,早在周朝文献中就有提到凤凰,但为什么凤凰会在楚文化中得以发扬光大?于兵解释说,这可能跟楚人祖先祝融氏有关。祝融是“南方之神”,相传死后化为凤鸟。

    “在楚文化中,凤鸟一是祖先的象征,二是沟通天地的使者。楚人相信死后有灵魂,灵魂要在天地使者即凤凰的引领下升天。”于兵带领着记者,在那幅举世闻名的《人物龙凤帛画》前久久伫立。这幅帛画中,一位高髻细腰、广袖长裙的贵族女子(墓主人)侧身站立在一弯月状物上,合掌祈求,在她的头顶上,一只凤鸟展翅,仰头高鸣。“这只凤鸟就是她的天地使者。”于兵说,这幅《人物龙凤帛画》被视为马王堆汉墓T型帛画的前身,目前只在楚墓中有发现。

    在楚人心中,凤凰还是楚文化精神的象征。“你注意观察这些凤凰,它们昂首屹立,仰天长啸,威震四方,这正是凤鸣九天壮声威啊,它寓意着楚人骨子里迸发出来的积极进取精神。”在虎座凤鸟漆木架鼓前,于兵对记者指着两只充当鼓架的凤鸟说。这种以虎为座、凤鸟为架的悬鼓,是楚国特有的乐器,也是灿烂楚文化的象征性器物。

    于兵告诉记者,楚人画凤,还有一个有别于中原周人的特点。“在我们这次展览中,有不少展品中都有凤凰的形象,但每个凤凰都形态各异,有些甚至已被抽象化,这和中原不一样,中原人画凤凰有着严格的讲究,而楚人心目中的凤,有很多种类,它们不拘一格,变幻多端。”于兵说,这一点也能表现出楚人的创新意识。

    在这次展览中,主办方展出了一只1978年在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出土的青铜鹿角立凤,它通高143.5厘米,是目前所见楚国最大的青铜动物雕像,也被视为当年巫师沟通人、鬼、神的灵媒。

    “这只凤,应该就是楚地神话传说中的风神飞廉了。”于兵解释,飞廉是凤凰的一种,被视为风神。在楚地流传着各种凤鸟的神话传说。庄子在《逍遥游》中记载“鲲鹏展翅”,即鲲鱼化为鹏鸟,振翅拍水,水浪远达几千里,乘风高飞,扶摇直上九万里。后人认为,这种似鹤非鹤、似鹿非鹿、非禽非兽,禽兽合一的动物,其实就是飞廉。

    楚人的不拘一格和创新意识除了在“凤凰”身上体现,在其他方面也有表现。无论是绘画、书法、文学创作,还是礼器,楚人总是能打上独特的印记。

    C楚国风尚

    尚武修文和尊礼崇乐的巧妙辩证

    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七雄兼并,生存的压力演绎了当时楚地的尚武之风。“楚人为什么尤其尚武?我想,这跟楚人先人的艰辛创业有关。”“可喜爷爷”刘彬徽说。

    “西周初年,周成王认为楚始祖熊曾有功于周,封他的曾孙熊绎于江汉之地,始建楚国。”刘彬徽说,当时楚人处于贫穷落后的状态,但熊绎率领楚人“筚路蓝缕”,艰苦创业。到了国君熊渠时,伐扬越,进入江汉平原西部,染指长江中游,极大地促进了楚国的振兴,扩大了疆土。

    关于熊渠,在《凤舞九天》楚文物展览中,有一件非常重要的文物和他有关。那就是有“楚国第一兵器”之称的“楚公   ”铜戈。它是1959年湖南省博物馆在长沙一个废铜仓库里找到的。“这支戈不是实战武器,而可能是典礼时参祭者和侍卫所执或所秉用。”刘彬徽介绍说,它由楚人仿造巴式戈制成,并铸有“楚公  秉戈”五字铭文,反映了楚人对其他民族文化的吸收和变通。

    除了“楚公   ”铜戈,记者还见到了许多令人惊叹的楚国武器。楚国有一个流传于后世的著名成语“自相矛盾”,而矛和盾终于在这次展览中展现出真实面貌,那些来自几千年之前的古老盾牌上,竟还绘上了绚烂的凤纹,色彩鲜艳如新,那把最古老的“来福枪”双孔连发弩机,造型竟和现代手枪惊人地相似。

    “楚人尚武的风尚,催生了武器的精良,军队的强大,同时也铸造了楚人勇敢的作战作风和炽热的爱国情怀,使楚国从一个小国雄起为泱泱大国。”

    那么,长沙是何时进入楚国版图的呢?据介绍,春秋晚期,楚国把长沙纳入版图。从此,楚人代替了越人,成为长沙居民的主体。“扬越之地”长沙,成了楚国南部的军事重镇。这片长期以来处于原始状态中的土地也从此跨过奴隶制时代,直接进入了封建社会。烂漫瑰丽的楚文化取代了朴实的越人文化,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湖湘人。

    在这次楚文物特展中,有一样国宝中的国宝,那就是有着“天下第一剑”之称的越王勾践剑,它在博物馆展厅中独踞一角,雄傲天下。“可喜爷爷”刘彬徽和它之间有着特别的情缘:他不仅亲眼见证了它的出土,还亲自抱着它,前往北京钢铁学院进行“无损探伤”测验。

    但在这把举世闻名的宝剑身上,还有一个未解之谜,那就是,作为越剑的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楚墓中?刘彬徽猜测说,也许是楚攻越过程中的战利品。

    不过,不要以为楚人只好战。楚人在尚武与修文、尊礼与崇乐之间建立了一种巧妙的辩证关系。在8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楚文化以开放的姿态,采夷夏之长,为己所用,在文学、哲学和天文历法方面都达到了先秦的顶峰。以屈原、宋玉为代表的辞赋,是我国浪漫主义文学之源;以老、庄为代表的哲学,是构筑中华文明的重要精神内涵。还有那些刻在竹简上、独步一时的神秘文字,令多少后人为之着迷啊。

    D楚人生活

    精致浪漫且追求蕴美新奇

    我们的先人是如何过日常生活的?他们吃讲究什么?穿戴如何?他们娱乐用品是什么样的?看过了展品中那些流光溢彩的漆器、红绿缤纷的服饰、以及那些巧夺天工的雕刻,后人才会感叹,什么是精致浪漫。学者认为,正是楚地山清水秀的自然风光,激发了楚人爱美、追求精巧新奇的天性。

    在展品中,记者见到了一件中间镂空的铜案。据介绍,此案的作用是用来切割食物并充当小桌子用途的。“这是目前楚墓中惟一一件铜案,所谓陈案而食,就是这么来的。”刘彬徽介绍说,铜案中间雕刻精细的镂空纹饰,一是美观,二是实用,“能够让残留在肉食上的水自然滤干。从这些细节上可以看出,楚国人在吃的方面多么讲究。”

    据介绍,楚人好细腰,为追求细腰的曲线美,束腰用的腰带以及腰带上的钩环特别为楚人所看重。华丽的衣着与精致的带钩相配合,是当时贵族竞相追逐的时髦风尚。记者在展厅见到在湖南多个地方出土的带钩,它们有铜制的、有铁制的,有的是错金嵌绿松石、有的做成琴面、有的镂空做成兽形,件件小巧精美,想像丰富。楚人在这种功能类似今天“纽扣”的带钩身上,都花了这样的心思,可见楚人浪漫之心。

    楚国的细腰美女如何对镜理云妆的?据专家考证,长沙是当时楚国的铸镜中心之一。生活在长沙的楚国先人十分爱美,重视仪容,在长沙近郊2048座楚墓中出土了铜镜485面。“楚式镜数量多,制作精细,纹饰富于变化,以山字纹镜和蟠龙纹镜作为代表。”“方正的山字和圆镜放在一起,代表的是楚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在这次展览中,博物馆展出了在郴州出土的五山纹铜镜等,这面铜镜,是目前发现的最大楚镜。“铜镜也被视为男女爱情的信物,生前互相赠送,死后随之埋入墓中,以示生死不渝。”

    楚人的娱乐物品是什么样的?在展厅中,有一件彩绘凤鸟纹木雕漆座屏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在这件座屏上,先人用透雕、圆雕、浮雕相结合的手法,在仅50多厘米长的木器上,雕刻了凤、鹿、蛇、蛙等55只形态各异的动物,各类动物形象穿插交织,以双凤争蛇造型为中心,左右雕刻双鹿和朱雀叼蛇。

    “这座屏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现在还是一个谜。但国内多数学者认为,它是一个放置琴瑟的乐器支架。”刘彬徽说。他还对记者讲了他与彩绘凤鸟纹木雕漆座屏的亲密接触。

    “1965年,它发现于湖北江陵望山1号墓。那时,我正在2号墓进行考古工作,听说1号墓出土了大量文物,就赶紧跑去帮忙。”那时“可喜爷爷”还是“小刘”,长期在楚国故都湖北荆州一带从事楚文化的考古挖掘工作。刘彬徽记得,当时这件彩绘凤鸟纹木雕漆座屏浸泡在墓室里一个边箱里,因为水还比较清,他一眼就看到了这件色彩斑斓的东西。

    “我伸手一摸,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比较硬,我还以为是铜制的呢。”“可喜爷爷”说,他印象中这件东西那时上面还有“金粉”,“金光闪闪,让人眼花缭乱,就像新雕的一样。”刘彬徽说,这种印象和感觉,常常出现在他们这些文物考古工作者的心中,“我们经常邂逅这种奇妙的感觉,也许是我们这些考古工作者特有的吧。”他说,一些文物被挖掘出来后,可能因周围环境的变化,才没有刚出土时那么泛亮了。但这些文物经过几千年的时光,能保持现在人们看到的光泽度,依然令人拍案叫奇。

    老范说话

该清醒的也必将清醒

范亚湘

    夏商更替之际,战火连年,楚人先祖辗转迁徙到了荆楚地区。到西周末年,楚人还是一个弱小的部落。熊绎成为部落首领后,率部族居江上楚蛮之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正是这种筚路蓝缕的精神成为楚国强盛的立国之本。据史载,当时,楚国东至海滨,南至湖南南部,西至云南,北至黄河,都城号称“车毂击,民肩摩,市路相排突,号曰朝衣鲜而暮衣敝”。楚国是一个实打实的“千乘之国”。

    春秋战国时期,曾广泛流传着秦楚争霸之说。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攻克楚都纪南城,楚人南公很是不服气地说:“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不仅是预言,也是誓言。果然,不过十六七年,秦国就在以楚国后裔为主要力量的农民起义中被推翻。

    在荆楚大地,出土了大量的文物,这些文物充分展示了楚文化的神秘。“楚人尚巫,信鬼信神”,楚地宗教氛围浓厚。楚人哲学思想深邃,老庄的道家学说,长久不衰,最终形成中国惟一土生土长的宗教——道教。其神秘还表现为神话传说丰富多彩。“子不语怪力乱神”,儒家是极力排斥这些神话的。不过在南方,神话还是得到了适度的保护。神话传说的保留更是增添了楚文化的神秘。

    楚人堪称浪漫的典型。《离骚》,《天问》,“香草美人”,想象大胆奇特,文辞华丽。从现今出土的文物可以看出,楚人的艺术是奇特诡谲的,其手法让人叹为观止。楚人崇凤,人们对凤凰的喜爱无不就是其天性的写照。

    ……

    往事越千年。强盛也好,神秘也罢,面对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楚文物,我想要说的就是: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

    历史就是历史,该沉睡的必将沉睡,该清醒的也必将清醒。


作者:首席记者 谭琳静

作者:谭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