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长沙遗忘“长沙”

长沙遗忘“长沙”



作者:意而    转贴自:里手社区|http://www.lishou.net/cgi-bin/topic.cgi?forum=5&topic=1303&show=0



  “长沙”——秋雨飘零色夜阑珊的五一路尽头,一头冲到车窗前不由分说闯入视线的便是这两个字,用红色霓虹灯描眉画眼了的,正睁着血红的眼睛,俯视着雨地里蠕虫般的车辆和蚂蚁般的路人。

  从艺术角度而言,二字算不上顶级之作,写这字的人原本只是相对的书法家,但是位绝对的政治家、军事家。笔峰是老辣熟络的,笔力是遒劲嚣张的,若把这种风格的不同的许多字连起来大段篇幅的看,便有些不可一世不可抗拒的力量欲奔涌出纸面。而眼下这两个字是拆开了的,字与字有了距离的,一股流畅的力量被截断开后未免减了速降了势,瘦骨伶仃的身形甚至可说有些单薄,禁不起这夜秋风秋雨的吹打。尽管如此,它们依然是冷峻的,傲慢的,居高凌下的,当然也是苍老的,无奈的,高处不胜寒的。它是“绝世而独立”的。它身后的钟楼消失了,它脚踩的建筑掩退了,它鸟瞰的车水马龙屏蔽了。只剩下车灯路灯的光穿过雨的影。

  “长沙”依然是大气的,虽然空气还混杂着一些陈旧的气息。这是连接1号专线的终点,No.1的皇家气势。京城的高傲也呼啸着流泻过来,虽然至此已是强弩之末,但终是天子的余威,非暴发户卖弄的俗气。

  “长沙”的“红”原是抛头断腕披红挂彩的红,本在这寒秋之际都有着风萧萧兮“湘”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情。然“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长沙的“红”却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之红,雨里伞下车内都是半含半露蠢动勃发的撩人春意。“长沙”面对长沙是格格不入,陌生而戒备的。

  过客匆匆,长沙人或非长沙人,都在秋雨里渴着脸寻春。没人留连“长沙”。它把眼睛撑得血红,只因“当惊世界殊”。“长沙”寻不到与它凝神对视的双眼,它是向隅而泣的孤家寡人,它是遗忘遗弃的沧海桑田。于是,“长沙”,姿态是上天下地的姿态,颜色是冷火清烟的颜色。

  这样秋风秋雨缠绵的夜,长沙是风情万种的长沙,“长沙”却是不解风情的“长沙”。


作者:意而